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四十一章 神秘少女

第四十一章 神秘少女

    ,朝为田舍郎!

    行走江湖的侠女或侠客,他们的武功并不一定需要多高,但一定要具备自来熟的天赋,否则很容易饿死在行侠仗义的途中,成为江湖豪杰们的笑柄。

    白衣少女的武功多高,顾青暂时没见识过,但她的自来熟本事却不小,明明中午时还掐着他的脖子宣布要替天行道,晚上便若无其事地跑来说她饿了。

    就好像她的身体里有两个人格,中午掐顾青脖子的是另一个人格,与晚上的她完全无关。

    顾青有点适应不了这出神入化的演技,他认真分析了一下,觉得此时此刻他与白衣少女的关系应该是仇人,或者是受害者与杀人未遂的关系。

    现在杀人未遂者对受害者说她饿了,意思是要受害者赶紧做饭给她吃?那么问题来了,此刻的形势算不算杀人未遂者对受害者进行第二次加害?加害的内容是以生命为威胁,挟持受害者必须给她做饭……

    最后一个问题:报官的话,衙门会受理这个案子吗?

    顾青觉得好累,这位少女只说了三个字,而他却想了好多,——主要是打不过她,否则一砖迎面拍倒扔出门外,哪里用得着想那么多。

    暴力能解决世界上绝大部分问题,但是当自己的暴力值不如别人的时候,顾青也会非常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跟她讲道理。

    “我若不给你做饭,你会不会杀了我?”顾青心平气和地问道。

    少女想了想,道:“不会杀你,但我心中难免不悦,揍你一顿怕是免不了的。”

    顾青揉了揉脸:“太欺负人了……”

    “你对丁家兄弟不也是如此吗?”少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表情依旧清冷。

    “你今日在村里打听清楚了吗?关于我的罪行。”

    少女顿时露出赧然之色,随即神情坦然道:“是我错了,我冤枉了你。丁家兄弟不是好人,你是为民除害。”

    顾青突然对她另眼相看了,知错认错,坦坦荡荡,倒是跟“侠”字沾了点边儿。

    “也就是说,我是良善好人了?”

    少女犹豫了一下,道:“观你面相,你亦非善类。只是你看起来没那么坏而已。”

    顾青叹道:“姑娘,教你一个做人的道理,饿着肚子的时候最好不要骂厨子。当然,吃饱了最好也别骂。”

    少女无辜眨眼:“如果给厨子钱,他会给我做饭吗?”

    顾青正色道:“士可杀不可辱!……你给多少钱?”

    少女当即从怀里掏出一把铜钱,数都没数便拍在桌上,拍钱的动作特别豪气,没抢过五个地主绝对拍不出如此豪迈的气质。

    顾青盯着她的xiong,没别的意思,他只是感到很好奇,为何一个身材如此纤瘦的女子,能随时从怀里掏一把铜钱,而且好像永远掏不完一样,仿佛她的那啥是个储物空间,像机器猫一样随时给人惊喜。

    顾青收起了钱,道:“好吧,想吃什么?”

    少女期待地道:“还能选的吗?”

    “不能,只有鱼。”

    少女泄气:“那就吃鱼吧,鱼也不错。”

    一头牛也是牵,两头牛也是牵,顾青反正自己也要吃饭,不介意分量多做一点,至少能给自己创造点收入。

    于是顾青走到院子里蹲下来杀鱼,少女自来熟的本事显然很高,在确定不需要替天行道后,少女主动走到顾青身边蹲下,看着他娴熟的杀鱼动作,表情很新奇的样子,如此天真单纯的模样,很难想象这样的姑娘单枪匹马行走江湖居然能活下来,而且看起来没受过什么欺负挫折的样子。

    唐朝的江湖,顾青完全不懂。

    “江湖是什么样子的?”顾青埋头杀鱼,嘴里淡淡地问道。

    “何谓‘江湖’?”少女懵懂地问。

    “江湖就是……各种武林帮派,各种绝世武功秘籍,各种身怀国仇家恨的少侠,以及各种没事找事,一本秘籍能掀起武林风浪,一颗丹药能掀起武林风浪,一场武林大会也能掀起武林风浪,感觉武林这个地方的人没正经事做,一天到晚光顾着掀风浪了……”

    少女越听越迷茫:“你说的‘江湖’和‘武林’,是指我们这类人吗?会技击之术的人?”

    “不然呢?难道是说我这种不招灾不惹祸的良善之人?”

    鱼杀好了,从水缸里舀了盆水冲洗一番,用盐在鱼的表面抹了一层,装在盘子里腌制等待入味,然后顾青又从米缸里舀米冲洗。

    少女淡淡地道:“‘江湖’,‘武林’,好奇怪的字眼,不过……无所谓了,我们很少跟民间普通人打交道的。”

    顾青忙着洗米,抽空抬头瞥了她一眼,道:“你行走江湖多久了?你这样的性子和江湖经验,居然没被坏人算计,祖坟葬在龙脉上了?”

    “我出来半年了,从长安来的,长安到蜀州这一路上,我都住在官驿里,好像没碰到过坏人。”

    顾青吃惊道:“住官驿?你是官宦之家出身?”

    少女的脸顿时冷了下来:“与你何干?”

    “你从长安来到蜀州作甚?”

    “与你何干?”

    “你能吃几碗饭?”

    “与你何……呃,三碗。”

    顾青摇头叹息,一个姑娘家的饭量居然比他都大,真觉得有点羞愧了。

    顾青羞愧的同时,少女也有点羞愧,画蛇添足般解释道:“我是练武之人,每日要耗费许多体力练功,饭量稍微大了那么一点点,……只大了一点点,我知道很多人什么都不干都能日食三升,我比那些人差远了。”

    强行解释的样子有点可爱,不过顾青并未发现她的可爱。

    他只觉得这位女子是个麻烦,而且他突然还想到一个更麻烦的问题。

    此时已入夜,这位女子吃完饭怕是无法离开村子了,那么,她今晚住哪里?

    难道蹭了我家的饭还不够,还要蹭我的床?

    这就过分了。

    顾青暗暗决定,吃过饭后绝对不能再妥协,哪怕她用武力要挟,也绝不让她睡自己的床。

    行走江湖总要有底线吧?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难道都不学,家里就放心让她闯荡江湖?

    “你会轻功吗?不吊钢丝飞来飞去的那种。”顾青冷不丁问道。

    “嗯?”

    “从这里飞到青城县需要多久?”

    “你是说赶路吗?加快脚程的话,一个多时辰吧。”

    顾青突然加快了做饭的速度:“吃完饭快赶路,快的话你还能赶到青城县泡个热水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