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五十一章 不死不休

第五十一章 不死不休

    ,朝为田舍郎!

    生死相搏,拼的是狠。

    顾青前世打过不少架,虽然没杀过人,可每次也是以命相搏,关于打架的经验,他比普通人懂得多。

    从概率上来说,胜利往往属于豁得出性命的人,唯有不怕死,才有资格活。

    当然,相搏之前的准备工作也非常重要,这一次顾青正是因为准备工作做得充足,才占到了便宜。

    尖木棍入腹,姚贵堂惨叫后退,顾青也累得不行,弯腰双手扶着膝盖喘气,一边喘一边盯着姚贵堂的一举一动,不敢丝毫分心。

    姚贵堂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随着血越流越多,他由惊惧到恐慌,最后露出凶戾的表情。

    此时他终于明白了情势,眼前这位陌生的少年郎不是恐吓,不是玩笑,是实实在在的想要他的命。现在必须以命相搏了,否则今日便是他的死期。

    咬着牙,姚贵堂脸上的肌肉剧烈颤动,一颗颗的汗珠顺腮而落,他双手握住插在腹部的尖木棍,嘶声咆哮着将它硬生生拔了出来,木棍尖锐的那头淌着血,一滴一滴落在尘土里。

    姚贵堂撕开了一截衣襟,打算缠上流血的伤口,顾青又动了,再次从身后抽出一根尖木棍,狠狠朝姚贵堂刺去。

    不能给敌人任何喘息和疗伤的机会,你死我活之时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顾青拼命时没有招式,他只记得一件事,那就是往敌人身体的要害上刺去,从眼睛,太阳穴,咽喉,再到心脏,腹部,包括下阴,都是他的攻击重点。

    一通胡乱的刺扎,姚贵堂被吓傻了,手忙脚乱地不停后退,闪躲,尽管他比顾青的块头大,可顾青搏命的气势已稳压他一头。

    腹部不停在流血,姚贵堂只觉得自己的体力随着鲜血的流逝而渐渐耗尽。不拼命不行了,或许顾青的下一次攻击就会命中他的要害。

    于是姚贵堂大吼一声,奋力挡开顾青的一刺,紧接着伸脚朝前一踹,正好踹中顾青的胸口,顾青身子往后飞,手里的尖木棍也脱手了,仰面倒地后,顾青胸口火辣辣的痛,正是武侠小说里常用的那个形容,“喉头一甜”,努力地咽下喉头那股甜味,顾青知道自己可能受了内伤,那一脚说不定踹断了自己的肋骨。

    “你我素无仇怨,何必你死我活?”姚贵堂两眼圆睁嘶声道:“今日各自放一马,给彼此留条活路不行吗?”

    顾青已累得手都抬不起来了,身体太瘦弱,体力也不足,刚才的一阵乱招进攻已耗尽了他的体力。

    从动手开始,顾青就没有一句废话,此时更不想说废话了。

    微躬着腰急促喘息,顾青努力趁他说话的当口恢复些许体力,恢复一丝也好。

    他还要进攻,今日不死不休。

    姚贵堂说了半天,见顾青毫无反应,再看顾青的眼睛,眼里居然有笑意,可笑意却也那么冰冷,姚贵堂的心瞬间也冰冷了。

    那是一双杀意盎然的眼睛,绝无半点妥协畏惧,只有一个字,“杀”。

    姚贵堂不由仰天苦笑,这位少年郎究竟跟昨夜那位老人什么关系?只不过失手杀了个老窑工而已,何至于闹到不死不休的局面?

    腹部的血已渐渐凝成血块,算是暂时止住了,姚贵堂咬了咬牙,忽然从地上拾起了那根刺伤自己的尖木棍,暴起身形朝顾青冲去。

    顾青咧嘴一笑,不退反进,也迎了上去,二人很快厮缠一起。

    姚贵堂的体力和身型终究比顾青强得多,二人近身相搏后,姚贵堂眼疾手快忽然掐住了顾青的脖子,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顾青的脸涨成青紫,呼吸愈发困难,仍毫不畏惧地朝姚贵堂的腹部狠狠刺了一下,姚贵堂啊的一声惨叫,掐住顾青脖子的手未松,另一只手抓住了顾青手上的尖木棍,武器被制,要害被制,顾青知道自己已陷入绝境,可仍倔强地抬脚狠狠朝姚贵堂的腹部踹去,嘴上也不放弃,张嘴便咬向他掐住自己的手腕。

    毫无章法毫无招式,此时两人已成了街头泼皮无赖的打架姿势,能伤害敌人的武器都用上,哪怕是牙齿。

    然而终究是一个体弱的少年对上身强力壮的魁梧男子,顾青渐渐觉得自己快窒息了,浑身越来越没力气。

    也许,今日又是自己的死期吧,顾青想笑,这算不算史上最短命的穿越?就像段子里说的那样,刚睁开眼,发现自己穿越成了武大郎,而病榻前的金莲刚给自己喂完药……

    姚贵堂的脸离他近在咫尺,顾青能看清他脸上每一道狰狞的褶皱,然后他的视力渐渐模糊,眼中的天地越来越暗,如同夜幕降临。

    快失去意识时,顾青忽然听到姚贵堂发出一声闷哼,接着顾青发现掐住自己脖子的手力道越来越松,最后那只手无力地垂下。

    顾青睁开眼,半晌才恢复视力,赫然发现姚贵堂已倒地,地上一滩暗红色的血,而他的后面,站着一位白衣女子,手执利剑,剑尖下垂滴着血,正关切地看着他。

    白衣女子的身后,宋根生脸色苍白,盯着地上的姚贵堂,正不停地打摆子。

    顾青笑了,喉头又是一甜,这次无须再忍,顾青弯腰吐了口血,然后黯然叹息,果然受了内伤。

    女子上前关切地道:“你还好吧?会死吗?”

    顾青大口呼吸,从来没觉得空气竟如此珍贵。喘了半天才摇摇手:“……还好,再晚半刻你们大概能给我请专业的抬棺团队了。”

    女子没听懂,看了看地上姚贵堂的尸首,又看了看他,发出嗤的一声:“真是厉害,今日才知你竟是亡命之徒的性子,敢跟一个魁梧汉子拼命,你以为自己是万人敌吗?”

    顾青蹲下来仔细端详姚贵堂的尸首,死状不算惨,有点遗憾,致命伤是白衣女子从他身后刺出的一剑,那一剑正好贯穿了他的心脏。

    女子的杀人手法很专业,一招致命绝不落空。显然是个杀人的行家,有点奇怪,这样的女子为何一次又一次跟自己产生交集?她最应该去的地方是龙门客栈或黑木崖才对……

    “你确定他死了?”顾青仍旧狐疑地道:“要不你再补几剑?若等咱们走后他又活了,可就给我留了一个巨大的祸患了,来,给个面子,补几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