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都市小说 > 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柔情与冷酷

第一百四十九章 柔情与冷酷

    ,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

    第一百四十九章  柔情与冷酷

    季沫眨巴了两下眼睛,还没开口,肚子就很配合的咕咕叫了起来,季沫脸上顿时飞起两团红晕,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我饿了。”

    千荒的唇微微勾起一个浅淡的弧度,虽然极浅,却也足够让人震惊了,千荒大人很少笑,笑起来却勾人心魄,季沫心里想,幸亏能看到他笑的人,只有她而已。

    千荒小心翼翼的把季沫放到兽皮上,又帮她盖了一块兽皮,“怎么样?疼不疼?”

    季沫摇摇头,“我没事,不疼,你赶紧去捕猎吧。”

    千荒站起来,却从山洞里面舀了玉米面,“我给你煮点儿玉米糊糊。”

    “那你呢?你先去捕猎,等肉烤上了,再煮玉米糊糊。”

    “我没事,我不饿。”

    看着千荒忙碌的身影,季沫的脸上现出几分无奈,但眼中却有幸福涌出来。

    喂季沫吃过饭,千荒才离开了山洞,不一会儿,落雨跟云雀竟然都来了。

    当看到躺在那里动都不敢动一下的季沫,落雨直接就掉了眼泪。

    “季沫,你怎么弄成这样子?是不是很疼?你为什么老是受伤啊?”

    季沫伸出手帮落雨把眼泪抹掉,尽量笑的轻松,“我没事,你哭什么呀?我又不是说要死了,没事,等几个月就好了,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赶上千族交换会。”

    听到她这么说,落雨忍不住埋怨道,“都什么时候了,你在还想着那个,去不了就明年再去嘛,反正我们翼狮族往年也基本都不去的。”

    云雀看了落雨一眼,“所以你们才这么落后嘛,可能你们周边的一些部落是还住在山洞里,但是人家至少生活工具啊,水平,比你们强多了,你们看看你们部落,这还是季沫带来很多东西,让你们改变了一些呢,不然,估计真的活的跟千年前一样。”

    毕竟是自己的种族,被这么说,落雨立刻就不高兴了,而且直接张嘴回击。

    “我们落后又怎么了?我们还不是活的很好,而且我们不接受外界的东西,我们的族人都很善良,不会有战争。”

    云雀忍不住嗤笑起来,她有些鄙夷的看着落雨,“善良?我怎么没发现你们善良?季沫帮了你们这么多,你们部落的人是怎么对她的?你好意思说你们善良?”

    听云雀口气不太好,季沫赶紧拉了她一下,“好了,这跟落雨没关系,她是我的朋友,你别这么跟她说话。”

    云雀不满的冷哼了一声,还瞪了季沫一眼,坐在旁边的兽皮上不说话了。

    落雨垂着眸子,有些歉疚的对季沫道,“对不起季沫,我也不知道大巫为什么会总是找你的麻烦,你明明帮了我们这么多,不过你放心,我跟夕颜,还有安吉萝,若兰他们都是支持你的,我们都是你的好朋友。”

    季沫对她笑笑,这种时候落雨能说出这么一番话,季沫其实很感动,但是她明白,她跟落雨她们终究还是不一样的,她们从小在翼狮族长大,封闭的思想根深蒂固,不过她还是很珍惜她们这样的朋友。

    千荒叫了落雨跟云雀去照顾季沫后,自己才去了族长那儿,却听说族长去了刑罚洞。他便也立刻赶了过去。

    刑罚洞是翼狮族惩罚犯了错误兽人的地方,其实这里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空置的,在季沫进去之前,那里已经几百年没进过人了,这次因为关押了翼蛇族兽人,所以便设置了巡逻看守的人。

    “千荒大人,你怎么来了?”

    千荒嗯了一声,目光朝山洞里看了看,问道,“族长在里面吗?”

