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三十四章 白衣胜雪

第三十四章 白衣胜雪

    ,朝为田舍郎!

    习惯承受苦难的人,反而承受不起幸福。

    顾青像一个常年处于黑暗的人乍见到一缕阳光,慌乱,失神,手足无措。

    前世已是隔世,可前世仍有无法释怀的心结。今生或是新生,可今生的顾青并不想接受来自陌生人的善意。

    他害怕善意只是短暂的停留,害怕有一天陌生人对他重新冷漠后,承受不起巨大的失落。

    半坛酒入喉,借着微醺的酒意,顾青压下心中翻腾的情绪。

    他永远冷静,对他来说,异常的情绪波动是失败或厄运来临之前的征兆。

    疲惫地瘫坐在蒲团上,顾青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宋根生两眼发直,神情仿若痴呆,喃喃念叨。

    冯阿翁好奇地看着二人的神态,不解地挠头,见宋根生嘴唇蠕动,冯阿翁凑近了才听清楚,宋根生嘴里念叨的是顾青刚才说的那句话。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冯阿翁有些懵,这是一句诗吗?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良久,宋根生醒过神,推了推顾青,颤声道:“顾青,顾青!你回回神!”

    顾青抬头瞥他。

    “顾青,你果真没读过书?”宋根生一脸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样子,陌生的眼光上下打量着他。

    “没读过,怎样?我骄傲了吗?”顾青不耐烦地道。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句,是你刚作的诗?”宋根生兴奋地道。

    顾青皱眉:“我刚作诗了?”

    “作了,绝妙之句,我想知道全诗,能告诉我吗?”

    “你疯了吧你,我是文盲啊,怎么可能作诗,读书人的脑子如此脆弱吗?一喝酒就懵。”顾青毫不留情地怼道。

    宋根生这次却没上当,用力地拽住他的胳膊,笃定的眼神直视顾青的脸。

    “你作诗了,冯阿翁也听见了。”

    冯阿翁犹豫了一下,道:“老汉刚才确实听见顾青说了一句话,不过老汉不识字,不知他说的是不是诗……”

    “是诗!”宋根生斩钉截铁地道。

    灌了半坛果酒,顾青此时已有些后劲上头了,不耐烦地揪住宋根生往门口走。

    “你喝多了,回去睡一觉,醒来你就会为今晚说的蠢话后悔痛哭,快滚。”

    一脚将宋根生踹出门,送他离开,千里之外。

    然后顾青转身,看着冯阿翁,冯阿翁急忙起身,拄着拐杖道:“老汉自己走,自己走,不劳相送。”

    顾青恢复了温文的样子,微笑行礼:“冯阿翁好走。”

    一位残疾老人以异常矫健之姿飞快离开,顾青关上门,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满足地叹了口气:“终于安静了,真好。”

    桌上的酒还剩小半坛,顾青不喜欢果酒的味道,但他今夜忽然很想独自醉一场。

    …………

    陶窑的生产如火如荼。

    郝东来和石大兴或许算不得好人,但在赚钱这方面他们是专业且高效的。

    陶窑的第三批成品送进青城县后,石大兴从青城县郊各个窑口挖人,很快给石桥村带来了一百多个人,大多是青壮劳力和经验丰富的老窑工。其中包括上釉的工匠,烧窑的工匠,以及各种做杂活的帮工。

    久寂多年的石桥村忽然变得热闹起来。

    顾青照单全收,并动员大家在窑口附近的半山腰开辟出一块百丈方圆的平地,给新来的工匠和窑工们搭建房屋,同时扩建陶窑,将窑口四周的重要核心地带全部用栅栏围起来,派本村村民日夜看守,新来的工匠未得允许不得私自入内。

    至于工匠们的工钱,仍按一人一天一文钱算。

    热火朝天生产的画面颇为壮观,顾青蹲在工地边,看着工匠们合力打夯墙,村民和工匠的欢喜情绪并未感染到他。

    事业做大了,挣钱也越来越多了,可顾青却忽然有了忧患意识。

    有钱却无权,在外人眼里等于是一直待宰的肥羊啊。必须要打通跟官府的联系了,否则迟早有麻烦。

    …………

    中秋之后下了一场雨,雨后泥泞的郊道上,丁家兄弟互相搀扶,一瘸一拐地仓惶逃命。

    丁家兄弟终究还是逃出来了。

    石大兴是商人,也是奴隶主,总之他绝非善类。跟顾青老老实实合作是因为不得已,因为顾青比他更会算计,下手更狠。

    但石大兴对丁家兄弟可就没那么客气了。也不知从顾青手里买了这俩货后,石大兴究竟是怎么想的,或许觉得便宜没好货,所以不打算珍惜,每天让人对丁家兄弟往死里打。

    曾经叱咤石桥村风云的村霸兄弟骤然跌落人生低谷,原以为栽在顾青手里每天被打已是谷底了,落到石大兴手里才发现自己的人生下面还有十八层地狱等着他们。

    好怀念当初被顾青毒打的日子,虽然痛,但人家至少管饭呀。

    石大兴也管饭,管得很有技巧,每天只给他们维持活下去的基本饭量,丁家兄弟每天处于饿不死又没力气活的状态。

    作为反面人物,落到如此凄惨的境地,丁家兄弟已没有力气反省人生,他们深深发觉,若想活下去必须要逃走,否则他们活不了多久。

    于是在中秋后一个雨夜,趁着看守柴房的杂役半夜困极打盹的机会,丁家兄弟互相配合松脱了绳子,悄悄从柴房跑了。

    没跑多久,兴隆记商铺的伙计便发现丁家兄弟不见了,打着火把敲锣打鼓追来。

    丁家兄弟仓惶逃命,踩着泥泞的郊道跌跌撞撞,跑到青城县外郊道旁一间破败废弃的山神庙时,丁二郎双膝一软倒在地上,意识已接近昏迷。

    “不行了,跑不动了,兄长,我兄弟二人此番命休矣。”

    丁大郎焦急地望向身后,隐约看到远处的火把和叫骂声,丁大郎愈发惊惶,咬了咬牙,奋力将二郎往山神庙里拖。

    费尽力气将二郎拖到庙内,这座庙虽说废弃已久,好在里面还算干燥,丁大郎顾不得许多,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躺倒。

    寂静的庙里,只听得二人粗重的喘息声,二人惊恐的目光不时朝外面张望,生怕追兵寻到此处。

    忽然,一道清脆而懒散的声音从二人的上方传来。

    “你们,太聒噪了。出去!”

    二人大惊,赫然抬头,发现山神庙的房梁上,一位白衣胜雪的女子神情慵懒地躺在上面,一手搭着膝盖,另一手倒拎着一个酒坛,正冷漠地俯视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