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七酔歌怀 > 第3部分阅读
    ,rou棒的圆端也挤进了我小小的芓宫……

    h还有哦,下一章再继续……

    22(hh)

    今天朋友这里的网到期了,要连网的话可能要星期天才有空,所以今天更两章,22章和23章……

    我在努力更新,亲们也要努力投票啊……

    极端的快慰让我扬起了头,汗湿的长发披散,还有一两丝黏在我的嫩||乳|上。大腿紧紧夹住哥的腰,两人交合的地方一片火热湿滑,花|岤溢出的蜜汁打湿了哥下体的毛发,和我的交缠在一起。我停止上下起伏,就著滑腻的蜜汁在哥的下腹前後滑动,让哥的rou棒稍稍抽出再深深顶进……

    我的双手滑的哥的小腹,支撑著自己的上身,吸允著rou棒的嫩|岤感到不满足,嗯……好想要哥大力的撞击……

    “嗯啊……”哥居然震断了腰带,火热的大掌握住我的双||乳|,哥坐起身来。

    哥的动作让花|岤中的rou棒又斜斜的顶入几分,嗯,好深,好胀,小|岤都好像要被胀坏了。哥的沿著双||乳|一直下滑到我的翘臀,捧著我的臀压向他的rou棒。

    “啊啊……哥,太深了……”

    撞入芓宫的深入让我娇嫩的|岤儿如何能够承受,我一口咬向哥的肩头。

    “唔……七七不是要当我的解药麽?”

    哥揉著我的臀肉,让我的小|岤吸紧,咬著他的rou棒蠕动,我难耐的趴在哥的肩上,双手绕过哥宽肩,捏住哥如墨的长发。哥仍在缓慢的抽锸我的蜜|岤,他将我的腿缠在他的劲腰上,以便rou棒能更深入我体内,在我的最深处与我亲密的结合。嫩|岤内的的蜜汁被哥的巨物堵塞著,只有少量的溢出,让我觉得饱胀的难受,弓起腰想要哥的rou棒稍稍抽离,哥却不允许,将rou棒狠狠送入,把汁液都挤向我的芓宫。

    快要爆炸的快感让我嘤嘤的哭泣,泪滴顺著脸颊流到哥的肩窝里,摆动嫩臀,不知是要逃开还是迎合哥的大肆抽送……

    “哥……哥……停,嗯……停下来……受不了了……”

    我双手紧紧的环住哥才不至於被哥顶出去,话语也被哥顶得破碎不堪。

    “乖,再忍一下……唔……哥现在没办法……停下……”

    哥将我转了个身,跪趴在床上,从身後插入我的身体,先慢慢的顶进,再凶狠的撞上我娇嫩的芓宫口,强迫娇弱的私密处张开小嘴含咬硕大的钝物。我差点撞上床柱,却被哥握著双臂拉回来,娇臀贴在哥的小腹上,两人的私|处密密的咬合,不留一丝缝隙,这样子的深入让我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这样的姿势似乎让哥十分快慰,他始终未放松我的双臂,让我上半身悬空著接受他的抽锸,rou棒次次狂肆的插入,再飞速抽出,再插入……

    我快乐的几乎要疯掉,小|岤的嫩肉抽搐不止,裹紧体内的rou棒,想要咬断一般的吸紧,y水随著rou棒的进出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双||乳|在床单上磨蹭,早已红肿挺立,乞求哥的怜爱,可惜在我身後的哥看不到……

    蝽药的发作让哥兴奋到了极致,毫无顾忌的肆虐我娇嫩的身体,玩弄我粉嫩的性|岤,即使粉|岤红肿充血,即使我颤抖著达到高嘲……

    俯趴著的我即使看不到哥的表情也能感觉到哥的快乐,他的身体在颤动,他抽送的速度在加快,他的硕大阳物在不断胀大,可是,我想看哥,想看哥为我而迷乱的样在,想看哥沈浸在欲望中的迷人表情。

    “哥……我想看你,嗯……啊……让我看你……”

    哥转过我的身体,让我仰躺在床上,rou棒却始终没有离开。汗湿的修长手指拨开我黏在脸上的长发,哥边抽锸边俯下身吻我,墨玉般的眸子因欲望而水波荡漾,薄唇也鲜豔欲滴,一点一点的细吻著我的脸颊,脖颈,在我凝脂般的肌肤上留下点点红印。

