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年紧紧抓着沙发垫子,白皙的小脸因为深陷yu望而更显娇媚。

    即便是在遍地美nv的娱乐圈,她的容貌仍旧是顶尖。

    标准的瓜子脸,仅巴掌般大,杏眼灵气又妩媚,琼鼻很挺,樱唇微弯,笑起来时颊侧有一个小巧的酒窝。

    淡妆时,清新灵透,浓妆时,又明艳照人,美得不可方物。

    再配上天生白皙细腻的肤,y年学舞蹈的优美身段,也难怪,大学尚未毕业便被经纪公司看中,准备当作未来力捧的物件。

    眼看着她腿心水y越流越多,眼神微微涣散,江遇又加快了速度,一边继续抚弄着花核,一边t吸她的n尖。

    “啊……呀……”

    方年呻y得愈发大声,她的敏感之地都被他抚着,舒适极了。

    “江遇,进去呀……”

    “不是说要背词麽?”他自她x前抬起头,哑声问她。

    这一刻,他的眼神x感极了。

    方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想到这个词。

    可是它用在江遇身上,当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他的眼神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忧郁、温柔、深沉似海,以至於她第一次见到就为之深深沉迷。

    “腿抬起来。”

    他命令着,继而开始脱自己的子。

    床下的江遇,是安静的、温柔的,偶尔还有些冷漠。

    而一到床上,他就如同换了一个人,似嗜血的豹,又如高高在上的君王。

    方年抱住自己紧致修长的腿,高高抬起,折成小腿伸向头部的高难度动作,让自己的s处面朝着他打开。

    江遇跪下来,扶着自己的x器,对着她流着水的yx缓缓cha入。

    “啊……”

    方年在刺激和舒f之下y叫出声,头靠在沙发扶手上,低头向下看去。

    只见江遇的x器在她的x中快速地choucha着,rb颜se粉n,可是柱身却极为粗长,以前两人的初次,她痛得一直哭,之後连续j个月都心有余悸。

    时间久了,他们探索了许多xai技巧後,她才能感受因他rb巨大而带来的好处,一如此刻。

    “啊……江遇……啊……”

    她被他cha得汁水四溅,小x不停地收缩。

    每当rbchou出,红艳艳的xr都被卷了出来,再进去时,又跟着带入,画面y糜。

    江遇快速choucha了一阵,又分开她的腿,去揉弄她高耸的n子。

    像她这麽瘦的人,通常x部不会太大。

    可她不一样,脸尖尖的,腰细腿长,一对n子饱满动人,

    t部紧实挺翘,是老天赏饭吃的人。

    江遇抓着她的n尖,一阵拉扯,底下,进攻也越来越猛烈。

    cha了一阵後,担心她腿酸,他又将她换了个跪趴的姿势,自背後进入。

    她的t瓣被他大力掰开,牵动jx周边的神经,也连带着让花x更加地敏感。

    “啊……呀……”

    她被cha得摇摇晃晃,浑身都在痉挛。

    “年年,叫我。”

    “啊……江遇……啊……太快了……”

    “那我慢一点?”他低笑,声音低沉x感,充满磁x,腰部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一点点往里碾弄着,撞着她最脆弱敏感的那一点。

    方年被他撞得头发麻,大n子如两只水球般沉甸甸地垂着,n尖儿不时擦过沙发垫子,更加助长了刺激。

    很快她又觉得不够,於是媚声求他“江遇……快……给我……”

    “叫老公!”他揉一把她的n子,缓解她的瘙痒。

    “啊……老公……我要你……”她扭着腰,t瓣擦过他的yao,无意识的动作如同一个要吸食精气的nv妖。

    江遇暂态倒吸一口凉气。

    他抓着她的腰,一阵快速地挺腰chou动。

    “sf,g死你!”

    平时,他从来不说脏话,每每开口,便是在床上被她激得受不住了时。

    他话落,方年小x又紧缩了一下。

    “我就是sf,要老公的大rbg我!”她忘情地呻y。

    “好。”江遇再次一个深深地顶入。

    又过了许久,方年终於受不住了,她娇声唤他“老公……啊……要到了……”

    “年年,我们一起。”

    “啊……”

    眼前白光一,她大叫一声,蓦地睁开眼。

    屋子里,一室寂静,只有冷冰冰的家俱和地上自己的影子。

    方才看的剧本还在手畔,依旧停留在睡着前看的那一页。

    而江遇,他的温柔他的微笑,都只是个梦境罢了。

    方年怅然若失了刻,手朝腿心探去,果然,那里已经s了。

    即便是在梦里,她都能因他而动情。

    起身,她朝卫生间走去。

    ——————

    本文仅于oo原创市集()、hc(无需翻墙,可直接访问)连载,其余管道皆为盗版。读者群638880360,验证信息每个小故事中任意主角名。请,可激励作者日更,也会不定期收获甜蜜番外,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