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149 进献“火药”神器!

149 进献“火药”神器!

    ,楚氏赘婿!

    三日之后,朝廷再次举行大午朝。

    金銮殿上。

    皇帝项燕然冷肃的高坐在宝殿上,数百名公卿大臣、王侯们位列朝堂下,肃穆垂手站立两侧。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蔡和大太监手持拂尘,尖细的嗓子在殿内回荡。

    众朝臣彼此相视一眼,一时陷入沉默。

    他们心中都清楚,皇帝今日再度召开大午朝,是为了解决一件国政大事——采用何种新制,来为朝廷选拔人才。

    这是儒派和门阀勋贵派的大势之争,谁赢了,随便能得到未来数十年的大势。

    但是,这个节骨眼上爆发了玄武庙雷击事件,在《大楚邸报》上发酵了数日,闹得沸沸扬扬,已经令整个大楚皇朝上下瞩目。

    小昏侯被儒生们骂了一个狗血喷头,摆开阵势,肯定是要报复回来的。

    没有解决此事之前,他们也不急于跳出来战斗。

    新任主丞相孔寒友,面色沉重,垂眉低目,心意已决。

    今日,不管小昏侯如何攻击。

    他都要全力保住董贤良这个亲传弟子,儒派的未来栋梁大臣。否则,堂堂主相都庇护不了自己的弟子,其他大臣会怎么看待他这个主相?

    儒派官员们都是精神紧绷着,准备迎战。

    董贤良一副听天由命,完全放弃了挣扎。他不知道小昏侯会怎么对付自己,自然也不知道该怎么抵挡。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相比之下,新任御史大夫王肃大人,面色红润,显得分外的轻松。

    不管小昏侯和儒派怎么斗,谁被咬。对他们门阀勋贵派系来说,都是一件好事啊!不费一兵一卒,便得了一件大便宜。

    皇帝看众朝臣们都低头,一副无事启奏的摸样。

    知道他们都在等着玄武庙事件的解决。

    项燕然只能朝楚天秀,问道:“小昏侯,前几日玄武庙雷击一事,你是不是该给朕解释一下?究竟是出了什么大事,被雷击了?”

    楚天秀立刻出列,满脸无辜的禀道:

    “皇上,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这段时间都是李老神仙独自在炼丹,臣啥也不懂,啥也没插手,只有李老神仙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他要是搞砸了,这炼丹失败的黑锅肯定是他一个人背,这是他吹嘘自己会炼丹。

    他要是炼丹立功,这功劳至少分我一半,是臣帮他争取来的炼丹机会。

    臣估摸着皇上今日应该要过问此事,便带李老神仙进宫来了。他正在宫外候着,等待皇上召见。”

    满殿的众臣们闻言,都是掩面,一副羞与为伍的摸样。

    有罪李自然全背了。

    有功他小昏侯分一半。

    这果然是很小昏侯的作风,李自然老神仙遇上小昏侯,也是够倒霉的。

    “宣李自然进殿!”

    项燕然道。

    众王公朝臣们回头,望向殿外。

    却见,李自然老神仙身穿紫金色大袍,一副道骨仙风,步入金銮殿内。

    身为数十年走南闯北的老神棍,他也是王侯府邸的贵客,见多了世面,在皇帝和众公卿朝臣面前却也不慌张。

    在这金銮殿上要说什么,做什么,小昏侯早就跟他说清楚了。

    “李老神仙,长生仙丹炼的如何了?怎么炼个丹,却让天雷把玄武庙给炸了?说个道理,给朕听听。”

    皇帝项燕然冷冷的问道。

    “贫道叩见圣上!”

    李自然老神仙跪地朝皇帝拜了一拜,立刻从衣袖内摸出一个木盒子,里面装着一粒黑色的大药丸。

    李自然面带狂喜之色,说道:“皇上,贫道本欲为太后炼长生仙丹。前些日子,却误打误撞炼成了另一样稀世宝物‘火药’。

    此宝,虽非长生丹,不可食用,却也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神物。小道诚惶诚恐,将此宝献于皇上!

    此宝,乃国之利器,望皇上赐贫道重赏!”

    立刻有太监,从李自然手里接过这黑色大药丸,仔细检查了一番。

    但是并未发现有任何异样和危险,这才呈交给皇帝。

    皇帝项燕然,拿起这枚黑色的大药丸,嗅了嗅还有一股硫磺的臭气味,满脸疑惑,“这玩意,能干什么?”

    这些道士们炼丹,总是弄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

    淮南王项安世召集道士炼长生丹,意外炼出“菽乳”,让沈太后吃的颇为喜欢,赏赐项安世不少的宝物,甚至准许他在金陵城逗留。

    这李自然也是如此,长生丹炼不成,却炼出了奇怪的“火药”。

    “呃解释起来有点复杂!”

    李自然老神仙连忙道:“恳请皇上和众位王侯公卿,移步宫殿之外。

    贫道演示一番,皇上亲眼目睹,自然便明白此丹的妙用了!若是皇上觉得无用,贫道愿以人头赎罪!”

    “哦,那就到殿外去瞧瞧。”

    项燕然淡漠的起身。

    他倒是要瞧瞧,什么宝物让李自然如此有信心,不怕会被降罪。

    哼!