    双手被哥握住固定在头侧,我握紧哥的手,口中溢出销魂至极的呻吟,与哥粗重的喘息呼应。||乳|尖摩擦著哥白皙的胸膛,两人的||乳|蕾交互磨蹭,挺立如樱桃一般。双腿与哥劲瘦的长腿交缠,努力弓起细腰迎接哥的rou棒深入嫩|岤。

    “七七,你好热……都快要把哥那里熔化掉了……”

    哥火热的气息喷在我的颈项上,将我的肌肤染出一片粉红。

    “嗯嗯……哥,再快一点……给我……”想要哥玩坏我,想要哥狠狠的爱我。

    “七七,你……受得了麽?”

    哥一手松开我的手,抚上我的脸颊问我。明明服下了蝽药,明明被欲望驱使得想极度想要我,却还是在顾忌著我能否受得住,这样子被哥疼爱著让我的胸口都溢满了甜蜜的幸福感。

    “哥,我爱你……只要是你……我什麽都可以……”

    语音刚落,哥就跪坐起来,双手握住我的细腰,让我整个下身都腾空起来,我双腿无措的缠上哥,哥丝毫都不停顿的抽锸起来。

    哥低头看著我们交合的私|处,粉嫩的花|岤正一口一口的吞食著他粗壮紫红的rou棒,被rou棒分开的花瓣柔弱无比,上面还沾著晶莹的藌液,随著rou棒的进出而一张一合,rou棒上也包裹著一层晶亮的蜜汁,还不断有蜜汁往下滴落。快速的抽锸让小|岤早已红肿,更显无辜,只能接受rou棒的狂猛侵犯……

    我蠕动身体承受哥的侵入,哥抽锸的速度极快,电流般的快感让我头脑一片空白,只能感受著哥的rou棒在我体内肆意放纵,以要插坏我般的力道进入我的深处……

    我尖叫,颤抖,都丝毫不能减缓哥的速度与力道。小|岤一次又一次的绞紧著达到高嘲,哥却始终都未射出。

    我将手放上下腹轻压,缩紧小|岤,希望哥可以快些释放,这样,让哥欲罢不能。”

    “那是因为你服了蝽药。”我红著脸反驳。

    “对了,莫璃和楚迭尘……”

    “放心,莫璃中的蝽药分量比我少多了。”哥看出了我的担忧。

    “那就好,要是把楚迭尘弄残了,我可没办法赔莫璃。”我拍拍胸口。

    “呵呵。”哥低低的笑:“以楚迭尘的武功,没那麽容易残的。”

    我转过头看著哥:“楚迭尘的武功很好麽?”

    哥抬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笑著说:“暂时还不知道有多高,不过从昨天接我的几招来看,不弱。”

    “啊,哥你都不能一下看出来,那一定挺高的。”看著哥渐渐泛黑的脸,我连忙又加了一句:“当然,肯定不及哥哥,哥在我心中是最厉害的。”

    一直到中午,才看到了楚迭尘,至於莫璃,嗯,估计还在床上,反正楚迭尘不许我进房间看她。看样子似乎是楚迭尘把莫璃给做残了,下不了床了。

    晚间,莫璃才出来吃晚饭,从莫璃颈间的青紫,眼下的青黑就能看出他们昨晚又多的抖动,将身下的棒棒不断的送入女子体内。女子十指紧紧揪著身下的锦褥,口中正随男子的抽锸而溢出销魂的呻吟……

    不用想,那个女子就是我,此刻我正俯卧在哥的身下,承受著哥一波一波快要将我淹没的欲潮……

    哥又换了哥姿势,他将我的下身抬起,跪在床上,上身却紧贴在床上,一边抽锸我的嫩|岤一边亲吻我的背脊。

    “哥……嗯啊……为……为什麽……总喜欢,从後面……唔啊……”

    总喜欢从後面进入我的身体,让我都无法看到哥。

    “怎麽,七七不喜欢?”

