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医生帮帮我 > 18(高h)
    男人话落,便分开谢清璎的双腿,扶着自己的rb捅了进去。

    是真的捅,没有抚摸,没有前戏,也不管她是否有足够的滋润了,就这麽直直地一捅到底。

    “嗯~”男人一声闷哼,奇道“怎麽那麽紧?”

    谢清璎不说话,事实上她的嘴被布条塞满,又泡了不少的水,早已经酸胀不堪。

    似是觉得她这般不出声实在无趣,男人身下挺腰动作着,手却伸向前边将那布条扯了出来。

    受制被解,谢清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咬舌。

    这样滔天的屈辱,她委实接受不了。

    假如无法拒绝,那麽,她便唯有一死了。

    然而,男人的动作永远比她快。

    牙尖刚刚触及舌r,下颌就被他狠狠地掐住了。

    “小美人,你是新来的吧?你可知後宫妃嫔若是自裁的话,是要累及家人的。”

    男人说完,手随即松开,捏着她的ru房慢慢把玩。

    “还是说你家人皆已去世,已经无牵无挂?如是那样的话,那便咬吧,记得力道重一点。”

    他这句话说完,谢清璎浑身便是一震。

    不,她还不能死。

    她死不足惜,可是哥哥怎麽办?

    想到这里,她抛弃了全部的自尊,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男人轻笑,似是听到了什麽好笑的话一般,他按住她的t,大力的chou动着,  “你知不知道,我此来宫中,就是为了刺杀那狗皇帝的,可惜却失手了,既然如此,那就玩一玩他的nv人好了。”

    “你说什麽?”

    谢清璎闻言,下意识回头,想要听清他的话。

    但是她刚一转过头来,便被男人狠狠地吻住了。

    他的舌大力吸吮她的舌头,发出啧啧的响声。

    “唔~放开我~”谢清璎不停地摇头,妄图挣脱他。

    可是,哪里离得了?

    两人的下身还紧紧相贴,男人的rb还在她的t内,一下下鞭笞着她。

    又吸了半刻,谢清璎终於忍受不住了,她蓦地对准男人的舌尖,狠狠地咬了下去。

    这一咬,男人总算是吃痛的放开了她。

    他似是怒极,直接掐住了谢清璎的咽喉。

    “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他冷声道。

    “咳咳~”双手被制,谢清璎毫无反抗之力,只能任由他狠狠地掐着自己。

    就这般死了也好,免得继续被这恶魔糟蹋。

    谢清璎昏昏沉沉的想。

    可惜,就连死,都由不得她做主。

    就在她感觉空气越来越稀薄之际,男人蓦地放开了她。

    “想死?哪有这麽容易!”

    他说完,抱着谢清璎“唰”地一下自池中站了起来,两人浑身赤l,身t相贴着来到池外的白石梁边。

    那白石梁是十字的形状,平日里主要是用於搁置衣物的。

    他按着谢清璎紧靠着梁柱,掰开她的一条腿,再一次挺腰cha入。

    “啊~”谢清璎忍不住尖叫。

    毕竟她只有那一夜的经历,说到底在x事上还是个青涩的nv子。

    她此刻虽看不见,可是能感觉到那男人的rb又粗又长,尺寸惊人。

    一想到那丑陋的东西此刻在她的身t里为所

    yu为,她就忍不住想要作呕。

    可是男人却不许她逃避。

    他低下身子,大力地咬谢清璎的ru房,间或伸出舌头t舐她的ru头。

    手下的动作也不停,他按着她那充血的红豆,大力地拧着。

    “说,爷的技术比之皇帝如何?”男人问。

    “啊~走开~”

    “说不说?”男人伸指用力弹她的y核。

    瞬间,一g麻痒便从那处蔓延至全身。

    而他的rb,也在作威作福,一下下的挺进。

    谢清璎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了,但是男人的rb还是如铁棍般在往里钻。

    “啊~不要~啊~”

    她情难自抑地发出一阵阵耻辱的呻y。

    “哈,”男人伸至到两人结合的地方探了一下,而後将她沁出的蜜y抹到她白n的ru房上,笑道“感觉到了吗?你有反应了。你流了好多水。”

    “住口!不要再说了!”谢清璎哭着斥道。

    “啧~nv人真是口是心非!好,那就不说,我们认真做。”

    男人说完,蓦地将rbchou了出来。

    谢清璎一阵庆幸,以为这折磨总算是结束了。

    却没想到,下一刻,她就被男人粗暴地按在地上,紧接着,他站在她背後,再一次cha了进来。

    “哈~你真紧~瞧瞧你现在这姿势,啧啧~”

    他的话响在耳畔,让谢清璎简直羞愧yu死。

    她现在的姿势,纵使自己看不见,可是,想都能想得到。

    这样四肢着地,任由人从背後cg,跟先前谢府养的那只母狗,又有什麽区别?

    而且,明明这样耻辱,为什麽她的花心却随着rb的进出还在不停地分泌出蜜y来?

    她难道就这般yj麽?

    身後的男人每choucha一下,谢清璎的心便痛一分。

    及至最後,她已经痛到麻木了。

    可是,她的身t却如此不争气,随着男人rb的choucha,不停涌出更多的y水。

    她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呻y,一下一下随着男人的动作而尖叫着。

    “啊~哈~轻一点~啊~”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终於低吼着s了出来,将大泡浓精都灌进她的t内。

    穿好了衣f,将她扳过身来,男人道“别哭了,我要先走了,下次再来找你。”

    说完,他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这才飞快地解了她手腕上的束缚。

    过了许久,谢清璎才意识到男人已经走了,她颤抖着解开眼睛上蒙覆的纱巾,而後,朝四周看去。

    只见池水依旧在冒着热气,水花溅了一地,原本在水面的花瓣撒得四处都是。

    而石梁上原本挂着的她的衣物也已经s透了。

    更不消提地上斑斑点点的痕迹。

    一切都昭示着刚才的确有人在这里对她用了强。

    谢清璎面上泛起一阵阵怒意,她紧紧攥着手心,才能控制住强烈的想要自裁的念头。

    “小主,您没事吧?侍卫统领在殿外,说是宫中发现了刺客,他一路追着刺客到了此处,现在想申请搜宫。”

    殿外,忽然传来宫nv的敲门声。

    所有的希望,瞬间破灭了。

    刚才的人,果然不是他。

    谢清璎瞬间脸se惨白,颓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