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四十章 少年理想

第四十章 少年理想

    ,朝为田舍郎!

    前世有个很迷的选择题,如果必须做出选择,那么屎味的巧克力和巧克力味的屎,你选哪一个?

    这道题逼疯了很多人。无论选哪一个都是一生的阴影。

    宋根生此刻也快疯了,词作得绝佳,字却丑得如此脱俗,就像选择了一块屎味的巧克力吃了下去。

    顾青眯着眼,目光刷刷喷着杀气,观察半晌,发现宋根生不是演戏,他是看到很丑的字真的很想吐。

    这是什么毛病?

    不知道揍一顿会不会治愈……

    顾青有些犹豫,随即反省自己的犹豫。

    为何要犹豫?胆敢如此侮辱自己,当然要揍啊,不揍留着过年?

    于是顾青便上前揍他,一套完整版的降龙十八掌下来,宋根生被揍得哇哇惨叫,宋根生他爹躲在房里吓坏了,眼睁睁看儿子挨打,既心疼又胆怯。

    顾青没顾忌那么多,人生在世快意恩仇,一句惹毛我的人有危险……

    施暴过后,顾青照旧神清气爽,宋根生奄奄一息。

    “觉得是好词就专心夸,莫牵扯不相干的话题,字丑招惹你了么?”顾青也有点累,喘着粗气道。

    宋根生虚弱地道:“我还是不懂……你究竟何时学会认字读书的?还会作诗,作出来的长短句竟然如此绝妙,真的想不明白啊……”

    “天生就会,你信不?”

    “不信。”

    顾青惊异道:“咦?居然不蠢了。”

    宋根生大怒,接着颓然泄气:“我打不过你,你怎样说都行。”

    “不要纠结这种小事,认不认字,会不会作诗,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诗词只是小道,而且沉浸太深会染上许多我很厌恶的毛病,文人的毛病。”

    宋根生不高兴了:“文人有啥毛病?”

    “文人又酸又腐,清高孤傲又眼高手低,脾气又臭又怂,天下太平时一副高瞻远瞩的样子指点江山,天下大乱时又成了墙头草,美其名曰‘良禽择木而栖’,你还想听吗?文人的毛病我张嘴能说一个时辰不重复。”

    宋根生真的有点生气了:“文人哪有你说的这般不堪?文人是最有风骨的人,忠于天子,忧思社稷,临危不惧,视死如归,我所知道的文人皆是如此。”

    顾青奇怪地道:“你为何生气?你以为自己也是文人吗?你这个文人只是水货呀。”

    宋根生一惊,然后一脸懵懂使劲眨眼,开始陷入纠结,是啊,自己只是个水货啊,刚才为何那么生气?

    随即宋根生一激灵,反应过来了:“不对,哪怕只读了一天书,我也是读书人。”

    “真正的读书人认同你是读书人吗?”顾青发出灵魂之问。

    宋根生再次呆住,神情渐渐变得颓然。

    顾青看着他,笑了:“根生,你还想继续读书吗?”

    “想。”

    “我会托人给你带书回来,你自己好好读,还有,你读书是为了什么?为了治国平天下,还是为了当官?”

    宋根生犹豫了一下,道:“若欲治国平天下,就得当官,两者并无冲突。”

    顾青认真地道:“根生,你的性子当不了官,会置你于险地的。”

    “我想学以致用,造福一方,做个干干净净的官,就算性子不合时宜,就算置身险地,我也不后悔。”宋根生神情坚定地道,随即沮丧苦笑:“只是随便说说,当官要科考,我怕是过不了这一关。”

    顾青想了想,道:“做事要达到目的,方法不止一个,你就是太执拗了,如果你真想当官,便再等等我,说不定我会有办法。”

    “你能有甚办法?”

    “当官要科考,但是当一个官衙小吏不需要,你先在本地读书人当中养一养声望,在士林中有了声望,有些事情就好办了。”

    宋根生苦笑道:“声望岂是那么容易养成的,我虽未与本地读书人有过交道,但也清楚,有声望的皆是渊博达学之辈,我这年纪,读的书也不够多,哪里有资格养声望。”

    顾青叹道:“你啊,脑筋太死,不懂变通,居然还想当官,我总觉得你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告诉你一个办法,我刚刚作的词,你可以拿出去,当作是你作的,在那些读书人面前显摆一下,我也会请郝东来和石大兴花钱雇人,帮你宣扬一下名声,养声望这种事,其实就是挑起舆论而已,有何难哉。”

    宋根生涨红了脸:“这是你作的词,我怎可据为己有?太厚颜无耻了,我断不能为!”

    “我对这东西并无兴趣,留着也是浪费,不如索性送你,我再告诉你一句大实话,想当官,不靠学识,不靠能力,最重要的是脸皮要厚,我这个原作者都不介意送人,你有什么羞愧的。尽管拿出去显摆,显摆够了我这里还有一些诗作,都是很不错的,到时候我再给你写一些,你拿去继续显摆。”

    拍了拍宋根生的肩,顾青叹道:“有理想是好事,我们如此年轻,不能一辈子待在山村里,我们要走出去,用各自不同的方式走出去。虽然我不是很赞同你当官,但你的人生自己做主,无须听别人的建议。”

    说完顾青转身离开,已经快天黑了,肚子饿得不行,为了这桩事浪费太多时间了。

    宋根生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目光无意识地盯着手里的那首水调歌头,神情挣扎而扭曲。

    要走出去么?用别人的诗作走自己的路?

    良心与名利,反复煎熬着他的心。

    十六岁的宋根生,猝不及防来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顾青说,做大事不拘小节。良心说,你无耻。顾青又说,你的良心好碍事,捅死它。

    …………

    顾青回到家时已天黑了,推开大门,前屋里竟然点了灯,顾青吓了一跳,抄起一根门闩小心翼翼朝屋里接近。

    前屋中央,那位白衣少女坐在油灯下,一手托着腮,另一手把玩着一柄小巧的匕首,像小时候课堂上百无聊赖地转笔似的,小小的匕首在她手里飞快翻转,雪白的刃身折射昏黄的灯光,屋子里寒光乱闪四射,仿佛置身于前世的迪厅。

    顾青放下门闩,不高兴地道:“你怎么又来了?”

    少女仍旧那副矜持高冷的样子,仿佛女王在命令她的仆人:“我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