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二十一章 新客东来

第二十一章 新客东来

    ,朝为田舍郎!

    货郎这次没白来,离开前他顺便在石桥村做了不少买卖,其中最大的客户就是顾青。

    顾青用家里的粮食淘换了不少东西,豆油和盐是必须有的,这年头的调味品很少,而且味道说不出的怪,顾青还是勉为其难换了一些酱料和醋,厨房里该有的东西顾青差不多都备妥当了。

    丁家的肉被顾青吃得差不多了,兴许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初顾青被饿惨了,将丁家的宅子抢来后,顾青将宅子里所有的肉类全都集中起来,像过冬的松鼠一样小心翼翼地藏在床底下,然后便敞开了肚子毫不心疼地胡吃海塞。

    如果吃肉算是一种食疗的话,效果很不错。顾青惊喜地发现自己长肉了,胳膊和腿比以前粗壮了不少,腹部也不再像芦柴棒似的那么干瘦了,就连脸都比以前显得更圆润了一些,跟以前那张不高兴的脸比起来,如今顾青的脸看起来……还是不高兴。

    前身的上辈子一定被人坑了很多钱,否则不会长得如此苦大仇深。

    家里的肉吃得很快,顾青并没有吃独食,经常叫了宋根生来家里一同分享,有时也让宋根生带两块肉回去给他亲爹,丁家兄弟颇为富裕的家底,这些天已被顾青折腾得差不多了,肉快吃完了,钱也花光了,顾青有了一种淡淡的危机感,如果卖陶器的事不赶快解决的话,他又将回到赤贫的状态。

    “明日家里就断肉了……”顾青嘴里嚼着一块风干的野鸡肉,忽然觉得没滋没味意兴索然。

    正在埋头大快朵颐的宋根生赫然抬头,疑惑地看着他,鼓着腮帮子含含糊糊地道:“你家没粮食了吗?”

    顾青愁意满面地叹道:“有粮食,但没肉了,对我来说,断肉等于断粮。”

    宋根生一梗脖子,圆睁双眼努力吞下嘴里的肉,像一只仰天打鸣的公鸡。

    缓了口气,宋根生道:“你昨日送我爹的肉,我爹还挂在房梁下舍不得吃,要不要我把它偷出来给你?”

    说完宋根生一愣,神情惊惧地抿住了嘴唇。

    我刚刚说了什么?我说过要偷东西吗?而且还是偷自己家的东西……我读的是圣贤书啊。

    宋根生发现自己变了,变坏了。

    顾青的表情却很欣慰,拍着他的肩道:“跟你就不必见外了,既然你主动说了,那就去把你家的肉偷出来吧,行事务必鬼鬼祟祟,万万不可暴露行迹,若然事败,你爹追问起来,莫牵扯到我。”

    宋根生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真让我去偷?我刚才只是随口一说……”

    顾青正色道:“正人君子一诺千金,圣贤没教过你吗?”

    宋根生顿时陷入深深的矛盾中不可自拔。

    君子自然是要言出必行的,可今日的“言”和“行”是要去偷东西啊,偷东西圣贤肯定是不允许的,所谓“志士不饮盗泉之水”,那么问题来了,究竟应该听圣贤的哪句话呢?

    言出必行偷东西,和食言而肥捍卫节操,这是个逻辑悖论。

    宋根生呆怔半晌,始终无法取舍,神情挣扎纠结不已。

    顾青在旁边半天没听到动静,扭头看着他,好奇道:“你这是什么表情?吃肉噎到了吗?”

    宋根生深呼吸,认真地道:“……刚才我说偷肉的那句话,可以当做我没说过吗?”

    “可以啊。”顾青很痛快地道。

    宋根生长长松了口气,露出感激之色:“多谢体谅。”

    谁知顾青又道:“换个说法也行,我请你去偷肉,可以吗?”

    “啊?”宋根生失色。

    “朋友有扶危济困之义,这也是圣贤说的呀。”顾青补充道:“你看我,没钱又没肉,家里马上断粮了,算不算‘危’?算不算‘困’?作为朋友的你,不应该帮助我吗?”

    宋根生神情再次挣扎纠结起来。

    新的逻辑悖论又来了。

    成全朋友之义还是捍卫节操不做偷盗之事?

    宋根生突然好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读书……

    站起身,宋根生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喃喃道:“莫理我,我想独自静一静……”

    顾青不解地看着他的背影,眼里满满的疑惑。

    这个年代的读书人都是这样的吗?傻傻的。

    …………

    两天后,石桥村又来了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是个大胖纸,大约两百多斤的样子,远远看去就像山体滑坡时跌落的一个大肉球,无法遏制惯性从山路尽头一直滚到村口。

    滚到村口时,胖子已累得不行了,穿着华贵的丝绸长衫也被汗湿透了,黏黏地贴在他肥硕的身躯上,看起来就像一个穿着紧身衣跳操的灵巧胖子。

    胖子还带了几个随从,那位走村串户的货郎赫然也在胖子身边,陪着笑给他不停打着扇子。

    从怀里掏出一块洁白的帕巾,胖子擦了把额头的汗,喘着粗气叹道:“过分了啊,你为何不早说那个窑口开在如此偏僻深远的山村里?”

    货郎苦着脸道:“郝掌柜,您贵人忘事,小人跟您说过几次了,这个山村很远,山路很难走……”

    “‘很远’,‘很难走’,呵,我怎知道竟是如此难法?罢了,进村吧,若非为了那些个陶器……”胖子叹气,没精打采地继续走。

    走进山村,迎着陌生村民各色打量的目光,郝掌柜面带笑容,频频朝村民们点头招呼,原本圆滚滚的可爱脸庞看起来更亲切了,让人对他生不出半点反感。

    货郎领着郝掌柜走到顾家门前,郝掌柜抬头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其余村民的房子,笑道:“宅子倒是气派,看起来家境不错的样子。”

    货郎脸颊抽了抽,没忍心解释。

    上次在村里见过顾青后,货郎已打听了村子最近发生的事,包括丁家兄弟的下场,包括顾青鸠占鹊巢……

    货郎上前轻轻扣敲门环,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顾青站在门内静静地打量着他们。

    郝掌柜第一眼见到顾青,心中顿时咯噔一下,接着马上开始反省自己。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我的表情管理不到位吗?我的穿着打扮不得体吗?

    为何这位少年郎一脸不高兴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