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三十八章 替天行道

第三十八章 替天行道

    ,朝为田舍郎!

    吃完饭不能打厨子,放下筷子不能骂娘。

    这是食客界的基本素养,显然行侠仗义界不是很懂,隔行如隔山。

    少女的手仍掐着顾青的脖子,二人对视良久,少女的眼神越来越心虚,最后悻悻然松开了手。

    “吃我的,喝我的,吃完喝完还掐我脖子,女人果然都是不讲道理的。”顾青喃喃自语,他不由庆幸自己前世今生都是单身,这类生物不好惹,主要是自己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惹到她们。

    怀念前世自己当领导的时候,团队里也有一两个女下属,她们就比较讲道理了,在自己面前完全没有蛮横任性的表现,唯一不好的是,她们老喜欢在下班后邀请他一起吃饭,说什么汇报工作,顾青一次都没去,工作的事上班的时候不说,偏偏要下班才说,这是办事效率有问题,训斥了几次后,她们果然老实了,再没邀请过他,但是办事效率有了飞跃性的提升。

    这就叫领导有方,哪怕穿越到这一世,顾青也常常情不自禁的想夸夸自己。

    眼前这位号称要“替天行道”的少女,其实顾青也不知道她的功夫到底多高,只看她能够轻易从围墙飞下来不发出一点声响,想必功夫不弱。若她没有功夫的话,顾青有把握半炷香时辰内把她训哭,然而她有功夫的话,顾青还是决定说话客气点。

    “你听一对姓丁的兄弟说我的罪行?丁家兄弟不是被我卖了么?”

    “他们逃出来被我遇上了。”少女的解释很简洁。

    顾青哦了一声,心里默默给石大兴减去十分。看起来那么厉害,连两个人都看不住,这人做事可能比较马虎,暂时不可托以重任。

    “然后呢?他们说什么你就信了?大老远跑来石桥村替天行道,结果啥事没干吃了我三碗饭和一条半鱼,吃饱了又要除掉我这个厨子……”顾青侃侃而谈,不知不觉中把整件事的逻辑分析给她听。

    “你听我说,看我说的对不对。你,一位行侠仗义的侠女,对吧?行走江湖途中遇到一对兄弟,他们说受了我的欺负,你一听顿时正义感爆发,发誓要将我这个恶贼除掉,跑到石桥村先吃我的饭和菜,吃饱了不问青红皂白要除掉我……”

    “整件事是不是这样?你有没有觉得自己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其实是个带有几分混账气质的傻子?你品,你细品。”

    少女顿时踌躇起来,神情渐渐露出几分羞惭。

    其实她对丁家兄弟的话本来是不太信的,没办法,那俩货太丑了,丑到连说话都失去了诚意,可她来到石桥村吃饱喝足后,想都没想就打算对顾青动手,仔细思索一下,好像真的有几分混账味道……

    少女有点慌了,她发现自己侠女的人设要崩。

    “你……你难道没欺负那对兄弟吗?你自己也承认了,抢了他们的房子,每天毒打他们,还把他们卖了,这难道不是恶霸行径?”

    顾青叹了口气:“只看后果,不问前因,你的混账气质愈发浓郁了……我呢,就不跟你解释了,反正我说什么你也不会信,你去村里走一圈,随便问哪个村民,问问他们前因后果,问我和丁家兄弟之间的事,问完了你再回来,那时你若还要杀我,我绝不反抗,引颈就戮。”

    少女咬了咬牙,道:“好,我去问清楚,问完回来再除掉你,反正你跑不掉。”

    顾青打了个呵欠,挥手:“快去快去,对了,走门,别飞来飞去,大白天跟鬼似的。”

    少女一惊,当场就想掏出镜子看看自己究竟像不像鬼,犹豫了一下,忍住了,转身离开前屋,走的是门。

    …………

    中午吃饱适合睡个午觉,睡半个时辰后起来,去半山的陶窑逛一圈,指导一下陶窑的工作,然后无所事事地找宋根生一起混时间。

    跟宋根生混时间其实很无聊,这个书呆子很闷,跟顾青在一起时大多数时候只是一个能喘气的活人,顾青的乐趣都是自己找的。比如去石潭捉鱼,去山上挖坑设陷阱,树上摘几个熟得快烂掉的野桃子,最无聊的时候拉着宋根生蹲在地上看蚂蚁搬家,看完后又有点淡淡的羞耻感,觉得两人就像两个成年弱智……

    没有娱乐没有夜生活的古代山村,除了这些,还能干什么呢?顾青也别无选择。

    今天仍是无聊的一天。

    下午去陶窑逛了一圈后,拉着宋根生在石潭边蹲了一阵,顾青做了根鱼竿,试着钓了一会儿鱼,然而钓鱼技术有待提高,一个时辰都没钓起一条,顾青不耐烦了,索性用小渔网一通乱舀,被他捞起来几条肥的,最后顾青在思索鱼竿这个东西有什么必要出现在世界上的同时,与宋根生下山回家。

    今天的宋根生有些无精打采,闷头闷脑像一只被人掐住脖子的大鹅,这种被人掐住脖子的感觉顾青感同身受。

    “秀儿又拒绝你了?”顾青难得有了八卦之心,至少比看蚂蚁搬家有意义。

    “没有……”宋根生摇头,随即反应过来:“为何说‘又’?”

    “因为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至少被女人甩过十八次。”顾青怅然叹息:“我这张不高兴的脸应该长在你脸上才对。”

    宋根生语重心长地劝慰:“你何必妄自菲薄,你只是看起来不喜庆而已,不耽误过日子,但是村里有人成亲的话你最好别去,你的脸会给人一种参加葬礼的错觉……”

    顾青仰头深呼吸,真好,被一个长的比自己丑的人伤害了,而且还那么扎心。

    照例,必须亲切友好地沟通一下,否则意难平。

    半晌之后,顾青神清气爽伸着懒腰,宋根生捂着肚子既乖巧又委屈。

    “颜值即正义,意思是,我可以讽刺你丑,但你不能评论我的长相,要评论也必须是阿谀奉承之辞,否则便是人民的敌人。”顾青正色告诫道。

    “知道了。”宋根生忍气吞声接受不平等条约。

    “捞了三条鱼,你拿一条回去,给你爹尝尝鲜,走了。”顾青递给他一条最大的鱼,然后转身就走。

    宋根生忽然拽住了他的袖子,道:“‘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发誓中秋那晚我真的听到你念了,这句诗是你作的吧?你一定读过书,对不对?”

    顾青顿时有些慌,仿佛被人指着鼻子责问“常威,你还说你不会武功”一样,明明没做亏心事,可就是觉得有点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