    要是敢蒙骗他,这李自然今日便是死期。

    数百位王侯朝臣们也是惊奇,低声议论纷纷,跟着皇帝,一起来到金銮殿外,一座巨大的广场附近,观看李自然的演示。

    殿外的广场上。

    李自然独自一人来到广场上,掏出一个胳膊粗细的瓶子。瓶子里面也装满了黑火药。

    他亲手将那枚黑色的大药丸,放入瓶子内,密封,外面留了一根引信。

    而瓶子周围,则放置着十几个如人高大的木人、木马。

    李自然用引信点燃,撒腿便跑出数十丈之外,趴在地上不敢动弹。

    “轰隆~——!”

    却是凭空一声巨响。

    陶瓷瓶子瞬间大爆炸,火焰冲天而起,强烈的冲击气浪,碎片,将周围的十几个木人、木马,被砸飞了出去。

    这些木人木马,无不是残胳膊缺腿。

    哪怕它们身上的皮甲,都被陶瓷碎片给洞穿。

    如果这些是真人、真马,毫无防备之下,他们恐怕全都是非死即伤。

    “”

    “这这什么法术?”

    “这这是旱地惊雷啊!”

    远在上百丈之外,皇帝项燕然和众王侯朝臣们,都被这巨大的轰隆声,给震的面色苍白,惊的目瞪口呆。

    项燕然当皇帝这么多年,也未曾见过这般恐怖之物。

    皇宫里,那些太监们、禁卫军都被吓得手足无措。

    要是刚才,李自然献丹的时候,点燃引爆此物,众禁卫们完全没有防备,皇帝恐怕早就被炸死了。

    甚至有大臣,呆滞的抬头望向天空。

    怀疑天空降了一道天雷下来。

    可是,天空一片晴朗无云,并无惊雷。

    金銮殿的广场,连地面都被炸出了一个浅坑,依然有火焰在燃烧。

    这,这跟天雷轰击太像了。

    “皇上,这便是‘火药’,贫道前些日子炼制仙丹的时候无意间发现此物。

    正是火药大爆炸,把玄武庙给炸塌了一小半。

    只是外界人不知,故意散布一些妖言惑众的言论,宣扬《阴阳灾异说》,说什么这是‘天灾预示人祸,老天在惩罚贫道炼仙丹’。

    呸~!

    这完全是子虚乌有之事。

    哪有什么天雷,哪有什么天灾,这也不是什么道术妖法。不过是贫道炼出的火药,发生爆炸而已。

    谁要是不信,贫道这里还有一些炼制出来的火药。让他亲手去点燃火药,试试威力。”

    李自然赶紧一溜烟跑到皇帝面前,激动的高声呼道。

    皇帝项燕然依然在震惊之中,心头却是难以抑制的狂喜。

    这火药,威力居然如此之巨大。

    一枚火药,便可伤到十余名兵马。如果把火药弄的更多,连城门都可以轰开这,岂不是可以用于战场?!

    不论是剪除诸侯,还是北征匈奴,此物都大有用场。

    他无数个日日夜夜,梦想着出塞三千里,踏平匈奴王廷,燕然山巅勒石刻功,或许真的有希望了。

    “皇上。让臣亲手一试!”

    太尉李荣目光一凛,霍然站出来。

    身为大楚战神,李荣当然一眼看出这“火药”的可怕之处。

    一个赤手空拳的普通人,手持火药,都能把十多名披甲的兵马给炸翻。这是何等的神兵利器!

    但他担心李自然动了什么手脚,甚至是用了不为人知的“妖术”,才引发这大爆炸。

    亲手一试,才能验明真假。

    “嗯,平王你去试试。”

    项燕然难以掩饰的激动,点头道。

    李自然手把手教平王李荣,如何往大瓷瓶内填装火药,如何点燃引信。瓷瓶里面还加了一些碎片。

    李荣亲手点燃引信之后,两人赶紧往远处跑。

    “轰~——!”

    又是一声平地惊雷。

    李荣回头一看。

    身后一团巨大的轰鸣和火焰,在广场上,腾空而起。那些原本就残胳膊缺腿的木人木马,被炸的更碎了。

    这一次,哪怕是疑神疑鬼的大臣,看到这一幕,也确信无疑。

    这绝对是李自然老神仙鼓捣出来的“火药”,引发了这堪比“天雷”一般威力的大爆炸。

    哪里有什么天雷,完全是臆想而已。

    “皇上!”

    李荣快步来到皇帝项燕然跟前,躬身正色道:“皇上,李自然道长所炼火药,确实为惊世利器。

    请准许,由太尉府,研究神兵利器、新式战法,以备日后征战匈奴之用!”

    “准!研制神兵利器所需银两花费,由大司农拨付。”

    项燕然欣然大笑。

    意外啊!

    太意外的惊喜了。

    他还以为,小昏侯打着给沈太后炼长生仙丹祝寿的幌子,逼着项家皇子皇孙花了那十万两银子去炼丹。

    花了一笔冤枉钱,这笔银子多半要被小昏侯给贪墨掉。

    项燕然还准备找个时机,逼小昏侯把这笔银子给吐出来。

    没想到,这炼仙丹居然还起了不可思议的效果。

    长生仙丹虽然没出来,一件可用在战场上的大杀器却是炼出来!

    这是盖世奇功一件啊!

    既然如此,他这皇帝也就大度些,不跟小昏侯坑蒙拐骗炼仙丹一事,计较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