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 第24章 你是不是喜欢我

第24章 你是不是喜欢我

    ,婚婚欲醉:顾少,宠不停!

    狂野的,霸道的,肆虐的,带着强烈的雄性荷尔蒙,直扑她的脑际。

    如果之前,她觉得顾凌擎对她有什么是自作多情的话,现在这算什么?

    他对她……有想法。

    白雅的心跳快的不得了,像是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样。

    她推着顾凌擎的肩膀。

    氧气都快没有了,脑子里哄哄作响,越来越热。

    很久后,他才放开她。

    深幽的眼中倒映出两个小小的她。

    白雅随手一巴掌朝着他的脸上挥去。

    他本来就是战士出生,速度无人能及,一下子就握住了她的手腕。

    白雅气恼,口气说的很重,“首长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所以可以随便让男人亲,还不觉得羞耻。”

    “我不是一个随便的男人。”顾凌擎沉声道。

    白雅心里一颤,摸不准顾凌擎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觉得这句话太过爱昧,带着强烈的侵略感。

    “你喝醉了,我是有夫之妇。”白雅声线都颤抖着,立马划清了和他的界限。

    顾凌擎的眼神深沉了下来,松开她的手。

    他闭上了眼睛,靠在椅子上,几分黯淡,“开车吧。”

    开车,他这样,她怎么敢去。

    “我不去了。”白雅害怕跟他接触,推开门。

    “在我没有改变主意之前,你最好听话,我不敢跟你保证,忤逆我的结果是什么。”顾凌擎看向她。

    深邃的眸,凌厉的眉峰,冷酷的表情,张扬着他的魄力和压迫感。

    他不是跟她开玩笑的。

    白雅在他的压力下,有些崩溃。

    他是大领导,她是小医生,根本不敢招惹的。

    “你这是干嘛。”白雅憋屈的关上车门。

    “我也想知道,我想干嘛。”顾凌擎烦躁的说道,别过脸,重新闭上了眼睛休息。

    胸口起伏着,彰显着不平稳的心,却被他的成熟和阅历强压了下来。

    白雅睨了一眼顾凌擎。

    他们都是成熟的男人和女人,对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都懂。

    有时候,相互依偎的,只是两个孤独的灵魂。

    她不想成为苏桀然那种人。

    所以一直严以律己,坚持着底线。

    不会玩弄感情,更不会玩弄身体。

    白雅开着他的车,进了他的军区。

    顾凌擎睁开了眼睛。

    深沉的眸中,无边无际。

    “一直往前开,第三个路口转弯,再一直往前开一公里就到。”

    白雅按照他的指示,不一会,就听到了他公寓的门口。

    其实她认识的,她上次来过一次,是尚中校送她回去的。

    尚中校看到顾凌擎的车子过来,立马跑过去,恭敬的打开了车门。

    顾凌擎先踏出车子。

    白雅自己下来了。

    他正眼都不看一眼白雅,走进了房间,命令道:“给我解酒药。”

    白雅觉得他心情很不好,弄的她心里也有些压抑。

    这个男人,很奇怪。

    她把后备箱打开,刚把塑料袋拿出来。

    尚中校就接了过去。

    白雅忘了一眼刘爽送给她的礼物,没有拿,把后备箱的车门合上了。

    她直接走进了厨房。

    顾凌擎喝完了醒酒汤,看着她忙碌的身影,眼神幽邃几分。

    他拿起他的书,看了起来,但是心思压根不在书上。

    亲吻她的感觉,很好。

    如果不是她不愿意,他应该会在车上就把她办了的。

    他一项禁欲。

    他也想不通,为什么对她,会有那么强烈的冲动。

    心烦意乱的过了一小时。

    厨房中浓郁的菜香飘出来。

    顾凌擎放下书,走进厨房。

    “还要一会才能吃饭。”白雅解释道。

    他瞟了一眼桌上,菜都洗好,切好,有的炖上了。

    特别是小龙虾的味道,特别的浓郁。

    “你经常做饭?”顾凌擎问道。

    “以前和妈妈住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做。”

    他眸色渐渐的收紧,隐隐的不悦,“你不做给你老公吃吗?”

    “他不吃我做的。”她淡淡的说道。

    想起苏桀然说的不吃他做的,她的心里闪过一丝伤痛。

    不是还爱着,只是觉得自己,挺不值得。

    “他没吃过?”顾凌擎的眸色渐渐有舒展开来。

    “嗯。”白雅应了一声,把小龙虾盛了出来。

    “其他菜还要等会的,你可以先吃小龙虾的。”白雅端着小龙虾,从他身边经过,放在了餐桌上。

    “你好像说吃小龙虾的,对吧?”顾凌擎平和的问道。

    “应该很多人都喜欢吃吧。”白雅再次经过他,回去了厨房。

    等到她端着菜出来,看到顾凌擎已经剥了很多龙虾。

    但是他没吃,把龙虾肉整齐的放在盘子里,盘子里放了汤料。

    看到她出来。

    他把盘子递到了她的面前,沉声道:“我对龙虾过敏,你吃。”

    白雅:“……”

    说感动,有的。

    他是第一个愿意为她剥龙虾的男人。

    可是,她也是一个理智的人。

    她一个有夫之妇,跟一个出类拔萃,前途一片光明的将军,没有未来。

    她把菜都端了上来,帮顾凌擎盛了饭。

    他低着头吃饭,没有再说话。

    她也吃饭,没有动他剥的虾。

    顾凌擎睨了她一眼,愠色在眼眸中染开,“你吃还是不吃?”

    “我……”白雅顿了顿,找了一个理由,“我喜欢自己剥了吃。”

    他夹了一块龙虾放在口中。

    白雅有些诧异,他不是龙虾过敏吗?

    他压住了她的后脑勺,把龙虾喂到了她的嘴里。

    白雅心跳砰砰砰的乱跳着。

    她含着龙虾肉,不知道该吃下去呢,还是吐出来呢。

    顾凌擎松开了她,睨着她红红的嘴唇,“想我这样喂你,你尽管不吃。”

    白雅局促的坐着。

    发号施令的他,倒是沉稳的吃饭。

    她只能把龙虾吃尽了肚子里,看向他。

    他看她一眼。

    她赶紧的夹了一个龙虾放入口中。

    顾凌擎扬了扬嘴角。

    好像是在笑。

    “我有这么可怕吗?”顾凌擎问道。

    “呵呵。”白雅笑了两声。

    首长,您说呢?

    “慢点吃,我再给你剥,都是给你吃的。”顾凌擎的语气放柔了一点。

    白雅:“……”

    “你,是不是,喜欢我啊?”白雅不喜欢玩暧昧,直接问道。

    顾凌擎看向她,深邃的目光好像要滴出墨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