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331 预言
    ,网游之王者再战!

    “新历,是从魔法帝国彻底倒下的那一天开始计算的历法,以表示这个大6与某个残暴统治的诀别,以及新一个时代的开启。?  不过若是论这个大6上曾经出现过的璀璨文明,古魔法帝国也只是其中的一个时代罢了。”

    略显昏暗的图书馆二楼,仰面向天的老人摇晃着自己身子下面的座椅,那徐徐道来的模样,宛如一个安度晚年的慈祥老头:“目前我们能够搜集到的历史中,古魔法帝国时期的前一个时期……也是有文明存在的,而且那不止是一个单一文明,而是一个由许多人种、许多族群互相组合在一起的庞大文明。”

    “你们现在能够找到的遗迹,很多都是那个时代留下来的,而不是所谓的魔法帝国的产物。”说到这里的老人突然笑了起来:“如果你们能多读一些书,这些困难……也就不会成为你们总是分不出用途,然后跑来求助于我的理由了。”

    谁来找过你啊!谁又有这么大的本事翻出来那么多远古遗迹啊!

    “遗迹只是历史的一部分。”

    似乎是看穿了段青心中所想,老人莫名地笑了笑,然后指了指段青身后的巨刀:“很多物品也是他们曾经存在过的证明,例如你身后的这把切肉刀……哦,它现在是你的武器,对吧?”

    “……你认识这玩意儿?”

    “相传,格恩特族是一个体型与力量都比其他人类大的多的种族,他们一族使用的任何道具……都是令人无法想象的大。”老人摇头解释道:“你的这把武器,应该是他们一族非战斗中所使用的工具,所以像你这样的冒险者才能驾驭起来,如果是换做他们使用的武器的话……呵呵。”

    “给你这件武器的人,真是很照顾你的啊。”他捋了捋胡须,最后笑呵呵地说道。

    照顾个毛啊……

    想起了某个腆着笑脸将自己全部的积蓄收走的麦色少女,段青恨恨地咬了咬牙,然后将自己背后的长刀卸了下来,丢到了书架的一边:“那……这些所谓的史前文明,跟预言又有什么关系?”

    “那时候的每个种族与文明,都有其非常擅长的方面。”老人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介绍了起来:“芙斯塔族非常擅长与自然交流,马尼拉族非常擅长与元素沟通,矮人一族是天生的锻造达人,科瓦族则是生存的专家……在那个洪荒的年代,每个种族都有着赖以生存的天赋与特长,即使是他们已经消失的现在,这些天赋与他们所带来的影响依然存在于这世上,即使那些影响……已经变成了遗物。”

    再次指了指段青的武器,老人的目光变得寂寥了下去:“他们却依然是存在的。”

    “你不会是想告诉我……有一个古老的种族,是以预言为天赋吧?”段青吊着眼睛说道:“预言族?”

    “哦,那个是没有的。”老人缓缓地摇了摇头,然后长叹了一口气:“我只是将这样的情况介绍给你听,顺便说明一件事。”

    “即使是再古老的种族,他们在自由大6上都是有迹可循的。”老人沉声说道:“只有一个例外。”

    “谁?”

    “塔达亚。”老人盯着段青的脸:“他们凭空出现在了新历元年前24年,所有的记载都是这么说的,而在此之前的任何历史……我们一根毫毛都无法找到。”

    “唔……那又怎么样?”抑制住了心中的某种不和谐的感觉,段青下意识地反驳起来:“一个新生的种族……似乎没有什么不对的啊?”

    “因为你不了解那个时代。”老人低声回答道:“那是一个魔法帝国即将灭亡的年代,是自由大6上最纷乱的时期,那时候的人们只有死去的命运,绝不可能出现重生的命运。塔达亚的出现……是与那个时代的命运背道而驰的,即使是再出色的历史学者,也无法解释这样的现象。”

    “所以……这就是你认为他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理由吗?”想起了上一次对方说过的推断,段青扳起了自己的下巴:“他们真的是凭空出现的?”

