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医侦朝野 > 第101章 又见和尚

第101章 又见和尚

    ,医侦朝野!

    知县长舒了一口气,袖子擦擦冷汗,拱手道:“多谢!既然这样,那咱们就说定了,每个月一千九百文,刑名这一块,尤其是破案就全仰仗你了,你全权负责,不需要什么事都跟我请示,只要一个原则,能破案,能维护一方平安就好。”

    他又把秋无痕带到了隔壁的一间房间,这是刑名师爷专用的房间,有小门跟知县老爷的房间相通的,外面也可以进去。

    隔壁房间里头各种书籍堆积如山,还堆着各种各样的文案。那之前的师爷拍屁股走人,甚至连工作交接都没办,好多事情都办了半截就走了。

    秋无痕也看到案桌上这么多的卷宗和材料,感觉头都大了。如果把自己陷到这些文案之上,那可就麻烦了,好在可以把这些工作分派给下面的人,并且刑名师爷只需要过目,不需要亲自去写什么判词,相对而言就好办一些。

    先干着,不行再说,这是秋无痕打定的主意。

    聘请的刑名师爷也就不存在办什么手续的问题了,一张聘书就搞定了,即刻上班。

    因为他的职责主要是破案,至于断案,有典史、刑房,他只需要过过目就行。现在没什么大案让他破的,也就没什么事情。

    这种没事其实更好,知县更高兴,有一个破案高手在,就不怕命案发生了。

    ………………

    傍晚时分,下衙之后。

    秋无痕先来到了金芝堂看病。

    总共有两个疑难病症等着他,药葫芦很轻松的都搞定了。钱金芝非常高兴,因为这两个病案是他们医馆好长时间治疗多次都没有治好的,她才决定交给秋无痕,没想到秋无痕如此轻松的便搞定了,而且当场见效,病人一剂药就好了。病人也是兴高采烈,连声夸赞。

    秋无痕准备回去,才发现下雪了,雪花大朵大朵的飘了下来,地上很快就银白一片。

    钱金芝对秋无痕说道:“我派马车送你回去吧?”

    秋无痕笑了笑说:“不用了,这几步路走回去,顺便感觉一下下雪的味道,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

    的确,现代社会随着地球变暖,南方地区很难再有大雪,尤其是漫天的鹅毛大雪就很难遇到了。

    现在回到古代,比穿越前要冷得多。这样的大雪再次回到了他的记忆,他想大雪中漫步。

    钱金芝便给他拿了一次把油纸伞撑着离开了医馆。

    顺着昏暗的街道往回走。正走着,忽然他发现前面路边有个人站着,看着眼熟。

    这人穿得破破烂烂的,好像叫花子,可是跟叫花子不太一样,他身形很是矫健,根本不像其他叫花子那样畏畏缩缩的,虽然穿得邋遢,在寒风之中却并不见有什么寒冷之意。

    虽然看不清,但那身形让秋无痕脑中灵光一闪,——这不是邋遢和尚吗?

    他缓步走了过去,果然就是他,当下笑了笑:“大师,在等我?”

    邋遢和尚点点头,根本没有什么废话:“虚空和尚把主簿扛到大堂之外,是我将他点昏过去,县衙其实还有一面登闻鼓,跟那一面是同时制作的,作为备用。而且,那一面鼓没有完工,一面的鼓皮还没蒙上。放在仓库里这么多年没人管。我就把两面鼓调换了,把尸体放进没有蒙面的另一面鼓里。”

    “接着,我把鼓面重新蒙上,用铆钉钉好,再把鼓放回大堂。两面鼓是同时制作的同一款式,当然斑驳程度差不多,所以他们都没看出来其实已经掉包了,你现在明白尸体是怎么放进鼓里去的了吧?”

    秋无痕愕然,想了想,又问道:“可是,两个做鼓的工匠都查看过鼓的铆钉,是钉上去多年陈旧的,而且绝对没有拔出来过,如果拔出来再重新钉进去,一定能看得出来。”

    “没错,他们检查的是鼓的一面铆钉的几个而已,如果检查另外一面,就能发现是新钉进去的了。”

    秋无痕无语,原来如此,工匠当时的确只检查了一面的铆钉,而邋遢和尚新钉上去的是另一面鼓皮的铆钉,所以没有发现。

    秋无痕又问:“那你为什么要把他的尸体放进登闻鼓?”

    邋遢和尚说道:“阴灵师太说了,登闻鼓又镇邪的作用,这主簿怨念太深,如果不用登闻鼓镇住,必然变成厉鬼。只可惜,我没想到他竟然放弃投胎的机会,直接钻入他娘子的肚子,夺走胎儿魂魄,变成鬼婴,进行报仇,唉……”

    秋无痕又是愕然,这邋遢和尚说的头头是道的,莫非真的闹鬼了?

    鬼才知道。

    秋无痕决定绕开鬼故事,问点实际的:“那虚空和尚醒过来,发现在叶积寺,遇到了鬼打墙,这是怎么回事?”

    “是我把他带回了叶积寺。至于鬼打墙,那是他自己脑袋出了问题,产生幻觉了。——夏侯天的那尊佛魔能让人产生幻觉,不过我已经把它送回它该呆的地方,大明不是它该来的。”

    秋无痕惊讶问道:“你难道把它送回西域那个神秘寺庙去了吗?可是这才几天呀?你哪有那么快速度?”

    “并不是每件事都需要自己亲自去做的。”

    秋无痕一拍脑袋,的确如此,他叫个人去做不就完了。瞧着邋遢和尚:“你到底是谁?”

    “以后你就知道了。后会有期!”

    邋遢和尚转身,快速走进了一条小巷。他的动作太突然,一下子就不见了。

    秋无痕没有追,他知道追不上。

    回到了自家后院小门外,敲开房门,徒弟牛水缸说高兴的说道:“师父,你回来啦,家里来了一个老妈子,是原来宅上伺候老夫人的,老太太留下了。”

    秋无痕有些惊讶,不是说这家人从上到下几十口人,一夜间被那三个江南大盗全杀了吗?怎么又跑出来一个服侍老太太的人?问牛水缸那个人在哪?牛水缸指了指苏祖母的屋子。

    秋无痕径直来到苏祖母的屋子。

    苏祖母住的是后花园最大的一出处子,有会客厅、卧室、书房。平素里苏家所有人其实都聚集在苏祖母的屋里说话做事,这样也热闹,自然位置就大。此刻进去,果然苏家的女人全在这儿呢。

    老太太苏祖母坐在中间,旁边立着一个身材干瘦的妇人,陪着笑,不停说着话。

    苏劲松等人坐在交椅之上,都聚精会神的听着老太太说话。见秋无痕出现在门口,赶紧招呼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