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医生帮帮我 > 21(h,求珍珠~)

21(h,求珍珠~)

    这番话,其实是谢清璎的心底话。

    眼见说完萧尘陌并未生气,她一时胆子也大了起来,便微提裙裾,跪着往他椅畔挪去。

    小心翼翼地避开地上四溅的碗筷和饭菜,谢清璎总算是移到他身旁了。

    她深吸一口气,微微垂睫,去解他的龙袍。

    假扮哥哥的这许多年,她对於男子的衣f款式,早已是熟练无比。

    不过轻轻j下,她便将萧尘陌的外袍和白玉腰带褪了下来。

    御书房中温暖如春,龙袍里边,便只有一件纯白se里衣。

    谢清璎手微微颤抖,明明先前在京郊那c地上她也曾为他脱过衣物,可那时,是因为他受伤了,事急从权,而她又身着男装,总是坦然的。

    但现在……

    他可是皇帝,而她不过是小小的罪nv。

    她此刻的动作,不仅僭越,还不知羞耻。

    欺君之罪外,又多了一个媚主的罪名。

    谢清璎啊谢清璎,你还在犹豫什麽?

    事到如今,你难道还有退路麽?

    这般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谢清璎终於将那件里衣也脱了下来。

    於是,萧尘陌浑身上下便仅余一条衬了。

    他的x膛依旧宽阔坚实、线条匀称,只是,右腹处那一道粉nse的新伤格外明显。

    一想到那日他鲜血淋漓的模样,谢清璎便觉得自己此刻的难过都算不得什麽了。

    她不敢吻他的唇,便从他的喉结开始。伸出丁香小舌,轻轻地t着,看着它在自己的t弄下滚动了下。

    “先前你的喉结是怎麽来的?”一直纹丝不动的萧尘陌忽地开口。

    谢清璎动作一顿,敛睫轻声道“民nv请教了给兄长治病的大夫。”

    萧尘陌一下子便想到了那日在谢府看到的薛紫苏。

    原来如此。

    也是,有神医世家传人,区区易容小事,何足挂齿?

    他不是没有怀疑过的,可是,她装得那般像。

    喉结明显、脚步宽大、耳垂上没有耳洞,身量也甚高。

    萧尘陌轻轻一哂,任由她离开他的喉结,去吮吸自己的ru头。

    他的身材十分完美,即便连ru头亦是如此,双ru呈暗红se,间距和高度都刚刚好。

    谢清璎回忆着春宫册里看到的,整tt了一圈後,便一口口的吮。

    她的力道恰到好处,既让萧尘陌涌起快感,又不至於疼痛。

    nb

    s 舌头灵活得如同一条小鱼,缠着他的ru首欢快地亲吻着。

    随着她的动作,萧尘陌僵y的身t逐渐软了下来,他并不给予她任何回应,但也没有阻止她的动作。

    谢清璎唇舌一路向下,t过他精瘦的腰、右腹还未彻底痊癒的伤口,最後,到了他的双腿间。

    隔着衬,萧尘陌那里早已高高地顶起,显见得是被她勾起了yu念。

    谢清璎抿唇微笑,她小心地将他的衬褪了下来。

    早已b发的巨龙骤然被放出,“啪”地一下弹了出来,差点打到谢清璎的脸上。

    她被吓了一大跳,满脸绯红地看着眼前的巨物。

    先前的那夜,就是这个东西在她的t内不停进出,夺走了她的第一次,让她既愉悦又酸胀。

    彼时,因在荒郊野外,她都未来得及仔细看清。

    此刻借着窗外照进来的明亮日光,她终於可以细细地端详了。

    只见萧尘陌的龙根十分之大,比她看过的春宫图中的都要大上好j个尺寸。

    柱身和囊袋是紫红se的,g头那一处却十分粉n。

    有淡淡的腥气,还沾染了一丝他衣物上常熏的龙涎香。

    似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那巨物竟然在她眼前凭空又胀大了j分,雄赳赳气昂昂地盯着她。

    谢清璎又是好奇又是害怕,她t了t唇,而後张开口,将之含了进去。

    刚刚一含入菇头,她就忍不住倒chou一口凉气。

    它太大了,大得她竭尽全力把嘴张到最大才能勉强含住。

    嘴角瞬间似乎要被撑裂,嗓子眼也难受极了。

    可这已经是她唯一能想得到的取悦他的法子了。

    她身上青青紫紫,不能在他身下承欢,被他发现。

    只有以这种方式来讨他欢心。

    她回想着先前书中看到的描述,强忍住作呕的感觉,将青筋缠绕的龙根一点点的吞咽下去,舌尖也随之软软地t着。

    一边含咽,谢清璎一边想,他应当会喜欢的吧?

    在春宫册里,男人不是最喜欢nv人这样做麽?

    然而,她却失望了。

    随着她卖力的讨好,萧尘陌原本淡然的脸se如同暴雨将至的天,一寸寸地沉了下来。

    龙根被她s润的口腔包裹着,她的香舌让他差一点便要精关失守。

    他的身t无益是享受的。

    可他的心,却被无边的震惊、怒意以及悲凉所裹挟。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她,简直又

    一次怀疑自己在做梦。

    然而,不是梦。

    他最敏感、脆弱的地方正被她柔媚地侍弄着,婉转讨好,曲意逢迎。

    跟他後宫中的妃嫔们,并没什麽区别。

    甚至,她伺候得更用心,技巧更好。

    “你这是自何处学来的?”蓦地,萧尘陌寒声问道。

    谢清璎t弄的动作微停,回道“那日皇上问民nv是否看过春宫,回府之後,民nv就去看了j本。”

    她话落,胳膊便是一阵剧痛。

    是被萧尘陌陡地用力攥紧了。

    “皇上?”谢清璎惶然地看着他。

    只见眼前年轻的君主神se冰冷,双眸漆黑如墨,y沉得似乎要将她吞噬。

    “也就是说,假如朕没有发现你的身份,你便要将这些都用在那个沈彬身上?”他一字一句、冷冷地问。

    “皇上,”谢清璎慌忙摇头,  急急地否认道“不是的。”

    “不是什麽?!”

    “民nv喜欢皇上,才会对皇上如此。”

    沈彬,於她而言只是陌生人罢了。

    即便真的成了亲,他们最多也是相敬如宾,不会再有其它。

    “喜欢?”萧尘陌寒凉冷笑,讽道“谢清璎,那你告诉朕,今日你这般自甘屈辱来讨好,究竟是出於真心,还是为了救谢澜远?”

    “皇上……”谢清璎脸se一白。

    “若有半句假话,朕马上命人处死他!”

    “皇上不要!”谢清璎吓得慌忙跪下,急道“只要皇上放了我哥哥,民nv做什麽都愿意!”

    果然。

    萧尘陌自嘲一笑。

    谢清璎,你究竟把自己当做了什麽?

    又把朕当成了什麽人?

    你对朕,可有一丝一毫的真心?

    那夜,你说你喜欢朕,也不过是因为朕救了你,是不是?

    再也想不下去,萧尘陌蓦地拂袖而起。

    倘再跟她多处一秒,他真怕自己会一不小心掐死她。

    “谢清璎,你什麽都不懂!”

    ——————

    终於更新了,这两千多字昨天到今天改了快十次了。

    怎麽都说我n清璎,我明明n的是小陌陌啊,摔!

    求珍珠求珍珠,快点满200赐我动力加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