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 第932章 我和你,不一样

第932章 我和你,不一样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穆婉被吓到了,顾不上嘴了,立马推着他的手……

    她的力气压根抵不过他,唔了一声,指甲掐进了他的肉里面。

    他让她痛,她就让他更痛,眉头拧紧了。

    项上聿死死的盯着她,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好像要抓住她缥缈的灵魂似的。

    穆婉紧咬着牙,移开了脸,松了后,朝着他的脖子上咬去,要咬断他脖子一般的狠厉。

    项上聿看出了她的动机,再次的捏住了她的脸,穆婉朝着他的脸上挠去。

    项上聿闪开,眼中掠过一道锋利,彻底的火了,用力一拉,她全身的束缚被他扯了下来,丢在了池子里。

    穆婉顺势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他白汐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三道血痕。

    这巴掌,彻底激怒了他。

    项上聿被穆婉反了过来,压在了水池上,轻而易举的握住了她的两只手,等他准备好,让她直接坐了下去。

    穆婉只觉得疼痛就像是闪电,劈中了大脑,好像被四分五裂了一般。

    不是说第二次就不会疼了吗?

    为什么,她的疼痛并没有少一些,好像巨大的海浪拍到在了岩石上,岩石都被留下千穿百孔一般。

    她着急的要起来,才挪开,项上聿搂住她的腰,强制性的把她压了下来。

    “啊。”穆婉彻底火大了,嘶吼出声,喊了有一分钟之久,脖子上,手臂上的青筋全部爆了起来,好像有股气焰从嘴巴里面出去,也带走了所有的冲动,气恼。

    身体,理智,恢复了平静。

    她怎么挣扎,都改变不了被强的事实!

    她怎么挣扎,也逃不了。

    她越是被迫,项上聿越是变态。

    她越是痛苦,项上聿越是开心。

    她都痛苦了,没必要让他的快乐建筑在她的痛苦上面。

    思绪,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她扭头,主动的亲上了项上聿的嘴唇。

    项上聿惊了一下,背脊明显僵直了,手上的力道也一软,她的手从他的手掌中挣脱了出来,想要起来。

    项上聿直接把她抱了起来,让她正对着他。

    穆婉下意识的搂住了他的脖子,觉得羞耻,脸胀的通红,紧抿着嘴唇。

    项上聿也死死的盯着她,汗水从他的额头上往下滴。

    她只等着,等着他结束,她也从恶魔手中解脱了。

    但,她记得下午的时候他很快,也就五分钟,现在很慢,慢的她等得都心力交瘁了。

    “穆婉,舒服吗?只要你说声舒服,我现在就放你下来。”项上聿沉声道。

    她依旧紧抿着嘴唇,什么话都不说,什么声音也不发出,目光凛冽的就像冰凌一般,能够刺穿别人的心脏。

    项上聿勾起嘴角,无比的邪佞,“你这样,我倒是挺舒服的,有件事情,我想要告诉你,明天邢不霍去z国,有个恐怖组织非常想要杀他,你说他会活着,还是会死?”

    穆婉惊讶的撑大了眼睛,“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等明天新闻出来,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项上聿自信地说道。

    “那个恐怖组织是你安排的?”穆婉狐疑的问道。

    “当然不是,这种无脑的事情是匹夫会做的,不过,他们问我买武器的时候,我打听了出来。”项上聿说道,坐了下来。

    到了水中,穆婉放松了一些,之前背脊都是僵直着的。

    他也停下了动作,洞悉的看着她,“想要打电话通知邢不霍吗?”

    穆婉不说话,他不觉得项上聿会这么好心帮她,他和邢不霍应该是对立的。

    “自己动,我出来了,给你这个机会通风报信。”项上聿邪佞地说道,挑衅地看着穆婉,毫不掩饰他眼中的鄙夷。

    穆婉紧握着拳头,眼神也更加的锋锐了起来,勾起了嘴角,玉藕般的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如果一个恐怖组织就能够打垮邢不霍,那你也太小看邢不霍了,多少恐怖组织要他的人头,结果呢,他的人头还在头上好好的待着。”

    “你是不相信项家的武器吗?那是最新的,别说一个邢不霍,十个邢不霍也没命挡。”项上聿确定地说道,抬起了下巴。

    “看来我是高估了你的智商,你的武器谋杀了a国的总统,你觉得顾凌擎会放过你?我保证你有十个脑袋,也没有命陪。”穆婉确定地说道。

    项上聿咬牙,握住了穆婉的腰,力道很重,“你就这么巴不得我掉脑袋?”

    “我只是提醒你,还有,你已经小了。”穆婉冰冷地说道。

    项上聿笑了,笑的张狂,按住了她的后脑勺,压下,让她被迫低头,他堵上了她的嘴唇,用力的吻着。

    不过,不长,就十秒,项上聿就松开了她,死死的锁着她,“知道吗?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子,不服输的性格,背地里的阴暗,穆婉,我们一直是同一种人。”

    “我和你,不一样。”穆婉冷冽的锁着他,说道。

    他是为了王而生。

    她是为了守护而生。

    他杀人如麻,没心没肺没有感情。

    她不想杀人,有心有肠有感情。

    项上聿目色腥红的和她对望着,腹部的肌肉在力的作用下,一块一块的凸出,每一下的,都想击溃她傲娇的表情。

    偏不,她有她的坚持,有她必须守住的骄傲。

    项上聿驰骋了好久,有几次差点就……,他故意的,出来,停顿了好久,再进行搏杀。

    结束的时候,已经一小时后了。

    穆婉一点力气都没有,趴在水池上不想动。

    项上聿也不走,把她抱在了他的身上。

    穆婉一个巴掌甩过去。

    项上聿握住了她的手,勾起嘴角,明明才那什么过,出力气的也是他,偏偏,壮的就像牛一样,另一手按住了她的脑袋,非要她靠在他的肩膀上。

    他的身上太热,没有穿衣服。

    她也没有穿衣服,肌肤和肌肤紧靠在一起,就像两条蛇纠缠。

    穆婉抵不过他的力气,她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正如项上聿说的,她的体能是他的百分之一。

    她随性不挣扎了,靠在了他的身上,闭上了眼睛。

    项上聿抱着她站起来,穆婉受惊的搂住了他的后颈,不悦道:“你又干嘛?”

    【我是秦汤汤,小说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