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八章 风高纵火

第八章 风高纵火

    ,朝为田舍郎!

    丛林规则里,只相信拳头,拳头便是真理。

    孤儿院是最接近丛林规则的地方。

    孤儿院里都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他们弱小且可怜,并且毫无倚仗,甚至还有很多残疾孤儿。可是孤儿之间瞒着院长和老师私下里欺凌争夺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着。为了一个馒头,半碗菜汤,一本爱心人士捐赠的童话书,一双合脚的过冬棉鞋,或许什么都不为,单纯的树立群体中的威信和话语权,都能引发一场不见硝烟的恶斗。

    顾青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弱小时被人欺凌过,强壮后也欺凌过别人,当他走出孤儿院上学时,他已经变成了一只丛林里的猎豹,轻易不会出手,出手必取要害,与他为敌的同龄人,基本只有一次挑衅的机会,以后大多是躲着他走的,因为他疯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什么是猎豹?

    平时温温柔柔和蔼可亲,像一只谁都能撸几把的大猫,一旦遇到危险它便炸毛,悄无声息躲在一个阴暗偏僻的角落,盯住敌人的咽喉,等待一个机会猛扑上去,一口咬断。

    此时此刻,顾青就是一只等待机会的猎豹。

    他在等天黑,等那些人放火。

    天黑得很快,夜幕还未完全笼罩大地,外村那些人便有些忍不住了。

    他们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并且为此而雀跃兴奋。

    石桥村是老人村,寡妇村,孤儿村。村中事宜由几位有威望的老人决定,可外村从来不将这几位老人放在眼里。

    村庄之间的地位高低靠的也是拳头,青壮太少,拉不出气势,自然只有被邻村欺负的份儿。

    所以那几个外村人在石桥村行事肆无忌惮。

    只要不闹出人命,怎样都好说,放火烧个屋子不算事。

    夜幕悄然降临时,五六个外村人便开始行动了。

    村民们似乎没想到他们居然如此胆大,当看见外村人聚集成群,一边嘻嘻哈哈闲聊,一边看似无意地朝顾青家的方向移动时,村民们悄悄为顾青担心,只觉得顾青必然逃不过一劫了。

    外村人走近顾青家的柴扉时,终于不再隐藏目的,几个人同时冲了进去,踹开顾青家的大门,发现里面没人,惊愕过后,外村人气急败坏地叫骂起来。

    悄悄跟在远处围观的村民见外村人扑了个空,纷纷松了口气。

    村民们懦弱,他们没有拔刀相助的勇气,只有尚存心底的几分无奈善意。

    只是村民们万万没想到,这几个外村人扑空之后仍不甘心,当黑夜里亮起了一支火把,并且那支火把在夜空下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在铺满茅草的屋顶上时,村民们顿时被吓到了。

    放火烧屋,是极其恶劣的行径。

    “你们……欺人太甚!”一名年长的老人拖着残疾的腿,拐杖重重地顿地。

    外村人投去轻蔑的冷笑。

    围观的村民里,不是妇孺就是老人,外村人根本不怕,反而肆无忌惮地笑了。

    既然没找到顾青,烧了屋也算是帮丁家兄弟报了仇,当顾青的房子火势越来越大时,几个外村人互相使了个眼色,纷纷朝村外遁去。

    做恶的人终究是心虚的,烧屋之举显然激起了众怒,他们也怕被人报官,事情就闹大了。

    外村人逃了,村民们不敢拦。怯懦战胜了心底里的正义,当正义需要用自己的生命去维护时,大多数人会选择退避。很正常的人性。

    直到外村人走远了,年长的老人才顿着拐杖,大声吆喝。

    “发什么愣!快救火啊!分几个人上山,把顾家的娃儿找回来,快去!”

