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我是王富贵 > 第220章 联起手来的内阁

第220章 联起手来的内阁

    ,我是王富贵!

    “终于能称呼您杨阁老了……”王岳满脸笑容,进了值房之后,一屁股坐了下来,对面的杨一清老脸铁青,低吼道:“给我站起来!”

    王岳吓了一跳,这老头这是抽风了怎么滴?

    干嘛这么凶啊!

    “这里是内阁,四品以下官员,只能站着!”

    王岳气得差点扑上去,你老家伙也太不地道了,怎么能直接打脸啊!

    再说了,就算在皇帝面前,俺也是想坐就坐,这老东西是吃错药了?王岳也不是好惹的,现在内阁四个人,袁宗皋是他的师父,贾咏是他的走狗,张璁是他的学生,三比一,你老东西拽什么拽?

    “杨阁老,我是过来和你谈生意的,你要是不愿意,我去找别人也是一样的!”

    杨一清深深吸口气,他老人家是真的生气,可又偏偏听不得生意这两个字,真是愁人啊!

    “你说吧!”

    王岳哼道:“阁老,你久在山西,自然知道,在山西石炭可是非常丰富的。”

    杨一清翻了翻白眼,“这个老夫当然知道,可挖石炭那么费事,山西又不像京城,没有那么多人买的,你小子是白费心思。”

    王岳呵呵两声,“阁老,这就是你的眼界有问题了,你怎么不往北边看看。”

    杨一清怒道:“臭小子,有话直说!北边就是鞑子了,你让老夫……”杨一清突然浑身剧烈震动,感到了不妙,别是让这小子发现了什么把柄吧?

    一想到这里,杨一清可不敢疾言厉色了,他探身询问,“王岳,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就是打算用蜂窝煤跟鞑子换耕牛呗!”

    老头皱着眉头,沉吟道:“你打算开榷场?”

    王岳点头,“随着石炭利润可观,西山开矿已经成了必然,而那些寺庙的田产也必然被清理。老百姓得到了田地之后,对耕牛的需求又会暴涨。偏偏大明又变不出来这么多,就只能打鞑子的主意了。”

    杨一清沉吟良久,老头简直翻江倒海,惊骇到了极点……王岳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挖煤的事情才刚刚开始他就想着弄耕牛了。

    这也太超前了。

    而且他弄耕牛的手段,也是匪夷所思啊!

    去跟鞑子换,而且还是用煤球换,这能行得通吗?

    会不会被扣上勾结鞑子的罪名啊?

    这里面的事情牵连太大,大到他老人家都有点不敢碰。

    “臭小子,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能不能跟老夫说清楚?”

    王岳点头,“这个没问题,毕竟还要您老人家支持。我上去去大同,不是和鞑子较量过吗?我发现他们普遍以干牛粪为燃料,牛粪的效果肯定不如煤球好,咱们只要向鞑子推广煤球,换来耕牛,顺便再弄点马匹什么的。不但老百姓能买到耕牛,军中也就有了可供使用的牛马,怎么算,都是有利的事情!”

    王岳说完了自己的想法,杨一清默默在心里盘算,说句实话,这个生意的利润,简直大到了惊人!

    煤球不值钱的,用来换耕牛和马匹,首先就赚了一大笔……反过来再卖给大明的百姓,又是一笔利润。

    而且得到了牛马之后,老百姓能耕种更多的田地,军中能训练更多的骑兵……无论怎么算,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但问题是,这事不能做!

    “王岳,你还是太年轻了。这事情一旦跟鞑子搅在了一起,就说不清楚了,必然会有人说你勾结鞑子,到时候随便找个罪名给你,就能置你于死地。还有,这石炭虽然不值钱,但鞑子有了取暖之物,冬天冻死的人也会减少,你想想,那些科道言官,会放过你吗?”

    杨一清十分认真提醒,老头一脸的严肃,最后警告王岳,“你是天子近臣,陛下信任,可别觉得自己有圣眷在身,就什么都敢干。做事情一定要小心,更要爱惜羽毛,老夫可不想看着你小子若干年后,身首异处啊!”

    王岳眨巴了一下眼睛,突然道:“阁老,你刚刚不还跟我置气,现在怎么又好心提醒了?”

    啪!

