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医生帮帮我 > ……40(野外y,高h)

……40(野外y,高h)

    季亭亭不疑有他,乖乖地走过去坐下,然後闭上眼睛,害羞又忐忑地等着他的亲吻。

    最开始的确是很正经的接吻没错,梁衍照十分温柔,又很有耐心地与她唇舌j缠。

    确定了彼此的心意後,两人间的亲吻便比以前多了一分悸动和甜蜜。

    可是很快,季亭亭就感觉不对劲了。

    因为梁衍照的手已经从她t恤下摆伸了进去,正隔着内衣在轻轻揉捏她的ru房。

    “嗯~梁医生~”季亭亭瞬间睁开眼,惊慌失措地看着他。

    “怎麽了?”梁衍照柔声问。

    “这里不行……”季亭亭咬唇道。

    “为什麽不行?”

    “外面有人。”

    虽然这里不是主道,可是万一有人走入小道呢?

    这个亭子是在道路中间的必经之地,虽然被树荫挡着,但只要别人走这条路,就一定能发现的。

    “呵~”梁衍照轻笑一声,“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

    他说着,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慢条斯理地掀起季亭亭的t恤,然後将头埋进她雪白的双ru间,深深吸了口气。

    “想想看,四周都是来爬山的人,谁能想到,我会在这里吸你的ru头呢?”

    话落,梁衍照蓦地隔着内衣重重咬住她尖尖的那一点。

    “啊~”季亭亭一声娇y,脖子微微地向後仰,形成一个优美的弧度。

    “嘘,”梁衍照伸出手指按住她的唇,轻笑道“声音小一点,等下该把人招来了。”

    “那……那你快一点~”她脸红红地道。

    “我尽量。”

    梁衍照说着,便将季亭亭整个放倒,让她平躺在毯子上。

    毯子非常的薄,而凉亭里本身就有些凉,季亭亭一躺上去,就忍不住一阵哆嗦。

    梁衍照也发现了这一点,於是,他决定先让她热起来。

    而这个,是最简单的。

    他飞快地将她的衣褪去,让她全身赤l,然後,开始品尝美味。

    低下头,他轻轻地啃噬她的ru头,伸出舌头一下下t弄,看着她雪白x间的红梅在他的口中傲然绽放。

    “啊~哈~梁医生~”季亭亭不自觉地摩擦自己的双腿。

    她想要更多,却有些说不出口。

    “说,你想要什麽?都说出来。”他换到另一边ru头吮吸。

    “再不说,马上就来人了,你会被他们看光。”他吓她。

    “啊~我想要梁医生,小x想要梁医生的rb填满~”

    “流水了吗?”

    “嗯,流了~”

    早在他开始温柔地亲吻她时,她就感觉小x有一阵阵暖意了。

    因为是梁医生,因为是她ai的人,所以感觉便来得如此之快。

    “想要就自己来,把它放进去。”梁衍照一边继续亲她,一边手指从短边沿伸进去,隔着内缓缓摩挲着她敏感的y蒂。

    季亭亭已经被他挑弄得微微失神,闻言她听话地脱掉梁衍照的运动,又拉下他的内,然後,看着早已经肿胀的紫红sex器,忍不住微微咽了咽口水。

    “等什麽呢?嗯?”梁衍照忽地用力捻了一下她的y蒂。

    “啊~”季亭亭一个不防,惊呼出声,小x里又涌出一大滩y水。

    这下,她不敢再走神了,忙乖乖地用小手握住梁衍照的rb,对准自己早已经水光泛滥的小x,“噗嗤”一声捅了进去。

    “啊~好胀~”

    “这j天是不是一直在想梁医生的大rb?嗯?”

    “啊~没……没有。”

    “没有?那我昨天看到的视频是怎麽回事?”

    “啊~那个是我在练习。”

    “嘴y。”梁衍照轻笑,然後,感觉她那里已经足够s润了,便直接抓住她雪白的大腿,大力cg起来。

    “瞧瞧,你现在流了多少水?你不是该好好地感谢我?是我把你病治好的。”

    “啊~是~谢谢梁医生~哈~是梁医生的大rb治好我的~啊~”

    “乖~”

    梁衍照按着她cg了j十下,然後拉了她起来,让她背对着自己,抱着亭子边上的柱子。

    “梁医生,外面会看到的~”察觉他的意图,季亭亭忍不住害怕起来。

    刚刚是在亭子正中间倒也还好,现在这样,只怕远处山道上的人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这边正在上演着活春宫。

    “这样才有意思。”梁衍照轻笑。

    说着,他按着她的腰,扶着自己依旧粗胀的大rb,从背後cha了进去。

    “乖亭亭,瞧,他们在拿着手机对着这边拍照,你猜,他们看到了什麽?”

    “啊~不要~”季亭亭羞耻极了,眼泪都流了下来。

    “梁医生,你快一点~”

    “那你夹紧一点,再说点好听的话给我助助兴。”

    季亭亭没有办法,一边是会被人发现的恐惧,另一边则是讨好梁医生,二者相校,她毫不犹豫地便选择了後者。

    想到这些天看到的那些日本影里的,她稍微给自己做了点心理建设後,便也不管不顾地叫了起来。

    “啊~老公~你的rb都在我小x里~cha得我好舒f~”

    身後,梁衍照满意一笑,瞧瞧,他的小亭亭就是这麽聪明,一点就透。

    尽管,他其实只是骗她。这条小路,他来了很多次,从来没人过来。

    而且,从那边的主道,也根本看不清这边,只看得到一大葱绿。

    “啊~我的小x只喜欢老公cha,想老公的大rb一直在里面,不要出来~啊~哈~”

    夏日的y光从满树青翠的n叶缝隙中s进来,在季亭亭雪白的胴t上印下斑驳的光影,此刻的她,长发随风飘扬,完美洁白的身躯微微弯着,就像一个误入人间的丛林精灵。

    然而,这精灵此刻却全身赤l,弯成羞人的弧度,任由身後的男人大力撞击,紫红se的x器在白皙的雪t底下不停地cha入再chou出,这画面既绝美又y糜。

    梁衍照忍不住为这样的美景而沉醉,他低下头,在季亭亭雪白的美背上烙下一个个深吻。

    “老婆,你真美~”他沙哑地呢喃着。

    “啊~老公~”季亭亭刻意收缩自己的小x,让层层叠叠的内壁去绞弄梁衍照的rb,希望他能早点s出来,“把你的精y都给我吧  ~把我的子宫都灌满~”

    “好,都给你~”梁衍照说着,腰部的速度再次加强。

    “啊~哈~好大~啊~我不行了~啊~啊~梁医生~哈~”

    随着梁衍照的冲刺,季亭亭再次开始了一声高过一声的y哦。

    而在相隔数十米的山道上,有游人忽然拉住自己的朋友,问道“你听见了吗?那边好像有人在呻y。”

    其友仔细听了一会儿,半晌,笑道“你听错了吧,哪里有人?是风吹树叶的声音吧。”

    “是吗?可是我明明听见了啊。”

    游人忍不住喃喃自语,然後,朝着对面的茂林树林中看出去。

    可是,不论他怎麽努力,却还是看不到一个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