--go-->

    看着前面地上躺着的人,何红药愣住了,手慢慢握紧,修剪整齐的指甲狠狠的掐在手心里。

    疼痛让她知道面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她并不是在做梦,而是真的回到了从前,真的重生了。

    何红药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她已经死掉了,在寻找到夏雪宜的尸身后,因为看到他竟然连死都忘不了温青青的母亲的时候,一怒之下就放火想要烧毁一切泄愤,可谁知,夏雪宜就连死都算计的好好的,在洞内埋下了火药,而她就那般被炸死了。

    临死前,一生所经历过的一切就像是画卷一般在自己眼前重新翻动,那时候,她是有多么不甘啊,她的一生皆被这个无情无义的负心汉所害,那时就想,若是重来一次,若是重来一次……

    想必,是老天也看不过眼吧,看不过眼她的遭遇,想要让她重新来过。

    何红药站在那里没有动,眼睛直直的望着地上已经昏迷的人,她对他的爱,或许早已经在那些被人嘲笑被人讥讽的行乞路上消失无踪了,徒留下的,仅仅是不甘,仅仅是那一抹执念,想要知道,夏雪宜是否忘记了她,是否只是利用她。

    过了片刻,何红药依旧没有上前去管夏雪宜,反而转身,向着五毒教教主也就是她的哥哥所住之地而去。

    她何红药是五毒教教主的妹妹,还是五毒教的圣女,从哥哥接掌五毒教开始,便没有受过一丝苦楚,被宠着,敬着,可是,就是因为夏雪宜,她不被逐出五毒教,还被罚行乞,将她的骄傲和尊严全部践踏的干干净净。

    她怎么可能不恨,怎么可能不怨,可是……她已经累了,她的尖锐早已经在上辈子就被磨掉了,而如今,她一点也不想要和那个男人扯上什么关系。

    就算是再狠她也要忍着,因为她知道此刻夏雪宜并没有完全昏迷,只不过是为了施苦计,想要引她上钩罢了。

    而她,只要动了一点杀心,夏雪宜就有很大的可能把她斩杀,而她现在还做不到在面对夏雪宜的时候平静。

    找到哥哥,对哥哥说了看到夏雪宜的事情,夏雪宜闯入五毒教是为了什么,何红药知道的清清楚楚,可是,却不能说出来,而五毒教对于擅自闯入的外人是会除以严重的刑罚吧。

    果然,哥哥一听到这个消息,便立刻带着人随何红药一起去了林子。

    只是,当他们到达林子的时候,夏雪宜已经没有踪影了,只剩下地上留下的点点血迹证明何红药所言非虚。

    哥哥先是安抚了一下何红药,让她先回去休息,因为何红药虽说是五毒教的圣女,可是武功却是不高,就连毒术其实也说不上有多么高超,仅仅控蛇的能力在五毒教中算是数一数二的,而且,何红药从未见过其他生人,哥哥便觉得何红药该是被吓到了吧。

    何红药没有推辞,便先离开了,谁料,等她进了自己的房间却觉察到自己的屋子里面竟是有人在的,眼睛一转,便想要扭身离开,却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处一阵冰凉,已被人用剑抵着。

    何红药只能放弃离开的念头,在这个时候,自己的房间里面出现一个陌生人,何红药自然是知道是谁的,除了夏雪宜还能有谁呢?

    只是,何红药没想到的是,她没有救下夏雪宜,夏雪宜却依然出现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这位公子,你擅闯小女子的闺房,不觉得失礼吗?”何红药努力压制住心里的杀意,面无表情的说道。

    夏雪宜闻言一笑,没想到蛮夷之地的女子竟会说这种话,“以我现在的状况,我也只能失礼一次了。”

    何红药前世在中原行乞多年,虽然生存的很痛苦,但也是受到了中原的一些文化影响,所以刚才才会脱口而出那句话,现下听到夏雪宜的回答,便冷淡的瞄了夏雪宜一眼,然后低下头去。

    “你擅闯五毒教,且已经受了伤,就算你现在拿剑抵着我,过不了多久,你也没力气了。”

    夏雪宜见眼前的女子那么淡漠的看了自己一眼之后,便低下头,好似自己在她的眼中就如同平时所见的一块石头,一颗沙粒,心中隐约的有些感觉到挫败,他自然是认得眼前的女子便是在林中见死不救的女子了,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可是,这些天里看到五毒教其他人对她的态度,却是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不是一般的教众。

    依着夏雪宜对女人的了解,和他对自己容貌的自信,所以才会故意刺伤自己,然后倒在她面前,为的就是能够接触她,从而伺机而动。

    谁料,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却出了纰漏,那女子竟然没有救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一会,便转身离开了,而他不知道那女子会做什么,只能先找个地方藏起来,没想到,他竟藏到了她的房里。

