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医生帮帮我 > ……16(h)
    眼前的这一幕,如果有旁人在场,一定会震惊得永生难忘。

    只见天蓝se的床单上,两具赤l的胴t紧紧相贴着,趴在上面的男人,肌r紧实,t部微翘,正埋首伏在身下nv孩子的双腿间,大力地t弄着她的yx。

    y水不停地从两人相贴的地方流出来,将床单打得s透。

    而床头,浑身赤l、长发披散的漂亮nv孩,整张脸都被男人的腿紧紧压着,她的眼神已经被yu望占领,失神地盯着男人粗大、紫红se的x器,认真地来回t弄着。

    两个人一上一下,一头一尾,一边t着对方的x器,一边不时喘x着,呻y着。

    终於,季亭亭最先忍受不住,在梁衍照灵活的舌再一次钻进她的小x,肆意地t弄她层层的内壁时,她连声尖叫着,大腿不停地发抖,喷出一大y精。

    而梁衍照,在她高c後挺腰对着她的樱桃小口来回choucha了j十下,也在她的口中s了出来。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房间里,全都是一高c後的喘x声。

    “梁医生……”季亭亭刚张口,便不由自主地吞下去一大口浑浊的精y。

    她一下子便呛住了,梁衍照这才依依不舍地从她身上起来,将她抱进怀里轻轻拍她的背,又chou了纸巾给她擦拭。

    她的嘴角只有一点点白se的痕迹,更多的,应该是被她刚才不小心全吞下去了。

    梁衍照看着她s润小嘴里那隐隐约约露出的一点白浊,一下子rb又y了。

    但今天的收获已经非常不错了,他不能再吓着她。

    於是亲了她一口,哑声问道“刚刚舒f吗?”

    刚刚……季亭亭回想着那濒死的感觉,脸红红地应道“舒f。”

    “刚刚的动作叫做69,很适合相ai的男nv彼此满足。”餍足的梁衍照一本正经地教学。

    “嗯。”

    “其实男nvxj,比这个还要舒f。”梁衍照又道。

    “真的吗?”季亭亭睁大了眼睛。

    刚刚的感觉,已经舒f得让她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比她自己自时,不知道快活多少倍,没有想到,竟然还没有真正的xj舒f。

    她一下子,不由得有些好奇和向往。

    “嗯,等有一天,你和你ai的人一起来感受下,就会知道了。”

    我ai的人……

    季亭亭一下子便想到了男朋友陈y,心中不禁浮起一丝丝期待。

    等到她的病治好了,她就可以去找陈y了,然後,有了和谐的x事,他们一定会更加相ai的。

    梁衍照没有忽略她面上微笑期待的表情,但是他什麽都没说,而是轻轻摩挲着她雪白圆润的肩头。

    过了一会儿,待两人都稍稍平静下来了,梁衍照问道“要洗澡吗?”

    季亭亭点点头,腿间一泥泞,又出了一身汗。

    “一起洗吧。”梁衍照说着,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不用了,梁医生,您先洗吧。”

    梁衍照脚步不停,丝毫不理会她的拒绝,淡淡道“将来你也要跟自己的ai人一起洗澡的,先学习下。”

    闻言,季亭亭一下

    子便没有了拒绝的理由,只好将头埋进他怀里,脸羞羞的不敢说话。

    洗澡的时候,梁医生倒是没有什麽做。

    他只是将季亭亭抱在怀里,然後认真地给她打沐浴露。

    从脖子、锁骨、ru房,到小腹、花x、jx、大腿、脚趾,一处都没有放过。

    认真仔细的模样,令季亭亭心中一柔软。

    她只有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妈妈给她洗过澡。

    後来,自然是一个人洗了。

    而此刻梁医生的动作,让她觉得自己依旧是那个被人捧在掌心呵护的小公主一般。

    给她洗完了澡,梁衍照又将浴球递给她,让她帮他洗。

    因为梁医生的细致,季亭亭也不敢放松,她也从上到下都给梁医生打了泡沫,认真地给他洗了起来。

    洗到梁医生的rb时,季亭亭眼睁睁地看着它在自己的手中逐渐变大,一下子就有些吃惊。

    梁衍照清咳了一声,淡淡道“它在表扬你,觉得你的动作让它很舒f。”

    “哦。”季亭亭闻言,手中的动作更轻了,小心翼翼地擦拭它。

    洗完澡,季亭亭跟梁衍照道“梁医生,家里的客房东西比较多,一时之间也收拾不完,今晚你睡我的床吧,我睡沙发。”

    “不必了。”

    “嗯?”

    “一起睡床。”

    “这……不大好吧?”

    “没什麽不好的,你的病是心病,你比较害怕跟男x的肢t接触,一起睡觉有助於我观察你的病情。”梁衍照淡淡道,一下子就打消了季亭亭的疑虑。

    於是,两个人便一起去了主卧。

    上了床,梁衍照见季亭亭又要穿内衣,直接道“别穿了,ru罩不利於x部的血y回圈。”

    “好。”季亭亭乖巧地答应着。

    的确,她平时也是不太穿内衣睡觉的。

    床单又换上了新的,这次是淡紫se的,带着柔顺剂的清香。

    梁衍照将季亭亭搂进怀里,轻声道“小亭亭,晚安。”

    “梁医生晚安。”

    这一觉,两个人都睡得十分地香甜,季亭亭是累极了,梁衍照则是yu望得逞的满足。

    清晨,季亭亭感觉有什麽东西一直在顶着自己,yy的,有些不舒f。

    她乾脆转过身去,结果那东西又顶在它的t部,紧追不舍。

    她慢慢地睁开眼,感觉身後一阵阵热气,肩膀上也搭了一只手。

    这才想起来,昨晚梁医生为了给她治病,睡在了这里。

    正想着怎麽起床,身後,梁医生已经察觉她醒了。

    “早,小亭亭。”

    “早,梁医生。”

    季亭亭迫不得已地转过身来,和梁衍照俊美的脸对视。

    床上的梁医生,发丝淩乱,眼神邪魅,竟然让她看得心跳都漏了一拍。

    就在失神之际,身下,方才那yy的东西又戳了她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