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三十九章 万世佳句

第三十九章 万世佳句

    ,朝为田舍郎!

    有的误会没法解释,像一道老师出错的试卷题,题目是错的,怎么可能有正确答案?

    顾青读过书这个问题,明显就是老天爷出错了试卷,准确的说,他整个人的存在都是个无法解释的错误。

    书呢,当然是读过的,虽然前世也是孤儿,但孤儿也有读书的权利,顾青甚至读到了大学毕业才工作。

    但读的书的内容肯定跟宋根生的不一样,宋根生读的是经史子集,而顾青是数理化,两者没什么可比性,大抵就是两人目光对视,都觉得对方是文盲的那种眼神。

    “我读过书……吗?”顾青迟疑道。

    宋根生盯着他:“是啊,你读过书吗?”

    “我跟你说过,脑子受了伤后很多事不记得了。”顾青忽然发现这个借口简直是万金油,万用万灵。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读没读过书难道我不知道?”宋根生有点混乱了。

    “难道你的脑子也受伤了?”

    宋根生神情无比困惑:“你若不曾读过书,为何能作出如此精妙的诗句?”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中秋那晚以后,我时时刻刻在咂摸着这句诗,越品越觉得妙不可言,简直能够流芳百世,此诗锤炼之精绝,用字之讲究,意境之深远,当世绝句可列三甲,我试着推敲几日,短短十字竟无一字可易,实在是难得之佳作,我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句诗居然是你作的。”

    “居然”这个词,很伤人。

    顾青很想物理伤人一下。

    “觉得好你就多读几遍,快回家去,多想点有用的事情,比如如何帮我多赚点钱,哪怕多想想你跟秀儿的亲事也行。”顾青仰头看天色,时辰不早了,又到了愉悦的晚餐时间,没功夫搭理书呆子。

    宋根生仍沉浸在绝妙的诗句里不可自拔,闻言哦了一声,乖乖地拎着鱼往家里走。

    走了两步又顿住,转身拽住顾青的胳膊:“不对,刚才我说的重点是,你究竟读没读过书,还有,我想知道这首诗的全句,能告诉我吗?”

    “没空,作诗哪有吃肉重要,乖,快回家去,我耐心不好,已经有点忍不住想揍你了。”

    宋根生犯了执拗:“你揍死我没关系,我只想知道答案,否则今日必不与你干休。”

    顾青深呼吸,他开始反省今日撞了什么邪祟。世间最不好惹的两类人,一是女人,二是书呆子,今日他都被惹上了。

    如果把女人和书呆子关在一间屋子里,像养蛊一样让他们去厮杀,不知道最后活着走出屋子的人是谁……

    顾青发现自己越来越心软了,毕竟在这个世界他只有这么一个朋友。

    “走走,我送你回家,你家有读书的地方吧?那就行,我马上告诉你答案。”顾青不由分说拉着宋根生就走:“走快点!莫耽误我吃饭!”

    宋根生跌跌撞撞跟着顾青回到自己家,顾青跟宋根生他爹行礼打过招呼后,进了宋根生的书房。

    说是书房,其实是一间逼仄的小杂屋,看起来以前像是猪圈或是柴房之类的地方,宋根生他爹打扫干净后添了一张桌子一个蒲团,就成了书房,连个书柜都没有,许多书就那么凌乱地堆在桌上,桌子中间只剩了一块小小的空白地带用来写字。

    屋子里没有油灯,大概是点油太浪费,宋根生的读书时间应该只在白天。

    进了书房后,顾青嫌弃地啧了一声,指着桌上凌乱的书,道:“这些都是你读的书?”

    “是,书不多,大多是我祖父留给我的,我读过的书也只有这些,别的书买不起,所以没读过。”

    “为何不参加科考?”

    宋根生苦笑:“只读了这几本书,哪里有资格参加科考。”

    “所以,你这个读书人其实是个水货……好了,你先出去,我在你书房里待一会儿。别露出你那带问号的表情,很蠢。出去!”

    宋根生出门,还很有素质地把门关上。

    刚转身走了两步,书房的门突然打开,顾青从里面走出来。

    宋根生脱口道:“你好快……”

    耽误了饭点,顾青憋了一肚子火终于忍不住了,当着宋根生他爹的面,抬脚将他踹了一个趔趄。宋根生他爹显然是个老实人,问都不敢问,猫着腰躲进房里。

    “把嘴闭上,我给你变个戏法儿。”

    宋根生茫然点头。

    “你以前不是说我没读过书吗?没错,是没读过。但刚刚我在你书房里待了那么一瞬间,你猜怎么着?我居然无师自通,才高八斗了,不仅认字,而且还会作诗,神不神奇?”

    宋根生果然被神奇得吓到了,目瞪口呆半晌,方才缓缓道:“顾青,在你眼里,读书人究竟有多蠢?”

    “反正不是很聪明的样子……不相信没关系,我马上作诗给你看。”

    说完顾青又进了书房,从桌上找出一张干净的纸,毛笔蘸了墨,刷刷刷写下了那首中秋夜作的水调歌头。

    顾青捧着墨迹未干的新出炉的词,出门朝宋根生手里一塞。

    “看看我作的词,就是那首‘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好好看,看完了马上撕掉,此事不准告诉任何人。”

    宋根生迫不及待将纸展开,只看了一行便愣了:“长短句?”

    “是词……算了,不重要。”

    宋根生一句句读下来,身子情不自禁地打起摆子,不知是激动还是尿急。

    读完了一遍还不够,又读一遍,然后闭上眼,旁若无人地回味推敲,最后睁开眼,再读一遍,如此反复。

    “好,好!好句子!”宋根生脸孔涨得通红,疯了似的不停哆嗦,接着脸色一变,弯腰捂住胸口,嘴里“呕”的一声。

    顾青吓了一跳,急忙拍他的背:“你吃坏东西了?”

    宋根生虚脱地道:“不,不是……主要是你的字,太丑了。呕——”

    顾青:???

    好怀念当初刚穿越时那个被吓得无比乖巧的宋根生啊……

    宋根生沉浸在诗词的世界里不可自拔,浑然不觉顾青正用杀人的眼神瞪着他。他仍在如痴如醉地看着顾青作的词,发出啧啧的赞叹声。

    “好句子,真是好句子,千古佳句,名垂万世,好句子啊。呕——字太丑了,太丑了,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