    “你就不怕,我现在杀了你?”夏雪宜问道。

    何红药没有抬头,垂下的眼眸中满是苍凉,“若是你现在杀了我,也好……”已经活过了一世,这一世对于她来说,是老天的恩赐,可是她的心已经累了,即使有对夏雪宜的恨,却也无法支撑的了。

    夏雪宜一愣,没想到眼前的姑娘竟会说这样的话,谁不怕死?这姑娘看起来年纪轻轻,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即使你杀了我,也不会改变什么,若是被教中其他人找到你,反而会更加不留情面。”何红药淡淡的说道。

    夏雪宜握住剑的手更加用力,知道何红药说的是对的,就在这时,夏雪宜就觉得右脚一阵刺痛,下意识地低下头,便看到从自己腿部迅速的滑下一条浅金色的线,然后钻入了何红药的衣服里。

    夏雪宜便觉得此时眼前有些模糊,耳边传来那微冷的声音,“你难道不知道五毒教的人擅长什么吗?”

    是的,何红药趁着说话的时候将自己带在身上的小蛇放出,那小蛇是她养大的,前世时直到她被逐出五毒教,才离开她的身边。

    何红药站起来,迈步向前将夏雪宜手中的剑拿了过来,指向夏雪宜,却感觉到心里竟然开始不忍,咬咬牙,何红药开口道:“你擅入五毒教不管有什么原因,都该死!”说罢,便执着剑向夏雪宜心口送去。

    却听到房门被一下子推开的声音,手中的动作下意识停住,转头看,便看到哥哥带着几个手下闯了进来。

    “红药……”何红药的哥哥见到房内的场景,舒了一口气,他派人将五毒教上下搜了个遍,却一直没有发现闯入者的身影,突然想到他让何红药先回去,万一碰到了闯入者,以何红药的武功却是很危险的,便急忙赶了过来,如今,却终于放下心了。

    “哥哥?”何红药看她哥哥的样子,便知道了哥哥是在为她担心,“这便是闯入者,哥哥,你是将他带回去问清楚后再说,还是现在就杀了他?”

    问是这么问,但是实际上何红药也是知道的,她哥哥一来便肯定不可能不问一句就杀了夏雪宜的,缓缓将手中的剑垂下,心中两种情绪交织着。

    一种是后悔刚才为何不动作快点,而另一种却是松了一口气,何红药知道,她即使告诉自己对夏雪宜没有感情了,可是前一世对他的追逐已经成了习惯,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改的掉。

    “红药,哥哥把他带回去,你没事吧。”

    何红药摇摇头,便将手中的剑交给了哥哥带来的其中一个下属,看着夏雪宜被带走,何红药和哥哥说了几句话,便将门关上了。

    可没等她哥哥他们离开多久,何红药便听到敲门声,打开一看,却是怔住了。

    眼前的人可以说是和她一起长大的,是教中一位长老的儿子,一直以来对她都很好,即使前世她为了夏雪宜叛教,他也帮了她很多,何红药前世一心挂在夏雪宜身上,没有发现,而如今,看着那男子眼中的着急和柔情,却是知道了他一直对她好的原因。

    “曲傲?”何红药看着曲傲一直看着自己,不由叫他的名字。

    曲傲回过神,立马关心的问,“红药,你没事吧,我听说那个闯入者……”

    何红药摇头,笑了笑,心中却是觉得很温暖,前世怎么就那么义无反顾的栽到那个夏雪宜身上了呢?

    没过几天,便传来闯入者被处死的事情,何红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有些吃惊,却明白,前世若不是她帮夏雪宜的话,夏雪宜是不会那么容易的拿走五毒教三宝的。

    不仅如此,夏雪宜若是敢闯五毒教圣坛的话,那也是必死无疑的,五毒教的圣坛处处都是毒,且守卫严密,就算夏雪宜再狡猾,以他现在的武功也是不可能不被发现闯入的。

    夏雪宜死了,何红药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她也说不清楚,只是,没有了夏雪宜,她依旧是五毒教的圣女,五毒教三宝依旧还在。

    没过几年,何红药的哥哥便将五毒教圣女的职位交给了其他人,因为曲傲的父亲向他提亲,希望能够娶何红药做儿媳。

    在问过何红药,而何红药没有反对之后,教主哥哥便同意了,而何红药答应,却并不是因为她爱上了曲傲。

    五毒教现在虽然是哥哥做教主,但是教内却还是有一些人不服,嫁给曲傲,便能得到曲傲的父亲连带着站在曲傲父亲一边的几个长老的支持,有舍才有得,何红药觉得她嫁得很值,至少这一辈子,不会让一直疼爱自己的哥哥伤心失望。

    而且,曲傲对她的心意,她也是知道的,爱人太累了,何红药宁愿嫁给爱自己,愿意对自己好的曲傲。

    不过,以后的事情谁会知道呢?爱情有一见钟情,也有日久生情,只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何红药此生再也不会如前世一般,为了一个渣男容貌尽毁,远离家乡,受尽苦楚。

    碧血剑在线阅读

    --over--><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