    …………

    顾青和宋根生没在山上。

    当顾家的房子烧起来时,顾青和宋根生却出现在丁家兄弟的家门口。

    远处自家的屋子火光冲天,村民们一阵鸡飞狗跳,这些顾青毫不在意,仿佛完全与自己无关。

    冤有头,债有主。

    房子被烧没关系,先报仇再说,自己受到的损失,终究会有人买单的。

    于是,火势大起之时,顾青和宋根生便出现在丁家兄弟的家门口。

    毋庸置疑,丁家兄弟就是买单的人。

    站在紧闭的门口,顾青神情轻松,仿佛串门访友一般自在随意。跟在身后的宋根生浑身直颤,双手死死攥成拳,两腿打着哆嗦,一副随时掉头就跑的姿态。

    对宋根生来说,丁家兄弟强大且邪恶,每次经过丁家的门前,依稀能看到屋子上空凝聚着一团经久不散的乌云,有时候乌云还会摆成汉字形状,赫然写着“邪恶势力”四个大字。

    丁家兄弟是石桥村的恶霸,不可挑战的存在。以往的宋根生向来是避而远之的,若是狭路相逢实在没法躲了,宋根生也会毕恭毕敬长揖问好,礼数非常周全,让恶霸找不到任何欺凌他的借口。

    然而今日此时,宋根生竟鬼使神差般站在丁家门口,一副来者不善兴师问罪的架势,一想到这里,宋根生就觉得腿软,突然好怀念当初见了恶霸便长揖问好的日子,憋屈里透着浓浓的安全感……

    “抖啥?你病了?”顾青不满地瞥着宋根生。

    宋根生脸色苍白,努力挤出一丝微笑,表示自己士气高昂,这一丝笑容正是对敌人轻蔑的冷笑……真的好冷,冷得打摆子,无法控计记几。

    村子的另一头,火光映亮了夜空里的半边天,伴随着喧嚣杂乱的人声,宋根生不禁扭头,接着大惊失色道:“你,你家着火了!他们果然放了火!”

    顾青抬眼一扫,淡淡地道:“不错,火势颇为壮观,挺好看的。你仔细看看那火光的色彩,从火红到血红,鲜红再渐渐趋于黑暗,这种色彩上的层次变化如同晚霞一般引人入胜,情不自禁想到了人生从稚嫩到成熟再到衰老的每一个阶段……”

    宋根生瞠目结舌:“…………”

    烧的是你家的房子啊,你家房子已经着火了,你居然又聊人生,心这么大吗?

    顾青毫不在意,放火的那一瞬起,那个房子便不是自己的房子了。

    他的房子在眼前。

    负手立于丁家门前,顾青负手打量着丁家兄弟的屋子,口中啧啧有声。

    不错的房子,虽然比顾青心目中的豪宅差了许多,但比顾青那间正烧得红火的房子好了无数倍。丁家的屋子竟是厢院结构,墙壁是砖石夯土所砌,更令人愉悦的是,屋顶不是茅草,而是瓦片所覆,看得出,丁家的房子应是整个石桥村最豪奢的宅子了。

    一想到这间大房子马上就属于自己了,顾青不禁有些激动,激动得有些忘形,双腿也情不自禁地哆嗦了起来。

    万万没想到啊,昨日才给自己定了个盖大房子的小目标,仅仅才过了一天马上就要实现了,难道昨日在石潭里捞的那条鱼是锦鲤?

    宋根生在身后看到顾青那双打摆子的腿,神情愈发灰暗绝望。

    所以,今晚顾青要对丁家兄弟发起自杀式袭击吗?

    那自己跟来的意义是什么?殉葬的坐骑?

    读过书的宋根生飞快在脑海里搜索圣贤金句,试图劝说顾青悬崖勒马回头是岸,趁着还没动手,赶紧放弃寻仇报复这个不冷静的决定……

    金句还在搜肠刮肚中,顾青却已快步上前,没等宋根生反应过来,他已一脚狠狠踹开了丁家的门,黑夜里传来一道石破天惊的大喝。

    “房产证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