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八十六章 子夜魂归

第八十六章 子夜魂归

    ,朝为田舍郎!

    鲜于仲通的随从开始收拾东西,打算明早启程赴益州。

    临行前向长安上疏一封,奏请吏部调任青城县令黄文锦,升为蜀州刺史府司田参军,主管蜀州境内各地各县农田垦耕之事,以黄文锦的性格,倒是人尽其才。

    当夜,顾青在自己家为鲜于仲通做了几道好菜,鲜于仲通颇识礼数,带了几坛好酒上门,顾青做了红烧鱼,烤鹿肉,蒸野猪肉,吃得鲜于仲通大呼过瘾,感觉这些日子在石桥村白待了,早知顾青有这手艺,定然每日来蹭饭。

    最后顾青神秘兮兮地端上一盘小炒牛肉,鲜于仲通吃第一口便愣了。

    “这是……”

    “山鸡肉,村民上山打猎所得,赠予小子。”顾青面不改色地胡说八道。

    鲜于仲通恍然,也面不改色地应和:“原来是山鸡肉,入口鲜嫩有嚼劲,好吃!贤侄好手艺。”

    自欺欺人的态度很快得到了顾青的好感,大家的道德感和价值观应该处于同一水平线上,这样的人很容易打交道。

    盛菜的碟是自家瓷窑烧出来的,斟酒的酒盏也是自家烧出来的,靛蓝色的酒盏底部微漾酒水的波光,略显浑浊的酒在油灯的昏黄光线下倒映出梦幻般的光芒。

    鲜于仲通端着酒盏仔细打量,赞叹道:“好瓷啊,好瓷!人间妙物,举世无双,此物之精美,怎能不被圣天子所闻所用?”

    顾青笑道:“鲜于伯伯,愚侄让窑工装了两箱瓷器,碗碟盏瓶皆有,已交给您的随从,算是晚辈送您的一点心意。”

    鲜于仲通喜道:“多谢贤侄,你我自家人一般,老夫便不与你客气,愧受了。”

    说完鲜于仲通叹了口气,端盏依依东望,高举遥敬道:“如此精妙之物,老夫只愿长安城的圣天子早日用上,天子若不闻其物,老夫怎敢先于天子而用?贤侄的瓷器一日不被定为贡瓷,老夫便一日不用此瓷。臣于西南蜀州,遥祝圣天子陛下康达顺意,社稷万年。”

    顾青呆怔片刻,一时没反应过来。

    所以,现在酒宴到了表忠心环节了?这是大唐官方宴席的必走流程吗?

    不管是不是,照做总是没错的。

    顾青也急忙举盏遥敬,感情深,一口闷。

    …………

    宾主尽欢,各自睡去。

    顾青与鲜于仲通并无太多共同话题,他们只有共同的利益。

    无论从生理年龄还是心理年龄或是相隔千年的时差,两人都有着深深的代沟,于是只能聊一些男人都喜欢的话题,比如长安的风花雪月,比如长安朝臣的奇闻异事等等。

    聊到深夜,终于尽兴散席。

    顾青喝了不少酒,躺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沉睡没过多久,子夜时分,村子东头忽然传出一道撕心裂肺般的哭嚎声,哭声如杜鹃啼血,声声断肠,在幽静的夜空里回荡。

    顾青仍没醒,直到外面的脚步声和议论声越来越大,有人经过顾青家门口时顺手拍了拍他家的门,顾青终于醒了。

    被吵醒的顾青脾气很坏,看什么都不顺眼,披衣而起出门,瞪着通红的双眼,打算揍几个不长眼的村民立威。

    打开门,发现村子东头点亮了许多火把,似乎整个村子的村民都被吵醒了,大家全都聚集在那边。

    顾青心头一紧,急忙加快脚步赶过去。

    威信是慢慢建立起来的,顾青到了人群聚集的地方,大家纷纷自动自觉地让开一条路,顾青顺势走进去,见人群中央跪着一群妇孺,都是村里的村民。

    顾青满头雾水,顺手揪过一名眼熟的村民道:“发生何事了?”

    村民神情黯然解释道:“刚刚有人来村里报信,这几家的男人都死了,上月吐蕃贼子犯剑南道姚州,这几家男人投了军,死在战场上。”

    顾青寂然无语。

    石桥村是老人村,寡妇村,孤儿村,很多年幼的孩子无人管教,都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长大后的孩子不甘老死在贫瘠的村里,于是出去投军吃军粮,也有成了家娶了婆娘生了孩子,给家族留了种后再出去投军的,比如眼前的这几家。

    投军的人大部分是战死了的,只有极少数的人能活着回来,但基本都断手断脚终生残废,比如冯阿翁和村里其他几位老兵。

    人生最可悲的是,为了活下去而不得不走向赴死的路。

    更悲哀的是,这条路不是他们自愿选的,他们不想做战士。

    人群中间,几位中年妇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懵懂幼童站在旁边,无辜地眨着眼,好奇地看着周围的大人们,他们不明白大人们为何突然变得那么哀伤,更不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

    气氛很压抑,只听得到妇人的哭声,几名寡妇不停安慰她们,陪她们抹泪。

    冯阿翁不知何时站到顾青的身边,沉沉叹了口气。

    “每隔几年总有这种坏消息,可总还是有人不断去投军,投军能挣军粮,能换钱,若侥幸不死,终究能保一家温饱,若然战死了,也能给家人挣得几十百文的抚恤,算是为这个家尽了最后一份心力……”冯阿翁黯然摇头。

    顾青静静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妇人,她们已是寡妇了。

    “冯阿翁,大唐如今是募兵制吧?投了军的村民能召回来么?”

    “募兵是有期限的,除非死了或残了,无法再上战场,则可提前送返。老汉就是因为残了才被送回来的。村民出去投军大多五年或十年,期限若至,大营可发放钱粮允返。”

    顾青沉思许久,缓缓道:“冯阿翁,你托乡邻带话给那些投军的村民,若有期限到了的人,让他们回来吧,村里如今日子好过了,不缺吃不缺穿,不必再为了一口吃食卖命了。”

    冯阿翁点头:“好。”

    再次深深看了一眼那些嚎啕大哭的妇人们,顾青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回到家里,顾青再也睡不着了,坐在昏黄的油灯前发呆,就这样坐了一夜。

    清晨,天刚亮,村里又传出哭嚎声。

    顾青急忙出门,见村民们纷纷朝东边跑去,没多久,有人跑来告诉顾青,昨夜报丧过后,一名妇人悬梁了,清早才被发现,留下了一个五岁大的孩子。

    也许是夫妻情深,受不了失去丈夫的痛苦,也许是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勇气。人,终归是死了。

    顾青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几点雨滴落在脸上,冰凉刺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