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医生帮帮我 > ……24(餐厅包厢y,h)

……24(餐厅包厢y,h)

    梁衍照眼眸更深了,季亭亭此刻穿着一件雪纺连衣裙,长发披散着,画着红唇,随着她微微咬唇,整个人说不出的x感勾人。

    他微叹一口气,已经没有心情吃饭了,直接对着眼前的红唇上吻了下去。

    梁衍照的口中,除了刺身的鲜味,还有一点点芥末味,而季亭亭,则是满嘴的杨枝甘露的味道。

    不同于前男友陈y的温和有礼,梁衍照的吻,非常的霸道和具有侵略x。

    他的舌尖探入,在她的小嘴内逡巡着,如同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同时,他不断进出的动作,又让季亭亭想到了不久前他进出她小x时的感觉。

    “嗯~”一时间,她忍不住低低的呻y了一声。

    口中亲吻着,梁衍照的手指也灵巧地探入了她的裙底,去抚摸她的底。

    呵~刚刚他亲自清洗过、擦乾净的地方,此刻竟然又s了。

    “乖,往後坐一点,把腿打开我看看。”梁衍照轻哄着。

    季亭亭根本毫无反抗之力,她听话地稍稍退後了点,然後将裙子掀起来,双腿打开。

    “瞧瞧,”梁衍照轻轻戳她的内颜se深的那一处,笑道“你的小x又流水了。”

    季亭亭害羞,只看了一眼,就慌忙别过头去。

    梁衍照将她的腿微微抬起来,慢慢地将她的内脱下。

    一瞬间,她的花x就毫无遮掩地绽放在他的视线里。

    娇n的花唇包裹下,花x闪闪发亮,正悄悄地流着y水。

    而最令梁衍照感到惊讶的是,明明一个小时前还红肿的地方,此刻竟然已经恢复如初了。

    “小亭亭,”他的声音因为惊喜都带了一些颤音,“你真是天生名器,你的小x恢复速度是普通nv人的两三倍。”

    他的目光,太过吓人,太过灼热,简直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般,季亭亭紧张之下,小x又收缩着吐出一滩y水出来。

    “梁医生,”她的声音低得似乎要哭出来,水汪汪的眼神看着他,楚楚可怜地问“你看好了吗?能不能快一点?我怕有人进来。”

    快一点?梁衍照挑挑眉,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她上上课了。

    他随手从装刺身的盘子里拿起一块还没化的冰块,轻轻地去触碰季亭亭水流不止的花x……

    “啊~”季亭亭被骤然的冰冷刺激得一缩,下意识的想要往後躲,但是梁衍照却抓住了她的脚腕,将她按在原地。

    “小亭亭,”他温和道“你知道男人最不能忍受的nv人说的话是什麽吗?”

    “嗯~什……什麽?”小x那里又冰又热,季亭亭难受得牙齿都在打颤。

    梁衍照手上的动作用力,直接将那在慢慢融化的冰块毫不留情地推进季亭亭温热的小x内,轻笑道“那就是——快一点。”

    说完,他的手指紧接着进入,推着冰块去按压季亭亭那最为敏感的g点,一下一下,慢慢地研磨。

    “啊~梁医生~不要~啊~”

    敏感之处被这样玩弄着,季亭亭双手

    撑在身後,难耐地y叫着。

    这一刻,她忘了包厢的门随时会被打开,忘了外边随时可能有人经过,她不受控制的,随着梁衍照的动作不停地呻y着。

    她的小x温暖无比,很快,便将冰块融化了。

    紧窒的甬道里s润极了,分不清哪些是y水,哪些是化掉的冰水。

    眼见季亭亭颤抖着高c了一次,梁衍照也忍耐不住了,他拍拍季亭亭雪白的t,柔声道“乖,趴过去,我争取在f务员来之前,快一点出来。”

    经他提醒,季亭亭这才猛地想起来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尽管双腿都因为高c的痉挛丧失了大部分力气,但她仍旧听话地转过身去,背对着梁衍照跪趴在榻榻米上,任由他跪立在身後,扶着她的腰大力的冲刺。

    rb一cha进去,梁衍照便舒爽地喟叹一声。

    “小亭亭,你的小x好软、好冰、好舒f!”

    “梁医生,”季亭亭咬唇,颤声道“别说了……”

    “怎麽能不说呢?”梁衍照轻笑道,一边按着她的腰将rb刺入深处,一边手伸到前头去摸她浑圆的ru房,“你知道吗?心理医生最擅长的就是夸奖病人。乖,别咬唇,叫出来~”

    “啊~梁医生~哈~快一点,马上有人来了!”

    季亭亭娇颤颤的话方落,梁衍照却蓦地放慢了速度,一点点地捅入,又一点点的chou离。

    “小亭亭,梁医生刚才说的,你这麽快就忘了?我说了,男人最不能忍受nv人说快一点。”梁衍照说着,大掌忽地重重地拍打她雪白的t,“这是惩罚你的不长记x。”

    “啊!”季亭亭又是一声尖叫。

    g挨打,是她从小到大都没经历过的事。

    她一下子感到有些耻辱,但与此同时,又有一g奇异的快感从两人相连的地方蔓延开来,一下子她的小x缩得更紧了。

    梁衍照不防她会忽然用力,本来就在兴奋之中,一下子被她绞弄得喷出一大g热流,就这麽在极致的销魂中s了出来。

    这麽一小会儿,如何能满足梁大医生?

    rb刚刚s出了一大g浊精,梁衍照看着她迷乱c红的脸,就感觉又有些蠢蠢yu动了。

    本来还想再来的,但是想着的确是有些不安全,万一进来的是男f务员,那小亭亭岂不是要被看光?

    於是便匆匆穿了子,又给季亭亭腿间擦拭乾净,帮着她穿上内。

    果然,刚刚整理完毕,就有人在外面敲门了。

    “先生,您点的甜品。”f务员恭谨道。

    是他给季亭亭点的霜淇淋到了,梁衍照正要让人进来,忽然看到一旁的季亭亭脸sec红,发丝微乱,口红也花了,整个人一看就是刚刚被男人疼ai过,一瞬间又改了主意,吩咐道“先放在外面吧,我等下自己拿。”

    “好的,先生。”

    直到听到f务员脚步远去的声音,梁衍照这才站起来拉开门,让室内y靡的气味散发,同时,将那碗霜淇淋端了进来。

    ——————

    谢谢大家的支持,麽麽哒,简t版在隔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