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二十七章 积怨已久

第二十七章 积怨已久

    ,朝为田舍郎!

    当初建窑的时候顾青便留了心眼,陶窑规模建得比普通的窑口大,他很清楚煤炭烧出的陶器会是怎样的质地,酒香不怕巷子深,好东西终归会被人哄抢的,产量问题一定要未雨绸缪。

    事实证明顾青没错,陶器还没对外售卖,青城县已经来了两位商人,而且看情形两位商人之间会为了争夺陶器经营权打出脑浆子。

    石桥村基本是老弱妇孺,能干活的村民很少,顾青别无选择。他对这个世界报以戒心,如果一定要在陌生人里面选择的话,他只能选择相对比较熟悉的本村村民。

    在这个年代,手艺也是一门知识产权,就像孔子教授学生也要束脩一样,憨叔捏陶烧陶的手艺自然也是知识产权,想要学它,顾青必须有所表示。

    顾青的表示很实在,拎了几斤肉和一些粗粮,还有一些从货郎那里淘换来的瓶瓶罐罐,都是生活里用得着的,满满当当装了好几袋子,爬到山上送给憨叔,几句彩虹屁将憨叔夸得心花怒放,面子实惠都有了,憨叔大手一挥,教!

    矮个儿里面拔高个儿,宋根生选了十几个村民上山,交给憨叔教手艺。一边教一边生产,两样都不耽误。

    陶窑的产量渐渐提高,陶器成品的形状也越来越完美。

    石大兴回到青城县后,两位商人杳无音讯,到了第三天,石大兴和郝东来两位掌柜联袂来到石桥村,顾青看到二人的累累伤痕就知道他们的争斗有了结果,今天就是过来通知他结果的。

    “少郎君你还是拿七成不变,剩下的三成我拿两成,郝胖子拿一成。”石大兴坐在顾家前屋,大马金刀地道。

    顾青无所谓,反正不影响自己的利益就行,扭脸看了郝东来一眼,郝掌柜今日的气色不佳,一个眼眶发黑,嘴角带着些许淤青,像一只发福严重又落了水的斑点狗。

    石大兴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脸上一边的颧骨微见青肿,眼眶倒是不黑,不过印堂有点黑,不知是最近走霉运还是被人迎面拍了一板砖……

    两位商人面若平湖,但顾青能想象这几日的青城县经历了怎样的火并甚至械斗。

    商人为了挣钱也蛮拼的。

    “咳,二位如何分润我不反对,你们谈妥了就成,不过二位能告诉我这两日发生了什么吗?纯粹好奇,不影响咱们合作。”顾青凑过脸打量着他们。

    石大兴的做派很豪迈,闻言不在意地摆手:“无甚新奇之处,不过是双方纠集各自店铺的伙计,约在青城县东市大打了一场,结果我赢了,他输了,所以我拿两成,他拿一成……”

    说着斜眼瞥了瞥郝掌柜,石大兴露出轻蔑的笑:“郝胖子技不如人,愿赌服输。”

    郝掌柜一张肥脸涨成猪肝色,咬牙道:“你真够卑鄙的,买通了我隆昌记的伙夫,约架当日早上在饭食里下了泻药,少郎君你是没看到那场景,可怜我那几十个生龙活虎的店伙计,被这匹夫的手下揍得一边抱头鼠窜一边跑肚拉稀,一边哭喊一边喷溅……”

    郝掌柜说着眼角泛起泪花,仰天长叹道:“纵是英雄末路,未免也太不体面了,石大兴,你真是丧尽天良!”

    顾青脸色也有点难看,虽未亲眼得见,却仿佛能闻到味道……

    “事后不仅我输了买卖,还被县令训斥了一番,并勒令我出钱出力,将东市打扫干净,否则治我伤风化之罪,我真的是……太苦了。”郝掌柜掩面哭泣,哭得像个三百多斤的孩子。

    石大兴却毫无愧疚之色,反而洋洋自得地望天。

    顾青看看二人剑拔弩张的姿态,心中渐渐明白了什么。

    看来二人的身家和在青城县的影响力不小,虽说古代的商人地位向来是卑贱的,连农户都不如,但毕竟钱这个东西很有用,它能潜移默化地改变很多现状,尤其是在开元盛世之后,商人的地位比唐朝初期高了不少,至少在青城县内,石大兴和郝东来这两位商人应该是颇有地位的。

    “既然分润之事已谈妥,那么接下来咱们该干正事了……”顾青看了看二人,道:“两位是合伙人,烧窑的事由我负责,但上釉的师傅和经验丰富的工匠,还是要靠两位的人脉帮我征选,日后陶窑所产皆运进青城县,二位可租用库房囤积存货,各自派出账房打理库房账目,如何买卖便是二位的事了,我只负责产出。”

    石大兴点头:“聘请师傅工匠的事包在我身上了,库房我家有现成的,拿来便用。”

    郝掌柜的心思却更远一些,道:“购置瓷土一事可交由我,我认识甄官署的人。”

    石大兴神情微动:“瓷土?这么快便打算烧瓷了么?”

    郝掌柜偏过头没理他。

    顾青笑道:“瓷器可比陶器的利润大多了,你不乐意?”

    “当然乐意!哎,如今咱们三人算是自己人了,明人不说暗话,若非少郎君你的陶窑烧的东西太好,让我有信心能烧出同样上好的瓷器,仅靠陶器挣的那点钱我还真不屑去做,图的不就是以后么。”

    郝掌柜冷冷道:“不屑做你可以不做啊,谁逼你了?是你死皮赖脸抢了我的买卖,现在又装什么清高。”

    石大兴瞥了他一眼,没理会郝掌柜的挑衅,反而露出胜利者不屑跟失败者计较的优越笑容。

    顾青饶有兴致地看了看二人,并没有任何居中调解二人恶劣关系的举动。

    前世毕竟带过团队,他很清楚一个团队的内部最重要的是什么。

    不是团结友爱,而是互相竞争。

    如今这两位掌柜似乎积怨已久,又同时看中了一桩买卖,不得不捏着鼻子忍着恶心选择合作,这在商业上很常见。顾青亲眼见过许多不共戴天之仇的公司为了一个项目不得不坐到一起的例子,而最后那些项目大多也顺利完成了。

    究其根本,要看这个临时的团队里有没有能镇住场面的领导。

    顾青即将成为眼下这桩陶器买卖的领导,他年纪小,德不高望不重,两位掌柜能混到如今的身家,也都不是省油的灯,那么,他靠什么镇住两位掌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