    “嗯,也不是……”哥又快速顶弄了好几下,我的身子变得更软,双腿几乎都要撑不起下身的重量了,身体的重量放在了与哥紧密交合著的地方,深深的亲密让我的身体敏感无比……

    “因为这样可以进到七七的最深处,顶到七七的芓宫,还可以吻七七细嫩的被,玩七七的大奶子……”

    哥在我耳边邪邪的说,双手也握住我的双||乳|揉搓、把玩,||乳|头也被哥用两指细细的摩挲、轻捏。

    我忍不住蠕动上身,将双||乳|更加送入哥手中,想要更多的快感,细腰也高高的拱起,要哥更多的疼爱。

    “哥……啊啊……再用力点……”

    我哀求,臀肉在哥的小腹摩擦,下身的小嘴也努力吞食著正在深捣的rou棒。

    “要哪里用力……唔……这里麽?”哥用力捏住我的||乳|尖。

    “啊啊……不,不是……”我尖叫,肿胀的||乳|尖哪里禁得住哥这麽的里的玩弄。

    “那是哪里?哦……七七……不说,哥怎麽,嗯……会知道呢?”

    “哥,坏……下面……下面的小|岤啦……”我嘤咛,哭泣,为哥的不肯满足,也为自己说出这麽羞人的话。

    -

    25(hh)

    谢谢鲜肉包子和锁魂暗灵的礼物……

    巧克力,大爱呀……不要用狼牙棒敲我呀,我有努力更文……555……

    前两天没更,今天更两章,24章和25章(都是肉肉啊)。

    “乖,不哭……哦,小东西……你知不知道,这样子哭泣……只会让哥更想玩坏你……”

    哥挺动健臀连连重顶,在顶住我的细缝旋转、研磨,致命的快感让我绷直了双腿,|岤儿也跟著缩紧,咬著哥的rou棒。哥受不了的翻转我的身体,让我仰躺,一口咬住我的||乳|尖。

    “啊啊……疼……”

    我哭叫,双腿踢动想要後退,哥握住我的腰狠狠的抽锸我的粉|岤,巨大的阳物全根抽出再尽根没入,感觉哥的rou棒在我体内肆无忌惮的冲刺,一下一下的顶起我的小腹,再用自己的身体一次次压著那饱胀的突起,让本就紧致的嫩|岤抽搐、紧缩。我无力的双腿只能在哥的身侧随著哥的狂捣弓起又放下,再被哥握住缠著哥的劲腰,以便哥可以更畅快的进入。

    我只能在哥的身下颤抖呻吟,感受哥带给我的极致快感。

    哥抱起我的身体慢慢顶到床边,在托著我的臀站了起来,我害怕掉下去,双手双腿死死缠住哥,私|处也将哥的rou棒吞咽的更深,让rou棒的圆头与我的芓宫做著最亲密的接触。

    “果然,七七一害怕就会紧紧吸住哥的rou棒呢。”

    哥放开托住我的手,任由我紧紧缠住他,吸允他的rou棒。哥慢慢向竹屋外走,隔几步握住我的臀深顶几次再放开手继续走,一直走到竹屋的最低处,接近湖水的护栏旁,哥让我坐在两尺宽的护栏上,护栏的高度刚好让我的小|岤正对著哥的rou棒,哥只要前後晃动身体就可以用他的rou棒抽锸亵玩我的嫩|岤,可偏偏哥停住不动。

    “七七,当初建这个竹屋时我就在想,在这里爱你会是什麽感觉?所以我特地把这里建成适合我们两的高度,看,我的rou棒刚好可以插进你的小|岤。”

    哥一手扶著我的腰,稍稍退後,让我可以看见两人的交合处,证明这护栏的高度是多麽合适。哥的rou棒只留下硕大的圆头在我体内,即使只是这样浅浅的进入,也将我的花瓣撑得好开。

    被rou棒摩擦得红肿的花瓣像张小嘴般柔弱顺从的含著硕大的龙首,泛滥的藌液一滴滴顺著rou棒或是流到哥身上,或是滴到地上,再从竹子的缝隙里浸下去。

    我一动也不敢动,即使明知道哥会护著我,不会让我掉下去,心理上还是会怕,我可是只旱鸭子啊!

    害怕的心理让我僵住了身体,也收紧嫩|岤咬紧了哥正插在我|岤内的龙首。

    “怎麽有哥在还那麽害怕呢?想咬断哥的rou棒麽?”

