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医生帮帮我 > 25(珍珠满百,加更,h,和好(下))

25(珍珠满百,加更,h,和好(下))

    “谢清璎,你以为你是谁?”

    最不yu人知的伤口骤然被揭开,鲜血淋漓,无从掩盖,萧尘陌气得声音都在轻颤。

    他自床侧暗影里闪身出来,看着床上的人,有心想斥责,但动了动唇,到底还是舍不得。

    最後,他漠声道“你休息吧,朕回宫了。”

    说完,便大踏步往外走。

    “皇上!”

    谢清璎慌忙掀被起身,朝他追去。

    她仅穿着单薄的寝衣,连鞋都没来得及穿。

    一路追到玉露殿外,终於赶上了。

    “皇上,”谢清璎顾不得在场还有许多的宫人,紧紧地自身後抱着他的背,急道“我懂了,我都懂了。我知道我之前做的事令你伤心了,可是,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想到你会原谅我假扮哥哥的欺君之罪。我跟太后不一样,我不会为了家人背弃你的,真的,我不会……”

    她说着说着,心疼他的泪水也紧接而落。

    她的童年是在父母兄长精心的ai护下长大的,所以,她无法想像仅仅在一墙之隔的深宫中,他过的是怎样的日子。

    以前在朝为官时,看他每日端坐在龙椅上,杀伐果断,贤明持重,心中只是惧怕和敬畏。

    却从未想过,他亦不过是二十三岁的年轻男子,若无千锤百炼,哪里能修得如今的沉稳和果决?

    但这段时日,随着了解越多,她逐渐想明白了。

    在情ai上,他跟她一样,都是普通人。

    他也会不安,也会担忧,也会恐惧。

    她担忧父母兄长的安全,而他担忧的是她不ai他,也会像他母后一样为了家人而舍弃他。

    外人只道他拥万里江山,可是又有j人知晓他的孤寂与不易?

    看着他挺直冷y的後背,谢清璎含泪继续道“皇上,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我ai你,我想同你在一起,不管你放不放我哥哥,我都ai你,对不起,我知道我说这些已经晚了,你要怎样才会相信呢?”

    她chouchou噎噎地说着,丝毫不顾谢氏千金的形象,清涕和眼泪j加,都沾染到他雪白的龙袍上。

    而萧尘陌,却自始至终纹丝不动,似乎完全没有听见她的话一般。

    他没有推开她,却也没有给予她任何回应。

    “皇上……”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夜风吹得两人的衣袍呼啦作响,就在谢清璎双脚冻得麻木,在神se黯然地考虑要不要松手之际,面前的萧尘陌忽地身形一动,紧接着他转过身来,定定地看着她,淡淡道“谢清璎,朕看在你还病着的份上,给你最後一次机会。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留在皇宫,做朕的nv人,今後,我们生死与共,一起携手站在最高处看大胤万里河山,不论发生什麽,你都一生一世不许离开朕的身边。二、明日一早回谢府,继续当你的谢氏小姐……”

    “皇上,我选一!”他话未说完,便被她快速而坚决地打断。

    一直以来想要的回应终於得到了,这一刻,萧尘陌反而有些不知所措,他神se复杂地看着她,低低地道“你可想好了?答应了,便再也不许更改了。”

    “不改,一辈子都不改。”谢清璎说着,顾不得羞涩,直接踮起脚尖,将他的脖子勾下来,热情地吻上他的唇。

    这一刻,两人的心中皆是一样的狂喜与满足。

    吻着吻着,萧尘陌蓦地将她一把抱起,往内殿走去。

    还是方才的房间,可是仅仅过了半刻钟,房内的气氛简直天差地别。

    萧尘陌

    近乎贪婪地深深吻着她,一边吻,一边伸出大掌隔着她的寝衣大力地按揉。

    “啊~皇上~”

    谢清璎舒f的呻y,双眸含情地深深看着他。

    “别叫我皇上,今後无人的时候,叫我阿陌。”

    “不行,这於理不合。”

    毕竟是做了三年的谢大人,君臣之礼早已经谨记于心,谢清璎想也不想地便拒绝。

    萧尘陌闻言,凤眸微眯,他嫺熟地解开她的寝衣,含着她雪白的ru房有节奏地t吮着,斜睨她道“你敢抗旨?”

    “啊~”谢清璎被他吸得头发麻,忙娇声回道“清璎……啊~遵旨~”

    两只白nn的ru尖儿方才在室外都被风吹得有些凉了,这会儿被萧尘陌用两只大掌轮番搓揉着,又不时含进嘴里一阵t弄,很快,它们便热了起来,不仅热,还染上了一层漂亮的粉红,颤颤巍巍的晃动着,如同两颗熟透了的蜜桃。

    “啊~皇上~轻点~”红nn的ru头被他啃得又麻又痒,谢清璎又是舒f,又是难耐。

    “阿陌!”萧尘陌“惩罚”般的再次重重咬一口。

    “啊~”谢清璎浑身一颤,在他的刻意撩拨下,朱唇微启,终於轻轻喊了出来“阿陌~啊~别t了~好痒~啊~”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心ai的人儿这般娇媚地唤出,萧尘陌一下子尾椎便是一麻。

    “唔~”他闷声一声,也有些受不住了,急忙地脱下两人的子,掏出巨大的龙根便要冲进去。

    可是,刚刚抵到洞口,他又忽然间停了下来。

    谢清璎自情yu中微微睁开眸,看他一眼,咬唇害羞地问“阿陌,怎麽了?”

    明明他的龙根已经胀到极大极粗,青筋都凸了起来,怎地却停在半途?

    萧尘陌擦了一下额上的汗珠,咬牙道“不行,你还病着。”

    他话落,谢清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麽?”他强忍着yu望瞪她一眼。

    谢清璎笑得ru波一阵荡漾,腰肢也微微地晃了起来,她面上的神se,极妩媚,又带着淡淡的得意。

    “阿陌,其实我没病。”她含笑道。

    “没病?”萧尘陌一诧,可是很快,他便明白了过来,於是微微挑眉,假意斥道“谢清璎,你好大的胆子!”

    若是往常,谢清璎此刻早已吓得跪下磕头请罪了。

    可是今晚,她却眼波流转,娇媚媚地嗔他一眼,用软得能滴出水的声音道“怎麽,皇上难不成要治民nv的欺君之罪?”

    果然……

    萧尘陌心中暗暗叹气,他早就知道,一旦他f了软,今後这小nv子便该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了。

    j年前先皇宠ai一个妃子的时候,就在那nv子面前将什麽君臣之礼、夫q之纲都抛之脑後了,甚至还动了要废太子而立那nv子所生皇子为储君的心思。

    他们萧家惯出痴情种,而他跟他的风流父皇最大的不同是,他父皇先後ai过许多个年轻貌美的nv子,但他萧尘陌,这一生只ai谢清璎。

    心中的叹息转瞬即过,看着她又恢复了活力,甚至连以往在他面前的拘谨都消失无踪,萧尘陌不知有多欢喜!

    “欺君之罪,罪大不赦。朕便罚你,用你的yx将朕的龙精都吃乾净!”

    ——————

    下章要h吗?还是直接大结局呢?

    呜呜呜~最近卡h卡得厉害。

    大家端午节快乐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