    杨一清瞬间横眉立目。

    “小兔崽子,你是真的不知道好歹!老夫就该设个圈套,让你死了算了,最好是千刀万剐,五马分尸!也省得让你气死老夫!”

    王岳嘿嘿一笑,说到底,这老头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啊!

    “阁老,这事情有多大,我心里还是知道的。若是随便干了,我是真的会万劫不复的。因此我有个想法,能不能由内阁集体拟定方略,然后邀请兵部,户部,都察院,六科……做出个通盘的计划,这样一来,能够尽量避免疏漏,而且各个衙门都参与进来,以后也就没人敢胡说八道了。”

    杨一清若有所思,“你这么想也有道理,但是说服这帮人,只怕比登天还难!”

    王岳笑了,“正因为难,才必须您老人家出面!”

    “我?”

    “没错啊!要不张璁能行吗?贾咏够份量吗?”王岳反问道。

    这回杨一清愣住了,老头想了好半天,这才猜到了王岳的用意,“臭小子,你拐弯抹角,是替张璁说话,对吧?”

    “错!”王岳断然道:“我是想让您老流芳百世啊!您老好好想想,若是我们能找到对付鞑子的办法,彻底解决草原的边患,哪怕是强汉盛唐,也要甘拜下风啊!”

    杨一清哼道:“还有太祖和太宗!当年太宗文皇帝五征大漠,都没有成功,你觉得咱们能行吗?”

    “当然能行!”王岳笑呵呵道:“当年太宗只是一个人,现在我们是一群人,您老在内阁威望无人能及,那么多少壮臣子,拼了命想建功立业。陛下也憋着一股干劲儿……还有,阳明公已经在整顿禁军上面,取得了成效,我们还掌控着那么多商人力量。我们只要把整个变法强兵,改善民生,解决边患,发展工商……熔于一炉,让各方都满意,让所有人都受益。我就不信,我们会失败!”

    王岳热情洋溢,侃侃而谈,杨一清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程敏政!

    当年他们还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互相勉励,充满了热情,恨不得立刻就能施展才能,焕然天下大治……奈何随着程敏政的死去,杨一清再也不会想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了。可谁能料到,都到了这把年纪,竟然还有人能让他枯寂的心,产生了一丝波澜。

    或许他真的能做点什么,真的能够改变天下,在青史之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过了良久,杨一清缓缓起身,抓起了拐杖,就往外面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对王岳道:“走吧,去张璁的值房瞧瞧。”

    两个人一前一后,向着张璁的值房赶来,王岳的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果然,只要饼画的足够大,就不愁骗不了人!

    老狐狸又怎么样?

    不还是一样要上套!

    对于现在的朝堂来说,团结一心,实在是太重要了,真的不能浪费这个宝贵的时机……若是朱厚熜熄灭了雄心壮志,堕落成烧铅炼汞的道君皇帝,那可就一切都完了。

    所以必须在朱厚熜堕落之前,把一切都安排好,到时候让他根本无从反对!

    王岳觉得自己的心都在嘭嘭乱跳,跟皇帝耍心眼,还真是刺激啊!

    他随着杨一清,进了张璁的值房,恰巧张璁也等在这里。他见两个人来,急忙施礼,“阁老,师父!”

    听张璁先称呼自己,杨一清的老脸终于露出了虽然尴尬,却也欣慰的笑容。

    “你师父就是来随便逛逛,内阁的事情,还是要看咱们的。西山的情况怎么样了,你核查出来没有?”

    张璁急忙道:“阁老,按照我从历年的顺天府卷宗估算,光是西山一带,消失的百姓就超过十万户啊!”

    杨一清一听勃然大怒,狠狠一拍桌子,“十万户,就是几十万的百姓!原来他们都要向朝廷缴纳田赋,承担徭役,现在好了,全都供养了那帮秃驴!当真以为朝廷拿他们没办法?”

    “张阁老,你有什么打算?”

    张璁傲然道:“我上次去清查,结果遇到了袭击,这次我打算继续带人过去!我就不信,他们还敢刺杀当朝大学士!”

    杨一清道:“你有勇气,有魄力,不惧人言,雷厉风行,这是好的。可你也要注意保护自己,这样吧,老夫给辽东和大同的边军下令,调一万八千人马,供你驱使,你看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