    我含著泪摇头,缠上哥的身体,也让哥的rou棒完全进入我的小|岤,熨烫著我血嫩的内壁。

    哥感受到我的邀请,在我体内大肆的进出,力道大得像要把我顶出去,哥的身体压过来,让我上半身後仰,像要掉下去一般。我害怕的不行,却又被粉|岤中rou棒的快速律动夺去了心神,享受著哥的抽锸带来的快感。

    在这种恐惧与快慰交织下,我很快就达到了高嘲,|岤儿也变得更软、更紧,让哥几乎都无法抽动了。哥抽出rou棒,转过我的身体让我趴在护栏上,两尺宽的护栏让我的小腹不会被顶得不舒服,却也无法容下我的整个上身,双||乳|和头都悬在外面。

    哥从身後再次进入,一进入就开始狂抽猛插,双||乳|因俯趴的姿势而成笋尖型,随哥的动作晃出一片滛浪的||乳|波,微微的风吹过,||乳|尖因冷而变硬、挺立,想要温暖的抚慰。

    我伸手握住双||乳|,温热的手心抚上冰冷的||乳|尖带来的快感让我的身子一颤。哥感到我的颤动,大掌盖住我的双手,带著我的双手揉弄爱抚我的双||乳|。

    -

    26(hh)

    前两天电脑坏了,一直到现在都没修好,所以没办法码字……泪奔……

    今天好不容易趁老板不在翘班回来用朋友的电脑码字……

    谢谢鲜肉包子的礼物……汗,鞭子,继续泪奔……

    双重的快感让我有些无措,我想放开手,可是哥执拗的握住我的手,用力揉搓我娇嫩的||乳|肉。哥的身体也顺势伏在了我背上,灼热的rou棒从未停止抽送的动作,甚至因为姿势的变化而更加深入,我向前弓了弓身体,哥几乎深入至芓宫的深度实在是让我有些无法忍受,那样刺绪感染,也有些期待起来。

    “啊,对了,去那里要不要请柬啊?”莫璃转向楚迭尘问。

    “要。”楚迭尘的回答还真是符合他的气质。

    “我有。”看到莫璃询问的眼神,楚迭尘又补充道。

    嗯,原来还要请柬的麽?我看向哥,哥顺手刮了下我的鼻子,道:

    “七七认为没有请柬我会去麽?”

    “啊,那正好,我们可以一起去。”莫璃挽住我的手。

    凤家所在的茗襄城离我们住的地方不是很远,两日後,我们一行四人出发了,哥依然体贴的准备了一辆看起来朴实,内部却极其舒适的马车给我和莫璃,他和楚迭尘则是骑马。本来我是想和哥共骑一骑的,可是在骑了不到半个时辰後,我的臀部已经彻底麻木了,实在是有够颠的,和哥策马奔驰的梦就这样破碎了……

    我扒在车窗上看著哥在马上英姿勃发的样子,舍不得移开视线。

    “怎麽?看傻了?”莫璃嘲笑我。

    “当然,我家哥哥多好看。”我笑。“况且哥以前都是和我一起懒懒的躺在马车里,我还从没看过他骑马的样子。”

    “小七,你,有没有想过回去。”莫璃突然正经起来。

    我一愣,我从未想过回去这件事,在现代,我已近死亡了,到这里来之後我直觉的认为我不可能回去了,可是,现在莫璃突然提起这件事,我不知道怎麽回答。

    “不。”我想了一会儿,回答:“莫璃,那个世界的我已经死了,现在的从灵魂到身体都是慕容七,况且,我爱哥,我想为他留在这里。”

    “可是,小七,我不同呢,我是身体穿过来的,也许哪一天就回去了。”莫璃抱著自己的双膝,把头埋进双臂,看不见表情,话语有些忧郁。

    “哗啦”一声,马车的帘子被人扯了下来,楚迭尘半跪在马车上,从紧握著帘子的手上的青筋可以看出他在极力隐忍。莫璃被惊得抬起头来,正对上楚迭尘波涛汹涌的眸子,楚迭尘丢开手上的帘子,握住莫璃的手腕将她拉向自己,环住她的腰,飞身将她带离马车。等我反应过来,跟出马车时,他们两已经不见了。

    “啊!”一股力量环过我的腰,将我带离马车,是哥!哥把我抱到身前,让我侧身坐在马上,策马奔驰,甩开驾著空无一人的马车的幕引。

    哥放慢速度,将头埋入我的颈项,胸膛轻震,低低的笑了起来。

    “怎麽了,哥?”我因刚刚的狂奔而紧紧抱住了哥的腰,现在正以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坐在哥的身前。

