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二十八章 怀璧其罪

第二十八章 怀璧其罪

    ,朝为田舍郎!

    陶窑烧出来的陶器比别人烧的好,自然是有秘密的,这个秘密若是无人知道,那么顾青的陶窑永远都是天下最好的陶窑,一旦被人知道,包括如今的两位合伙人,那么顾青将会变得毫无价值,两位合伙人绝对不会跟顾青再有任何形式的合作,而顾青想出来的烧窑法子也将不再是秘密。

    对顾青来说,这是一个很紧迫的危机,如果处理不当,不远的将来或许会成为某个剧烈冲突的导火索。

    幸好眼前这两位合伙人有很深的积怨,顾青不知道他们以前究竟为何结怨,但从双方剑拔弩张的态势来看,他们之间的仇恨大抵等于老爹被杀,老婆被抢,孩子不是亲生,以及过大寿时对方送了一口棺材那种程度。

    三人在前屋商量合作细节,下午时分差不多有了大概的章程,按正常人的礼节,这会儿顾青该开口留客吃饭了,于是石大兴坐姿渐渐轻松,开始聊一些家常闲话,显然他在等开饭。

    相比之下,郝掌柜理智多了,看了看屋外的天色,然后果断起身告辞。

    已经吃过一次亏了,郝掌柜很清楚顾青不会留客吃饭,而且还要提防这小子忽然开口借钱,早走也好避免双方的尴尬。

    顾青喜欢懂事的人,尤其是那种不随便蹭人家饭的懂事的人,从郝掌柜的表现来看,懂事长当之无愧。

    郝掌柜突然的告辞令石大兴有点懵,见到顾青笑意吟吟的神情,石大兴也终于明白了,于是只好也跟着起身告辞。

    走出顾家门口,郝东来与石大兴并肩而行,石大兴看了看身后的顾家大门,又看了看郝掌柜面无表情的胖脸,石大兴拽了拽他的衣袖:“哎,郝胖子……”

    “莫拉扯,跟你不熟!”郝掌柜挣脱他的手,加快了脚步。

    石大兴仍拽住他:“恩怨归恩怨,买卖归买卖,你越活越回去了。”

    郝掌柜目光淡漠地看了他一眼:“什么意思?”

    石大兴笑道:“一个农家小子,不过掌握了一点与众不同的烧窑窍门,居然对你我发号施令,你心服吗?他凭什么?”

    郝掌柜冷笑:“就凭他掌握了与众不同的烧窑窍门,不服也得服。”

    “我不觉得他掌握的窍门多深奥,郝胖子,两个人的合伙买三个人合伙买卖赚得多,我就不信你没动过心思。”

    郝掌柜面无表情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非要我挑明了说,那我就不瞒你了。咱们找个心腹之人偷偷来石桥村,夜里上山,探一探他的陶窑,我想看看这小子究竟什么成色。”石大兴露出傲然之色:“你我的身家在青城县是首屈一指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与咱们合作,咱们两家的钱,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平白分走的,你说呢?”

    郝掌柜冷笑:“我当作什么都没听到,石大兴,与你这种心术不正之人为伍,是我郝东来的耻辱。你若不想干,尽可以退出,把份子让给我。”

    石大兴也冷笑:“你可想清楚了,我若探到了什么秘密,陶窑我一个人也能开,与你再无干系了。”

    “悉听尊便!”

    二人再次不欢而散。

    …………

    顾家前屋。

    “陶窑要动工扩建,根生,马上召集村里人手上山伐木,然后将陶窑方圆二十丈围成栅栏,顺便堆一些干柴在陶窑前后掩人耳目。最后将全村的狗都征用,全部调到陶窑栅栏周围,选十个壮劳力日夜守在那里,我从今天起也守在那里。跟村民们说,我会付他们报酬的,以后除了农忙时节,其他时候大家可以来窑口做事,能贴补家用,若是收成不好不至于饿死。”

    宋根生有些懵:“为何?”

    顾青揉了揉脸,叹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既然选择跟人合伙,就应该承担相应的风险。眼下这个风险快来了。”

    宋根生毕竟读过书,闻言吃惊地道:“你是说,那两位商人会……刺探陶窑的秘方?”

    “一个天大的利益砸在你头上,你却不得不跟别人分享,换了是你,你乐不乐意?”

    宋根生傻傻地点头:“乐意啊,本来就是凭空砸下来的,跟别人分享有什么干系?得多得少都是赚。”

    顾青叹道:“你怎么不按套路聊天呢?真累……根生,你这性子啊,一辈子发不了财,但你一辈子都会很干净,不错。”

    宋根生愣了一会儿,气道:“他们……怎可背信弃义!太过分了!”

    顾青瞥了他一眼,道:“跟你说实话你别介意,若换了我是他们,我可能也会这么干,财帛动人心,更何况他们是商人,对利益尤其狂热,别跟我说什么圣贤和道德,我是文盲,听不懂。”

    “所以,我能理解他们的做法,从本质上来说,我和他们半斤八两,大家其实都不是什么好人,因为理解,所以了解。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我很清楚。”

    宋根生皱眉:“你打算怎么办?”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他们终归是商人,不是官府,他们也怕把事情闹大,商人在官府眼里终究是卑贱的,所以我要给他们一记狠的,来个杀鸡儆猴,以后想必他们就会老实很多,哪怕只能镇住他们一年也好。再给我一年时间,一年以后,他们就算想造我的反也不是那么容易了。”顾青的目光在日暮的金黄色光晕里阴晴不定。

    …………

    商人做事往往效率很高,行动也很快。

    动员全村老少在陶窑周围圈起了栅栏,并借来了四条看门狗栓在陶窑的四个方向之后的第三天夜晚,顾青正在临时搭建的低矮小木屋里跟憨叔天南地北聊天。

    两道穿着黑衣的人影悄悄同时接近陶窑,两人显然不是一路人,他们相隔有点远,毫无呼应配合的意思。

    越接近陶窑,两人愈发小心,他们猫着腰,用半蹲的姿势前行,每走一步都要停一下,警惕地观察四周,然后再走一步。离陶窑越来越近,已经能看见栅栏内那间小木屋的油灯忽明忽暗的光亮。

    两人正打算翻过栅栏时,忽然周围一阵焦躁的狂吠声,立时惊动了山村的夜。

    紧接着两个穿着黑衣的人赫然发觉自己的四周点亮了火把,十余支火把代表着十几个人,这些火把的前方,四只威猛的看门狗正朝他们露出尖牙狂吠。

    二人吓得心神俱裂,两腿一软,情不自禁瘫在地上。

    火光与黑暗的交界处,一道年轻的身影朝他们缓缓走来,他的半边脸被火光映亮,另半边脸藏在无边的黑暗里,看起来像来自地狱的索命无常。

    “二位,你们让我久等了,呵,看来你们的掌柜很沉得住气,我原以为你们昨晚便该来了。”顾青嘿嘿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