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 第969章 先生担心你

第969章 先生担心你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项上聿的眸中流淌过波动,神情也有了变化。

    “吃醋?”他喃喃道,眉头拧了起来,并不相信的样子。

    晓林趴着,继续说道;“先生这么英俊,这么优秀,是我们国大多数女生梦寐中的男人。穆小姐迟早都能发现先生的好。”

    “那我跟a国的邢不霍总统,哪个更优秀,哪个更英俊,说的好,你离开之前,会有一大笔钱,说的不好,你就可以去当化肥了。”项上聿阴冷地说道。

    晓林咽了口口水,舔了舔嘴唇,紧张地说道:“如果论五官,先生确实和那总统大人差不多,都是一眼就让别人觉得特别英俊的,但是,先生比那总统年轻太多了,那位总统在先生这个年纪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是呢,而且,也不可能有先生这么大的成就,所以,奴婢觉得,先生比a国那位总统优秀多了。”

    项上聿眼眸沉了下来,“确实还算能言会道。可惜。你今天欺负了她,我就不能留你下来。”

    “奴婢只是希望她和先生在一起,先生明鉴。”晓林又说道。

    “嗯,保持着你现在的初心,你的未来会一片光明,如果你今天说的,在未来见证是假的,那么,我不仅让你灰飞烟灭,让你所有在乎的,以及家人,都灰飞烟灭,楚源,给她两百万,送走。”项上聿说道。

    “谢谢先生,谢谢先生,祝先生和穆小姐白头偕老,永结同心,长长久久,生生世世在一起。”晓林爬起来,跟着楚源离开。

    项上聿扫着地上跪着的小婵,“以后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吧?”

    小婵趴在地上,“一定尽心尽力的伺候好穆小姐,绝对不让穆小姐受半点委屈。”

    “嗯。去吧。”项上聿沉沉地说道,站了起来。

    “先生,你背上流血有点严重,医生现在在后面候着了。”项上聿另一个手下楚简担心的提醒道。

    “死不了,让她来给我上药。”项上聿吩咐道。

    “穆小姐吗?”项上聿手下不确定地问道。

    项上聿没有回答,直接出了门。

    项上聿手下更不解了,穆婉的眼睛看不见,怎么上药。

    但是最近先生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他也不敢发反驳,去了穆婉的房间。

    穆婉刚洗了澡出来,黑妹把穆婉扶到了椅子上。

    楚简走到穆婉的面前,“穆小姐,你现在看得见了吗?”

    “你们给我上着眼罩,涂着药,我也不知道自己看不看得见,最好问医生,医生比我清楚。”穆婉不冷不淡地说道。

    “那现在先给你拿下药试试,您看看能看见了吗?如果看不见,我们刚好换新药上去试试。”楚简说道。

    穆婉拧眉,看向他这边的方向,“你今天怎么了,这种说话的口气,不像你。”

    “晓林被先生赶走了。”楚简说道。

    穆婉扯起嘴角,“因为她告诉我小婵的事情?”

    “因为她欺负你,先生说,你是他的女人,没有人能欺负。”楚简说道。

    穆婉的脸上苍白了几分。

    她不是项上聿的女人,不可能成为他那种人的女人,“那你们先生比我这瞎眼的还瞎啊,还是他故意让你在我面前这么说的?”

    “你说先生无心。冷血,我觉得你比先生更无心,冷血,先生让你去给他上药,但是你看不见,先试试看不看得见吧。”楚简有些生气了。

    穆婉听得出他口气中的怒气,没有搭理。

    黑妹却怒了,生气地说道:“你才无心,你才冷血,夫人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黑妹。”穆婉喊道,“没有关系,我不在乎。”

    黑妹又红了脸。

    以前她不知道,但是现在跟在夫人身边,看到了很多,听到了很多,才知道,夫人过的很不好,受尽了委屈。

    “他们眼睛瞎的。”黑妹说道。

    穆婉笑了,轻柔地说道:“我小时候,很不喜欢我的外公,觉得外公偏心。对我不好,是这个世界上的坏人。

    有次,我小姨的作文得了很高的分数,外公很高兴,还让人在我们这些小辈的面前读了出来。

    上面写道:我最喜欢的人,就是我的父亲了,在我眼里,父亲是比神还要尊贵的存在,他善良,和蔼,乐于助人……等等等等,赞美的言辞,和各种举例说明。

    这个时候我就明白了一个道理,人各有别,有些人你觉得不好的,在别人的眼里是好的,有些人你觉得好的,在别人的眼里,反而是不好的,因为你们之间的感情不一样。

    所以不要生气,你觉得我好,是因为我对你好,他觉得我不好,是我本身确实也没有对他好,这个是事实。”

    “那先生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对先生这么冷淡呢?”楚简不明白的说道。

    “好?”穆婉的声音尖锐了起来,“他陷害了我,给我套上了荡女的罪名,这种臭名千百年后都会加注在我身上,抹不去的肮脏,他还分开了我和我的爱人,让我和我爱的人永远不能在一起,不经过我同意剥夺我自由,强行……”

    穆婉没有说下去,别过脸,胸口起伏着,意识到自己的激动,深吸一口气,稳定快要爆发的脾气。

    她不应该对一个陌生人发火,表达自己的不甘,解释自己的冷淡。

    这些人怎么以为她,她不在乎,也不用在乎。

    “你应该原谅先生的,先生为你做的更多,他……”

    “楚简,话这么多,舌头不要了吗?”项上聿突然出现,冷冷地打断了楚简的话。

    穆婉背过身,不知道他听到了多少,不过也无所谓,她要说的这些,项上聿应该很明白。

    “给她看下眼睛。”项上聿命令道。

    医生上前。

    黑妹扶着穆婉坐到了椅子上,她能感觉到有人拿掉了眼罩,绷带,药物。

    “你慢慢的睁开眼睛试试。”医生说道。

    穆婉缓缓地睁开眼睛,很暗,但是能看到面前人的模样,不远处是跳跃的烛光。

    “现在是晚上吗?”穆婉问道。

    项上聿拧眉。“还是看不见?”

    穆婉看向项上聿,看得见的,“不是点了蜡烛吗?”

    “是先生担心你长时间陷入黑暗,太强的光会伤害……”

    “闭嘴。”项上聿打断楚简的话,手撑在她的椅子后面,“不觉得这种灯光,很有情调?”

    【我是秦汤汤,小说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