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二十六章 肉食者香

第二十六章 肉食者香

    ,朝为田舍郎!

    三十文是个很无奈的价格。

    顾青开价很高,但石大兴不同意,青城县有牙行,里面除了卖乖巧伶俐的小女孩,也卖高大老实力气大的昆仑奴,昆仑奴虽然贵一点,但性价比高,丁家兄弟不仅瘸了腿,还是一对坏坯子,白送都不想要,何况还要给钱。

    顾青苦口婆心相劝,价钱一压再压,要不是嫌弃养丁家兄弟太浪费粮食,这笔买卖早谈崩了,无论前世今生,顾青谈买卖从未如此卑微过。

    不过想想反正是废物利用,能卖三十文也不错。

    拿到钱的顾青第一时间跑去村民家买肉了。山村里没人开肉铺,有些善于打猎的村民家有存货,都是在山上打来的野味,这些存货对村民来说很珍贵,大多不舍得吃,将它们挂在房梁下晾干,偶尔才吃一点点,而猎物的皮毛则被剥下来卖给货郎,换取一些粮食或是生活用品。

    那么珍贵的肉,顾青没钱的时候自然不好意思去村民家借,如今有了钱便有了底气,拜访了几户村民后,顾青花了二十文钱收获满满地回家了。

    两只野兔,四只山鸡,还有几斤野猪肉,这些够吃一阵了。

    顾青决定省着点吃,毕竟这是丁家兄弟的卖身钱,每吃一口都觉得饱含了丁家兄弟的血泪。但是有一说一,吃起来真香。

    丁家兄弟被卖,很多村民都看到了,大家的心情很复杂。

    石桥村少了一对为非作歹的村霸,笼罩多年的阴霾一朝散尽,顿觉天清气朗,阳光满地。然而,凶戾如丁家兄弟者,竟落到被人活生生卖掉的下场,委实令人难以接受,村民们对顾青更多了几分敬畏。

    连村霸都敢卖,就问你怕不怕。

    …………

    肉要做得好吃才有食欲,才能吃更多。顾青如今烹肉的方式也比以前高端了很多。

    家里没铁锅,煎炒炸之类的方式比较困难,只能在蒸和煮上下功夫。肉要肥瘦适中,切成薄片,撒上少许盐巴和酱料,密封腌制半个时辰,然后放进陶罐内小碗隔水,温火慢蒸,一个时辰后,肉蒸得熟透了,揭罐后满室飘香。

    蒸好的肉上面撒上几许切碎的野菜末儿,竹箸轻轻一夹,肉片晶莹剔透流淌着浓浓的汤汁,连吃五碗饭不在话下,若能有一小坛米酒就更完美了。

    宋根生的吃相不太好看,明明是读书人,吃肉竟能吃出饿狗抢屎的架势,也不知他亲爹在家时怎么饿着他了。

    顾青放下竹箸,忽然没有吃肉的心情了。与这种吃相的人一起吃饭,总会给自己一种与猪同槽抢食的错觉,猪可以吃得很开心,也不介意别的猪跟它抢,但顾青忍受不了。

    吃肉需要愉悦的心情,以及良好的进餐环境,两者必不可少,否则肉吃起来就缺少了灵魂,缺少灵魂的肉固然能吃,但味同嚼蜡。

    生活过得再贫困,终究还是需要一些仪式感来证明自己活着。

    “我蒸肉已经蒸得非常鬼鬼祟祟了,想不通你是怎么恰好出现在我家的……”顾青黯然叹道。

    宋根生头也不抬,一片肉吸溜一声进了嘴,含糊道:“闻着味儿过来的,你做的肉特别香,半个村子都能闻到,有做肉的秘方吗?”

    “有,想知道吗?”

    “想。”

    “蒸的过程千篇一律,主要是腌肉的环节很重要,腌制时要在肉上面撒上盐和酱料,最关键的是,抹上少许的猪尿,有助于盐和酱料入味……”

    “噗——”宋根生喷了一地,赫然抬头错愕地盯着他:“莫闹!”

    顾青面无表情地挟肉入嘴,下手的动作快了很多。好神奇,恶心了别人后,自己的食欲忽然变得特别好。

    “真……放了猪尿?”

    “嗯,肉这个东西,尤其是野味,天生有股膻味,猪尿能缓解这种膻味,而且能让肉质更嫩更爽口。”顾青淡定地道。

    宋根生脸色发青,张大了嘴似乎想吐。

    “出去吐,不然你会挨打。”顾青头也不抬道。

    宋根生忍住了,不知是害怕挨打还是舍不得刚刚吃进肚里的肉。

    “继续吃啊,别客气。”顾青热情邀请。

    宋根生狐疑地看了看肉,又看了看顾青的表情,总觉得自己被他忽悠了,犹豫半晌,终究没有勇气继续吃。

    忽然想起了什么,宋根生问道:“你真把丁家兄弟卖了?”

    “卖了,可惜卖便宜了,才三十文。”顾青手起箸落,语气却很惋惜。

    “知道这个消息后,全村人好像对你的议论更多了,有人拍手称快,说你为民除害,是个好人,也有人说你是比丁家兄弟更恶的坏人,以后大家可能会受更多的欺凌。”

    顾青吃着肉,鼻孔里哼哼两声。

    一个小小的山村都能产生两极分化的舆论,看来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已经在村里有了影响力,若是顾青愿意,只要把村民们召集起来,大喊一声“我,石桥村村霸,打钱”,敢不掏钱的人应是极少数。

    “所以,得罪你的人通常都会被你卖掉吗?”宋根生小心翼翼地道。

    “不一定,要看价钱如何……”顾青漫不经心地挑着碗里的肉,想到丁家兄弟只卖了三十文,他便觉得有些扼腕,现在回忆一下,跟石大兴谈判时其实并没有发挥好,若能将丁家兄弟的性价比吹嘘得更夸张一点,至少能多卖十文。

    宋根生却暗暗坚定了自己绝对不要得罪顾青的决心,然而如今的顾青性情大变,自己跟他走得那么近,实在有点不放心。

    “你……不会有朝一日也把我卖了吧?”宋根生惴惴地问道。

    碗里的肉已经吃完了,顾青意犹未尽地咂嘴,幽怨地瞪了宋根生一眼。

    “宋叔,也就是你亲爹,他有没有想过卖掉你?”

    宋根生断然摇头。

    “那我也不会卖你,放心。”顾青不怀好意地笑。

    宋根生皱眉,总感觉这句话满满的恶意,又不知恶在何处……

    “根生,想跟我一起赚钱,想过好日子,想要风风光光迎娶秀儿,从明日起,你要帮我的忙了。”顾青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道。

    “你说,我一定帮。”

    “明日挑一些老实本分的乡亲,让憨叔教他们捏陶器的手艺,你知道的,咱们跟郝掌柜的买卖谈成了,马上要正式合作了,陶器的产量一定要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