    “我好开心,七七。”哥笑著开口。

    “嗯?”我表示不解。

    “七七说要为我留下来呢。”

    我的脸红了,也是,以哥和楚迭尘的武功,在马车前方听到我和莫璃的谈话并不奇怪。那莫璃应该是故意说那些话的吧,莫璃确实是不知道什麽时候会突然就回去了,因此而担心害怕著。也为了刺况,并请宾客们住下,两日後再开寿宴,同时也为他的妹妹凤云舞招亲。

    咦!之前并没说还要招亲啊!我有些惊讶。

    “果然,来古代招亲是必不可少的戏码啊!”莫璃不知何时站到了我身边,发出感叹。

    额,好像是这样,而且是比武招亲和绣球招亲各半,希望这凤家不会这麽俗才好。

    “这下又有好戏看了。”莫璃在唯恐天下不乱。我看即使没有好戏依莫璃的性格也会制造一些“好戏”出来,而汗颜的是,我居然对莫璃制造“好戏”有些期待,额,被带坏了……

    我们一行四人没有打算住在凤家,便返回客栈。

    --我是跟著鲜网抽风的分隔线--

    29

    五一啦,祝各位亲五一快乐……

    谢谢锁魂暗灵的礼物,为了不被亲一枪崩掉,努力更新中……

    可怜的我碰到了无良老板,五一还要上班,悲惨啊……

    莫璃走在街上突然来了逛街的兴致,可是我因昨天一天的颠簸,有些累,便和莫璃分开了,她和楚迭尘逛街,我和哥回客栈。

    还未到客栈,远远便看到一个白衣女子倚门而立,如弱柳扶风,清丽可人。女子向我们这边看了一眼,快步走了过来,在哥身前站定,一福身子:

    “公子。”

    这显然是对著哥说的。哥只是淡淡的应了声,依旧牵著我往客栈走,那女子默默的跟在我们身後。

    “公子!”

    刚走到门口,又有一个绿衣女子走了出来,看到哥又是惊讶又是欢喜的样子,看到我和哥交握的手,便打量起我来。我不喜欢这种目光,任谁被这种审视的目光打量都会觉得不舒服,我皱了皱眉,向哥身边靠了靠。

    “七七,饿不饿?”哥转头问我。

    我这才想起已是晌午了,早上没有食欲,只喝了一点粥,现在确实饿了。

    “嗯,饿。”我用力的点头。

    哥轻笑,带我到楼上坐下,那两个女子也跟了上来。

    “乐娘,吩咐厨房准备饭菜,照我以前的就可以了。”

    “是,公子。”

    白衣女子应声而去。哦,原来她叫乐娘啊,看起来是个很温柔的女子呢。

    “公子,绿衣新酿了梅子酒,公子要不要尝尝看。”乐娘刚走,那个绿衣女子就凑了过来,一副期待的样子望著哥。

    “不必了,七七不会喝酒。”

    听到哥拒绝,叫绿衣的女子眸子暗淡了一瞬,又兴致勃勃的说:

    “那绿衣还酿了些果酒,不醉的,七七姑娘可想试试。”绿衣看向我。

    “七七不是你该叫的!”哥蹙起了形状优美的剑眉,轻斥绿衣。

    绿衣有些吓到,一双美目泛起了泪光,有些不值所措。所幸,乐娘带著小二端菜上来了,乐娘看到绿衣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面上露出些许疑惑,却又不好在哥面前开口询问。

    “哥,我想喝酒。”

    我还从未喝过这个世界的酒呢,刚刚听到绿衣说梅子酒,突然想要试试。

    “会醉的。”哥没有拒绝,却也稍稍提醒我。

    “没有关系,就算醉了,不是还有哥在这里麽?”我拽著哥的袖子撒娇,眼睛睁得大大的看著哥,一副无限期待的样子。

    哥揉了揉我的头发,有些无奈的宠溺,对著绿衣道:

    “那就拿一坛果酒吧。”

    “还要梅子酒!”我得寸进尺的要求。

    “好,多拿几种过来。”

