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三十七章 鱼酒之欢(下)

第三十七章 鱼酒之欢(下)

    ,朝为田舍郎!

    少女在桌边坐下,很爽快地搁上酒坛,顾青拿了两只陶碗,将酒斟满。

    少女盯着那盘红烧鱼两眼发亮,迫不及待地举箸下手,一口鱼肉入嘴,少女露出赞叹陶醉之色,仿佛被灯光师特别打了一束光,整个人布灵布灵的。

    顾青看都没看她,端碗一口饮尽,发出长长的叹息。

    酒是米酒,度数很低,而且酒质很浑浊,但味道比宋根生他爹酿的果酒好多了,顾青饮了一碗,忍不住又饮第二碗。

    少女埋头吃鱼,一条鱼本来只剩半边了,少女却毫不嫌弃,一口接一口。

    两个人都十分投入专注,前屋内一时保持着诡异的安静。

    良久,少女面前的那盘鱼只剩了一条骨架,连鱼头都被她啃得干干净净了,这才意犹未尽地搁下竹箸,粉嫩的舌头无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真好吃,你是怎么做的?”

    顾青加快了喝酒的速度,他怕少女染指他的酒。

    少女见他不回答,也不介意,用竹箸沾了沾盘里仅剩的汤汁,放进嘴里咂了又咂,发现汤汁也很美味,妙目一转,拿了只碗给自己盛了小碗饭,将汤汁泡进饭里拌匀,美滋滋地吃起来。

    顾青一边喝酒一边叹气,不是说好了用酒换鱼吗?为何连饭也不放过?

    少女的吃相不算太文雅,有点毁仙子的形象,呼哧呼哧几下就吃完,不满意地看着他:“菜少,饭也少。这点东西用来喂猫吗?”

    顾青眉眼不抬:“本来打算用来喂狗的,不过……算了,你高兴就好。”

    少女听出他在骂她,黛眉一蹙,然而想到自己刚刚吃了人家的饭,实在不好意思马上就砸人家的锅,于是冷着脸道:“知道我是谁吗?”

    顾青露出同情的眼神:“我听说无家可归的流浪女脑子基本都有点问题,……所以你不记得你是谁了?”

    “你……”少女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想破坏某件物品来立威。

    顾青看出了她的意图,急忙道:“你厉害,你好厉害,可以了,我被你吓到了,不必毁我家的东西来表达你很厉害的事实了。”

    少女有些后悔刚才为何要吃顾青家的饭,现在吃人嘴软,想教训他一顿似乎有违侠义之道,很憋屈。

    顾青看了看院子外的围墙,好奇地打量她:“你有功夫?飞来飞去的那种功夫?”

    少女清冷地道:“何谓‘功夫’?”

    顾青比划了一下:“就是……打架很厉害,一个能打十个的那种。”

    “那叫技击,不叫打架。”少女皱眉。

    “你能打几个?”

    少女扫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这样的,大概能打一百多个吧……”

    顿了顿,少女飞快瞥了他一眼,道:“如果让我吃饱饭,大概能打二百多个。”

    顾青闻弦歌而知雅意:“所以,我再给你做条鱼,给你煮点饭?”

    少女两眼一亮,故作端庄地道:“可以,多点汤汁。”

    顾青哼道:“把你喂饱了然后你打我二百多次?”

    少女认真地道:“不打你,我可以给你钱,想吃刚刚那种鱼。”

    说着少女掏出一把铜钱,数也没数便拍在桌上。

    顾青飞快扫了一眼,大约十几文的样子,给她做顿饭足够了。

    虽然不认识这位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女,但顾青对她这种吃饭给钱的行为表示很赞赏,如果人人都给他一把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不客气地收好钱,顾青露出了服务式假笑:“您稍等,饭菜马上就好。”

    少女矜持地点头,随即追着他身后叮咛道:“多汤汁!”

    顾青脚步一顿,想了想,转过身认真地道:“汤汁有秘方,得加钱。”

    趁火打劫的行为令少女很不爽,但还是咬牙又掏了一把铜钱给他。

    顾青接过钱,微笑转身。

    确定了,这女人脑子有问题,而且很有钱的样子,如果她最近几日留在石桥村不走的话,顾青有很大把握能把她榨干。

    顾青家不缺鱼,他特意烧制了一个大水缸用来养鱼,有的是自己和宋根生去石潭捉的,有的是村民特意送的,顾青几乎每天都能收到村民送的东西,鱼或野菜,细心的村民看出顾青爱吃肉,最近几天送肉的人也不少,虽然分量不多,也是情分。

    米饭煮好,又做了一条红烧鱼,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来,少女急不可待地盛饭,吃鱼。每吃一口便露出满足的神情,完全颠覆了仙子的形象。

    顾青坐在桌子对面,慢悠悠地喝酒。

    良久,少女终于吃完了,掩嘴打了个小嗝儿,掏出一块洁白的帕巾擦了擦嘴,优雅的样子很迷人,仿佛桌上的一片狼藉完全与她无关。

    顾青眯着眼笑了,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少女的姓名,不知道她来石桥村的目的,从见面到此刻,他和她的共同话题只有吃。

    “吃饱了?聊聊吧,来石桥村作甚?”喝了酒的顾青神情有些慵懒。

    少女擦嘴的动作忽然一僵,接着睁圆了眼睛,惊道:“差点忘了,我是来替天行道的!”

    顾青也惊了:“你替天行道为何飞到我家里?用了过期的军事地图吗?”

    少女瞪着他:“你是不是姓顾?”

    “对。”

    “那就是你了,我要替天行道。”少女认真地道。

    顾青继续惊:“替天行道这么草率吗?不再查证一下?万一村里有别的人也姓顾呢?”

    少女呆了一下,立马问道:“村里有别的人也姓顾吗?”

    顾青想了想:“没有,只此一家。”

    “你是不是欺负过一对姓丁的兄弟?”

    “欺负过,我还抢了他们的房子,打了他们很多次,最后把他们卖了。”

    少女咬牙:“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如此痛快利落承认干了坏事的坏人,很好,我今日便除了你。”

    “慢着,替天行道之前你不问前因后果的吗?”顾青狐疑地打量她:“你真是行侠仗义的女侠?我为何觉得你是草芥人命的女魔头呢?”

    少女气红了脸:“贼子胆敢辱我!”

    身形一晃,只见一道雪白的影子瞬间出现在顾青面前,那只雪白纤细的手如闪电般掐住顾青的脖子。

    “等一下。”顾青不慌不忙地道:“吃了我的饭就打厨子,你们行侠仗义界都这么毫无廉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