    “证据还有很多,这只是其中的一个侧影罢了。”老人作出了一个介绍的手势:“无论来历,科技,战力,还是知识……这个种族给我们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甚至到了令人恐惧的程度,若不是从他们出现到消失仅仅过了二百多年的话,现在自由大6的格局会如何……谁也无法得知。”

    “关于这个问题,或许你们应该去问问命运编织者。”段青低声念道,然后抬起了头:“或者说……他们已经脱了命运的束缚,所以无法被预测到吗?”

    “命运编织者从来都没有对那二百年说过什么。”老人摇着头回答道:“事实上,他们从来都不会对外人说出自己的秘密,除非迫不得已,或者说……命运使然。”

    “哈,怕不是那些人跟塔达亚有什么关系吧?”段青两手一拍:“比如说……他们其实是一群人,这个猜想怎么样?”

    “命运编织者的出现,远比记载中的塔达亚早得多。”老人立刻就将段青的猜想按倒在地:“他们能做到的事情……也比那些塔达亚少得多。”

    “所谓的预言……就是他们留下的。”段青疑惑的神色里,老人淡淡地吐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就在他们自己的记载中。”

    “什么?”

    “那些预言……实际上是一篇长长的诗歌。”老人低垂着眼皮,似乎再次进入了回忆的状态中:“前面的内容,将自由大6上曾经出现过的光辉历史与璀璨文明完美地包含到了其中,然后……他们留下了这样的话。”

    “新的孔洞已经打开,命运的编钟再次出现。”

    “四个星辰即将熄灭,四个皇帝即将点亮。”

    “钟摆的终点指向东方,黑色的城墙代表死亡。”

    “燃起的灯火,振起的双翅,将碧蓝的光辉带回天上。”

    “烈火带领着黑暗,陨落意味着新生。”

    “庶民的怒吼,终止了希望的流淌。”

    “魔法的丝线无所不在,力量的存在逐渐消亡。”

    “命运的车轮不会停止,胜利的钟声终将敲响。”

    “这是……”

    “这是最后的几句话。”

    富有韵律的缓慢诵读声停下了很久之后,段青的疑问声与老人的回答声才依次响起:“当然,这是塔达亚语翻译过来的版本,已经尽量保持了其原本的意思了……”

    “不不不,我能听得懂刚才的那些话,我的意思是说……这些内容,是什么意思呢?”

    “我也想知道。”

    随着这句话的出现,老人唉声叹气的表情也随着他站起的动作而移动到了一边:“如果我之前提到过的猜想没有错,塔达亚的确是凭空出现的外来者的话,那么……这则预言,将会是我这一辈子见过的,最神奇的东西。”

    “你想说……他们真的能未卜先知,预测未来?”

    “至少前面的那串历史的吟唱,没有任何的错误。”老人低声说道:“至于最后的这一段……虽然没有人能够完全理解,但它确实说对了一些地方。”

    “哪里?”

    “指向东方的钟摆,说的是自由之城的建立,而黑色的城墙……大概指的是四十三年前戍卫要塞的那场战斗。”老人的声音愈的低沉,仿佛提到了某种不该提到的事情:“那是一场惨烈的战争,即使是起战争的帝国,最后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罪行。”

    “……这个要塞现在不是还在运转吗?”段青也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在公国的东北方,安达契尔山脉的边缘,怎么看也不像生过那样的事情……”

    “公国原本就没有理由舍弃那个地方。”老人解释道:“而且……相比较于帝国人的骄傲,公国人明显要强韧得多,没有什么事实是他们无法接受的,就算是……”

    他抬起了枯瘦的手臂,指向了图书馆外的天空:“塔尼亚城在下一刻毁灭,他们也会坚挺着活下去。”

    “无法舍弃的人……除了公国的统治者以外,剩下的大概就是抱着幻想的那些贵族们了。”段青低声地嘀咕着:“为了保全自己,他们可以做出任何事吧……”

    “他们有着不一样的尊严与骄傲。”老人却是再次摇了摇头:“这一点你是无法忽略的。”