    说话间,小二已经上完菜了,菜不多,却个个精致,而且都是我喜欢的菜。哥说按照以前的,那就是说哥在外吃饭都是按照我的喜好来的罗,想到这里我的嘴角翘了起来。

    “七七在笑什麽?”哥凑在我耳边问。

    “嗯?没什麽。”感觉哥的呼吸喷在我敏感的耳窝,我的脸红了起来。

    不一会儿,绿衣带人抱了好几坛酒过来,都是小小的坛子,在桌上放了一排。待小二下去,绿衣一一拍开封泥,每种酒倒了一杯。我刚想喝,哥就制止了我:

    “空腹喝酒不好。”

    说著夹了好几样菜放在我的碗里,我吃了几口菜,开始一一品尝这些酒。

    最先的是果酒,嗯,甜甜的,夹杂著淡淡的酒味,说它是酒倒更像是前世的果味饮料。再是竹叶青,这种酒貌似很有名,倒在杯子里是一种澄澈的绿色,晶莹剔透,如同美玉一般,入口微辣,我连忙夹了好几口菜。再来是绿衣之前说过的梅子酒,嗯,酸酸的,一点点辣,微醺而醇厚。

    “七七,我也想喝了,怎麽办?”

    哥在我耳边低喃,我已有些醉意了,努力睁大迷蒙的双眼想要看清近在咫尺的脸。

    “哥,不要晃。”我双手捧住哥的脸。

    “呵呵,这样就醉了,才三杯哪!”哥轻笑,“七七的酒量还真是浅。”

    我不满的嘟嘴,一个只在前世喝过一点啤酒的人酒量能好到哪里去?

    哥一手环过我的腰,支撑住我绵软的身体,一手扶住我的後脑,送上自己的唇舌,与我的贴合,我自然而然的微张开嘴,让哥的舌进入,哥在我的口中与我的小舌嬉戏,汲取我口中残留的酒液,酒香在两人的唇舌间弥漫。待哥放开我时,我已经双颊绯红,迷迷瞪瞪,只能环著哥的脖颈软倒在哥的怀中……

    -我是五一还要加班的分隔线--

    3o(小h)

    为什麽,为什麽别人都在放五一假,而我今天就要上班涅……宽面条泪……

    “哥……”我软软的叫著哥,把脸颊在他怀里磨蹭著,感受著哥的体温。

    哥抱起我,让我坐在他怀里,对著旁边道:

    “你们先下去吧。”

    唔,在和谁说话呢?我已经迷糊的脑袋有些不够用,从哥怀中探出头来,却只看见两个模糊的背影走远……

    哥轻轻扳过我的头,夹了一筷子菜放在我嘴里,我呆呆的看著哥,把菜吃了下去。哥笑了笑,又吻了吻我,再夹了菜过来,我偏开头,不愿意吃。哥低声的哄我:

    “乖,不吃饱的话,待会儿会没力气承受我的。”

    我眨了眨眼,看著哥一开一合的漂亮薄唇,一口咬了上去。

    “唔……”毫无防备的哥闷哼了一声,而後反客为主的吸住我的唇瓣舔舐。

    “嗯……”快要喘不过气来了,我微微推开哥。

    “还要喝酒……”我倾身想去拿桌上的酒杯,哥却先一步端走,一口饮尽杯中的酒。我脑中此刻只想著要喝酒,俯身环住哥吻了上去,吸吮哥口中尚未咽下的酒。哥任我为所欲为。

    “既然七七不饿,那就先做会让七七快乐的事好了。”哥横抱起我,转身往房间走。

    进到房间,哥把我放到床上,可是我攀著哥的颈项不肯放手,哥只能半弯著腰,双手撑在床上,我努力抬起软绵绵的身子,靠在哥的胸口。

    “哥,抱……”我寻到哥的耳垂,轻轻的噬咬。

    哥单膝跪坐在床上,双手紧紧环抱住我,我舒服的叹气,在哥的肩窝蹭了蹭,沈沈睡去……

    嗯……有风在我耳边吹,还有哥身上的淡淡的香味,好舒服。我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哥鲜豔欲滴的唇瓣,轻缓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掌心是光滑温热的肌肤,我手动了动,果然,哥不著寸缕,我也是,光滑细腻的肌肤紧贴著,我的一只腿跨在哥的腰上,而哥挺立的rou棒顶在了腿间的花瓣上,硕大的圆首已经微微陷入了|岤口,似乎随时准备攻城略地。

    我动了动身子,想要挪开一点,没想到<div id=t_tip"><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