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横扫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横扫

    ,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横扫

    相比于他们的气恼跟阴沉,千荒跟艾长风就要从容的多,谁都看得出来,这里要有大战了。

    “不能当坐骑的就全部杀掉,反正我们有外面那些人就可以了,里面的人除了当坐骑也没有什么用。”

    千荒的声音中带着他身上特有的冰冷,但却并不带任何情绪,真的就像是在跟艾长发聊天一样。

    “啊!”

    马兴有些受不了了,发出一声大叫,眼神怨愤的瞪着千荒跟艾长发,对着天马族的下命令。

    “你们来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这些人,不要立刻杀掉,我要把他们的肉一块一块的切下来。因为我天马族是什么种族?竟然敢如此的侮辱,简直是找死。”

    面对天马族那些朝他们冲过来的人,千荒跟艾长风全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在他们的眼中,众人真的看到了漠视。

    对,就是漠视,那些普通的兽人在他们面前,似乎毫无存在感。

    “千荒大人,我族中的两人也已经叛变,求千荒大人助我清楚族中的败类。”羽泽忽然朝着千荒吼道。

    羽易跟羽刚全都是一惊,完全没想到羽泽会在这个时候大吼,全都惊怒交加,他们全都望向天马族中众人,想要得到他们的庇护。

    然而,千荒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一只白色的大爪子探出去,直接就朝羽易抓了过去。

    羽易拼命反抗,甚至直接要化为兽形,可是他根本就没能成功,因为就在他要变兽形的时候,已经被那只爪子抓到,打断了他的变形。

    爪子轮动,直接把羽易朝着羽泽抛了过去,羽泽指挥着白羽族兽人快速上前把羽易捆绑了起来。

    羽刚见羽易连那白狮一只爪子都抵不过,当即没想到抵抗,直接就窜到了马兴的身后。

    “公子救我!”

    他话音未落,那只爪子已经朝着他接近了,马兴感受着那只爪子传递过来的冰寒气息,心中恼怒。

    “你敢,我……”

    他本想搬出天马族,可是千荒似乎根本就没想听,见他挡路,爪子直接朝着他抓了过去。

    马兴快速变为了一头头生独角的天马,一经变身,天马便仰天嘶吼,蹄子蹬起带着巨大的威势,朝着千荒就扑了过去。

    千荒却是根本就连兽身都没变,只用了一只巨大的狮爪,一把抓住了那白色独角兽头前的独角,马兴大怒,拼命想要把独角撞进千荒的身体中。

    可是那只巨大的爪子却像是一块巨大的铁石一般,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撼动分毫。

    随后爪子用力,众人就目瞪口呆的看到,强大的天马族马兴公子像是一个破麻袋似的呈抛物线状的被抛飞了出去,方向嘛,竟然还是白羽族羽泽他们那边。

    “把这个也捆了。”千荒有些平淡的声音传来。

    此时没人再想单打独斗了,天马族所有人一起朝着千荒杀去,除了千荒,艾长风那儿他们也没放过,也在急速冲击。

    翼狮族跟赤龙族一共进入这座宴客大厅的人也没多少,此时他们似乎是以一敌十,但是让人觉得惊悚的是,他们竟然全然不落下风。

    千荒跟艾长风更是勇猛,艾长风一人大战天马族的四位长老,虽然有一位被季沫刺了一刀而受了些伤,但是却并没有大碍。

    四人配合默契,凭着对敌经验,竟也真的跟艾长风战了几招。

    而千荒则是直接收割那些冲到近前的天马族兽人,白羽族原本跟着羽易羽刚造反的兽人此时全都不敢上前了,他们躲在后方只是看着天马族的兽人冲杀。

    可是那些人在白狮的面前完全就跟是稻草人一样,不管什么人上去,全都只是一爪子,一爪子下去直接就给抓死了。

    这完全就是一场屠戮,只不过屠戮方是人数少的那一方。

    天马族兽人在不断的减少,整个宴客厅都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到处都是鲜血跟天马族兽人的尸体,即便是见过世面的那些部落族长,此时也全都是心头颤动,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难道白狮真的是不可战胜的吗?

    那可是天马族啊,在他们眼中非常强大的种族,可是在白狮跟黑龙面前,简直如蝼蚁一般,竟然一只爪子就能轻易击杀,这画面实在是太震撼了。

    天马族那四位长老在见到族人不停被击杀之后,便想要退走了,他们现在在心中也同样升起一股白狮不能战胜的感觉,心中骇然,不想再战了。

    可是艾长风不给他们机会,逼的他们根本无法逃遁。

    朱右跟鲸族雌性站在一起,两人互相看了看,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跟惊惧。

    因为不知道白狮跟黑龙留下他们要做什么,自然忐忑不安,毕竟此时在宴客厅中,正在上演一出血腥的屠杀。

    所有人都心中害怕,想着自己会不会之后也要被这样清洗掉。

    不过这场屠戮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天马族那些誓死抵抗的人全都被清理掉了,那些族长们本来还以为外面会有人来支援,毕竟天马族既然兴师动众而来,那就肯定不可能只来了这点儿人。

    但是直到他们的长老几乎全部被杀,也没有援军到来,大家都明白了,外面的那些人怕是也早就被制住或者清理掉了。

    战斗很快结束,千荒跟艾长发身上竟然都没有沾上血,这给人的冲击力实在太大了,两人就那么站在尸山血海中,却是面容淡然,衣衫整齐,根本就不像是刚刚经历了那么残酷的战斗。

    “好了,麻烦解决了一些了,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了。”

    千荒声音淡漠,一双金色的眸子扫过那些族长们时,让他们全都忍不住紧绷住了身体,千荒并没有释放出杀意,可是却就是让他们觉得忌惮与惊惧。

    不知道是因为刚才亲眼目睹他们的凶威,还是血脉的压制。但这些兽人就是本能的怕千荒。

    千荒跟艾长风每人找了一张还算完整的椅子坐下,洪子扬则指挥着翼狮族跟赤龙族的众人收拾宴客厅内的狼藉。

    “诸位坐下吧,这白羽族也只有这里能容纳这么多人谈话了。”

    这是艾长风说的,自从坐下之后,千荒就一直都没有出声,只是那么平静的坐在那里,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气。

    朱右先是看了看鲸族的那个雌性,又看向其他兽人。其他人此时也都在观望,没有第一时间坐下。

    “好,我等也确实是第一次见识到白狮的强大,真是心中惊叹呐。”

    狐族的雌性最先开口,并且直接在一张离千荒较近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季沫看着那个美貌的雌性对着千荒笑的格外甜美后,脸色就黑了下来。

    她推开挡在她身前的几个白羽族兽人,径直走了进去。

    她在千荒身后站定,手抚在他的肩膀上。

    千荒回头看了她一眼,眼中扬起几分笑意,随后伸手握住她的手,目光柔和宠溺。

    狐族雌性看着他眼中流露出的宠溺时,心中极为吃惊,要知道,刚才千荒的气质还是那般的冷冽,击杀那些天马族兽人时更是犹如魔神降世一般,毫不留情。

    可是此时,他的目光竟然是那般的温柔,这简直判若两人。

    作为雌性,对于强者有着天生的仰慕之心,狐族雌性虽然年纪不小了,但长的年轻貌美,狐族又天生拥有魅惑之能,她从来不认为自己的魅力不够,对兽人更有着浓重的征服欲。

    所以对千荒,她绝对是有兴趣的,可是雌性看着千荒面对季沫时的样子,却让她心中忽然生出几分涩然的感觉,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好像年纪大了,不适合再用魅惑之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