    “……您,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段青盯着老人的背影,斟酌良久之后才问出了这个问题:“包括上次也是,您不让我接近贵族集团……这里面还有什么更大的原因吗?难道议长两次被刺杀的事情……”

    “我可没有那么说。”老人回头望了望段青的脸,然后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预言也好,警告也罢,都是我向你提出的一些建议,你可以相信,也可以不相信……但无论你如何决定,那都是你自己的选择。”

    “仔细观察你看到的每一幅景象,然后遵循你的内心……这样就可以了。”老人低下了自己的头:“其他的……都不重要。”

    “……好吧。”

    段青缓缓地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有人正在楼下等着你。”老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朝着书架中间的黑暗中走去:“希望……这里没有耽误你的时间。”

    “……谁啊?”

    目送着对方背影的消失,段青有些纳闷地站了起来:“我怎么不记得有人约好了与我见面的……咦?”

    他走下了楼梯,然后望着一个堵在门口的肥硕身影,皱紧了自己的眉头:“你是……”

    “哟,陌上青山。”胖子抹了抹自己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摆出了一个热情的微笑:“劳资在这里等你很久了。”

    “呃……你为什么不进去找我呢?”

    “我才不要进去。”名叫勒克斯·杨的胖子立刻摇起了自己的拨浪鼓,然后拉着段青往门外走去:“咱们可惹不起那家伙……”

    “啊?”

    “没什么……我说,前天晚上是你救了议长的吧?”

    几步走到了图书馆附近的一条小巷中,确认四周没人的胖子才压低了嗓音问道:“你认识袭击者吗?”

    “认识是认识,可是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段青斜着眼睛回答道:“告诉你,你回头把我当成同党了怎么办?”

    “我们哪里有这么奸诈。”胖子立刻义正言辞地说道:“你看我都亲自来找你了,这还不能证明我的诚意吗?”

    “怕是因为你的手下都死得差不多了吧?”段青抱着双臂回应道:“而且……最早是谁板着脸,一副充老大不信我们的样子来着?”

    “呃……哎嘿嘿嘿嘿,都是误会,误会。”胖子立刻搓着双手干笑了起来:“那会咱们谁都不认识谁,还没有建立起友谊的长桥啊……现在好了!我们已经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人了,都是兄弟,兄弟啊!”

    “得得得闪开闪开。”段青一把推开了对方拍打着自己肩膀的肥手:“那南铁山总该跟你认识很久了吧?也没见你跟他称兄道弟过啊,怎么到了我这就改得这么快了?”

    “你跟他不一样嘛。”胖子陪笑着说道:“你可是帕米尔面前的红人,法师议会看好的明星啊,虽然你看上去不像是一个法师……”

    “法师议会的人,我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了。”段青面无表情地说道:“至于帕米尔面前的红人……这一项对你有用吗?”

    “……”

    “虽然我是后来出现的,那晚的战斗我可是全都看下来了。”段青沉声说道:“你这个家伙不出现也就罢了,那个被我扛过去的议长大人,从头到尾就没有慌张过……这又是为什么呢?”

    胖子还是没有说话,而是静静地看着他。

    “答案无非就那么几种,一种是议长乃武林高手……不知道你能不能听得懂这个词汇,总之他实力很强,所以无所畏惧。”看到对方沉默的表现,段青摇着指头开始自答了起来:“不过他之前已经被打过一次了,结果实在是惨不忍睹,所以……另一种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

    “他知道自己会没事。”段青低声说道:“他知道这场袭击毫无意义,或者他有什么后备的手段,令他有恃无恐。当时的我已经检查了一遍他所在的建筑,没有什么引人注意的强者了,也就是说……”

    “你们在等我?”他带着笑音反问道,然后摇了摇头:“老实说,无论这个答案是什么,对我而言……”

    “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啊。”

    “……精彩的判断。不过……”胖子抬了抬眼皮,最后终于也把头抬了起来:“能想到这么多的人……你的疑心也太大了吧?”

    “别说了,这不是冒险者的直觉。”段青回答道:“我只是……”

    “不愿再相信你们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