    其中一个看守的兽人道,“是,族长跟霍吉都进去了,可是至今也没问出解药的事,不知道他们的蛇毒到底该怎么解,大巫那儿恐怕撑不住了。”

    另一名兽人却是看着千荒欲言又止,最后迟疑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千荒大人,大巫是我们部落里唯一能跟兽神沟通的人,她要是出事的话,部落以后祭祀可怎么办呢?所以,你看是不是让季沫先给大巫解毒?”

    千荒冷锐的视线落在那兽人身上,随后淡淡的道,“季沫重伤,现在比大巫都严重,怎么治病?”

    对上千荒冰冷的眸子,那兽人讪讪的不再说话了。

    千荒径直朝山洞走去,直到他的身影不见了,最开始说话的兽人才用力捶了另一个人一拳。

    “你可真敢说,人家季沫之前就明确说过不会救大巫的,而且千荒大人明显就是默认的,你为什么刚刚还跟千荒大人说那些?你不怕他生气吗?”

    那兽人很不满的咬着嘴唇,“那你说怎么办?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的看着大巫死吗?她可是大巫,是我们部落里最重要的人,没有了大巫,以后祭祀怎么办?结侣怎么办?”

    两人同时拧起眉毛,但显然这些事情他们管不了,也只能跟着干着急而已。

    千荒一进去就听到翼蛇族兽人嚣张的叫嚣声。

    “我告诉你们,你们最好乖乖放我们回去,然后再把你们部落最漂亮的雌性送上来,不然等到冷秋寒大人找来,你们这个落后的部落可是承受不起的。”

    “就是,我们翼蛇族的勇士个个强悍,等到冷秋寒大人带着勇士们杀过来,你们到时候就算跟他认错求饶都不管用了。”

    翼蛇族兽人们说着,哈哈大笑起来,好像根本就没把翼狮族的人放在眼里。

    “你们嚣张什么?你们以为我翼狮族会怕你们吗?”族长愤怒的大吼,还有几名年轻的翼狮族兽人也在咒骂。

    不过这些看在翼蛇族几人眼里,却根本毫不在意,他们满脸的高傲,即便是面对翼狮族的族长,都是满脸的鄙夷。

    “真不是我吓唬你们,你们忘了你们怎么求我们,从我们翼蛇族买到制陶的技术吗?我告诉你们,教给你们的,都是我们那儿最平常的东西,我们的好东西多得是,你们可能这辈子都见不到,甚至想象不到,土包子。”

    千荒站在山洞口听了许久,最后缓缓的走了进去。

    “冷秋寒看来在你们翼蛇族地位不低嘛,不过,就算他来又怎么样呢?照样是我的手下败将而已。”

    看到千荒,那几个翼蛇族的兽人脸色均是变了一下,收起了之前的鄙夷,只是脸上依旧带着高傲。

    “千荒大人,我们知道你很厉害,但是翼狮族也只有你一只白狮而已,如果冷秋寒大人真的带人来,你们翼狮族恐怕会折损掉一多半了。”说话的是那条墨绿色蛇尾的兽人,他此时变成了人身,脸上依旧带着拿到刀疤,看起来狰狞可怖。

    千荒淡淡的笑望着他,眼神冰冷,“我不知道我们翼狮族会折损掉多少,但你们,一定会先死在这儿。”

    翼蛇族兽人们脸色都变了变,有些不敢的扭动了几下身体,不过他们都被牢牢的绑在石柱子上,根本无法挣开。

    “在这里,你们即便能变身,也逃不出去,我们翼狮族或许在你们眼中很落后,但我们的兽人却比你们有用的多。”千荒的话中带着无比的自信,因为他们还生活在恶劣的环境中,所以身为野兽的本能一点儿未退化,而翼蛇族的这些兽人,其实心思已经不全在捕猎上了。

    那墨绿色蛇尾的兽人微微眯了眯眼睛,挣动了一下手上的藤条,竟然以他的力气都扯不开,可见这东西到底有多么坚韧。

    “千荒大人,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千荒走到他身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随后淡淡的道,“先给大巫解毒,我们再来谈谈你们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