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十三章 少男情愫

第十三章 少男情愫

    ,朝为田舍郎!

    顾青对冯阿翁越来越欣赏了。

    一番话能让躁动的人群安静下来,足可见冯阿翁在村里的威信不小,更难得的是他明事理,知人心。

    见大家的情绪已被压下,冯阿翁转身看着顾青,苦笑道:“你也看到了,乡邻皆是世代居于此,虽说没出息,终究是你的长辈同乡,丁家兄弟雄霸石桥村多年,他们恃强凌弱,全村敢怒不敢言,只因村中皆是老弱妇孺,被欺凌只能忍着,无人敢反抗,包括老朽在内,若老朽年轻二十岁……呵呵,罢了。”

    “今日你将丁家兄弟治了,固然大快人心,不过老朽还想多嘴问一句,顾家娃子,你欲做第二个丁家兄弟吗?”

    顾青摇头:“别惹我就好,我不会主动招惹别人,更不会欺凌弱小妇孺。”

    冯阿翁笑了:“甚好,有你这句话,老朽和全村乡邻都放心了。但愿从今以后,石桥村能见‘公道’二字,不负同乡一场。”

    顾青淡淡一笑,他没兴趣欺凌别人,尤其是妇孺老弱。可是他也没兴趣维持村里的公道,对他来说,石桥村除了宋根生,其余的都是陌生人,他没有伟大到给陌生人维持公道。

    自己活得踉踉跄跄,有什么资格维持陌生人的公道?

    冯阿翁似乎看出顾青的漫不经心,于是道:“顾家娃子若有甚难处,可对老朽说说,同乡之义便是互相帮忙。”

    顾青想了想,道:“有,想请冯阿翁做个见证,丁家兄弟叫外村人烧了我的房子,被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后,二人痛哭流涕悔不当初,心甘情愿赔偿我的损失,我再三推脱,然而盛情难却,只好愧受。二人愿将丁家宅子赔偿于我,房契地契和质卖文书皆有,请冯阿翁帮我们见证,日后也好有个凭据,不知阿翁意下如何?”

    此话一出,旁边的宋根生,面前的冯阿翁二人脸颊同时抽搐了一下。

    话说得真漂亮,什么“再三推脱”,什么“盛情难却”,这种鬼话居然说得面不改色,此子必非凡物,抢劫都抢得如此义正严辞,将来可成大器。

    不过冯阿翁还是二话不说答应了。

    丁家兄弟是石桥村的祸害,以前没人能治他们,如今顾青的拳头比丁家兄弟更硬,冯阿翁巴不得将丁家兄弟从石桥村赶走,少了这两个祸害,石桥村才能有真正的太平日子,顾青所请正中冯阿翁和全村老少的下怀。

    “此事老朽应了,既然是丁家兄弟心甘情愿将自家宅子赠予顾青,老朽便做个见证,日后丁家兄弟若反悔,就算闹到青城县衙,老朽和全村老少也愿为顾青辩说分明。”冯阿翁慨然应道,只是话说完后,冯阿翁老脸不易察觉地红了一下,活到这把年纪,脸皮竟不如少年郎那么厚实,实在是惭愧。

    人群轰然应是,顾青看着每个人脸上欢欣兴奋的模样,不由暗暗摇头。

    也不知丁家兄弟以前造了多大的孽,轰然倒下之后居然如此多人拍手称快,宛如将全村的孩子扔井里了一般天怒人怨。

    顾青无所谓地点头。

    丁家兄弟在他眼里不过是土鸡瓦狗,他只想赶快了结此事,在这俩鼠辈身上已浪费太多时间了。

    “还有一事,不知冯阿翁是否愿意帮小子……”

    冯阿翁回答很严谨:“你说。”

    “小子想在村里选几个人手,帮我做点事。”顾青想了想,补充道:“有酬劳的,粮食或铜钱都可。”

    冯阿翁好奇道:“你要做何事?”

    顾青笑道:“终归不会伤天害理便是。”

    冯阿翁懂了,顾青不想说。这孩子似乎一夜之间完全变了个样子,有城府也有手段,跟以往那个唯唯诺诺挨了揍都不敢吱声的娃子截然不同了。

    这难道就是青城山上道观里的道士说的“开窍”了?

    顾青扭头对宋根生道:“你来帮我选人,十五岁以上有力气的,做事勤快的,越多越好。”

    宋根生点头应了,神情犹豫了一下,凑到顾青耳边轻声道:“你刚才说有酬劳,可你什么都没有呀,没有粮食也没有钱,拿什么付大家酬劳?”

    顾青不解地看了他一眼:“你疯了?丁家兄弟宅子里没钱吗?没粮食吗?”

    宋根生惊了:“啊?可……那是丁家兄弟的。”

    “丁家的宅子归我了,宅子里的所有东西自然也归我了,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呀。理论上来说,丁家兄弟也是我的,只是我不喜欢收集废物而已。”顾青说着拍了拍他的肩,道:“‘成王败寇’的道理,你显然理解得很浅薄,要多读书啊。”

    宋根生目瞪口呆沉默半晌,才吃吃地道:“我……我尽量办好。”

    冯阿翁这时走进丁家大门,直奔柴房而去,跟丁家兄弟聊聊房产交接的事,顾青懒得跟去,丁家兄弟没那胆子反对,而且在全村人痛恨的情绪下,他们就算想反对也是无效的。

    顾青无聊地打了个呵欠,不经意间扫过宋根生,赫然发现宋根生脸颊发红,目光不时朝人群中的某个固定的点瞟去,瞟了一眼又飞快收回,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

    顾青嗯了一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

    面前这群村民皆是老少妇孺,有迟暮的老人,也有豆蔻年华的少女,宋根生的目光便恰好落在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女身上。

    少女很瘦,穿着不合身的粗麻布衣裳,模样算不上绝色,只能称得上“清秀”二字,但她的眼睛却很清澈,单纯而干净,像一汪能见底的湖水。

    顾青看了看宋根生,又看了看那名少女,目光在二人身上来回打量。

    什么情况?这副“爱你在心口难开”的羞怯表情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而且,她才十四五岁呀。

    一手勾住宋根生的脖子,顾青将他强行拉过来,凑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喜欢那姑娘?”

    宋根生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顾青心里呵呵,不重要,也并不关心。这种少男少女情窦初开的娇羞戏码,前世的电视剧里已看得太多了,见过了无数荡气回肠的情节,眼前宋根生这点小情愫根本不算什么。

    顾青的思绪很快飞到另一个方向,他在思索即将开始的事业,陶土和煤是关键,但也需要会烧瓷的老工匠,这些都是眼下必须要做的事。

    很快顾青的思绪被打断,宋根生怯怯地拽了一下他的袖子,红着脸轻声道:“她……似乎对我无意。”

    顾青一时没反应过来:“谁?”

    宋根生垂着头,声若蚊讷:“她。”

    “哦,那就去追求她,夏天来了,万物复苏,动物们那啥……”

    “追求?这个字眼倒是颇为新奇,但也贴切。”宋根生神情浮上几许烦躁:“我给她送过米,也送过一些干草药,可她什么表示都没有……”

    目光灼热地盯着顾青,宋根生恳求道:“你跟以前不一样了,懂的事也多,能教教我吗?怎样的法子才能让她对我有所表示,让她对我无法抵挡……”

    顾青飞快瞥了那名少女一眼,嘴角露出轻蔑的冷笑:“瘦成这样,不是我吹,我只消一拳过去,她必然无法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