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118 金陵城里,谁家有钱?

118 金陵城里,谁家有钱?

    ,楚氏赘婿!

    回金陵城的路上,李虞好奇的问道:“夫君,我们回去怎么找银子?怕是也难吧!”

    “就是,丹阳县的乡绅富户,都没一家愿意出银子。”

    “金陵城里大富户虽多,但他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没见到任何好处,怕也不肯投这么多银子吧。”

    狄儿和祖儿也纷纷说道。

    楚天秀笑道:“金陵城里谁家最有钱?”

    “除了皇家,就算沈府了,库房里的铜钱恐怕都快烂了!”

    祖儿立刻道。

    “先从沈家弄一笔银子,等沈家尝到甜头了,就不怕他们不抢着来吃肉。”

    楚天秀道。

    在金陵城众大富豪府邸,其实沈家的后台最硬,也最难搞定。但只要沈家上了钩,其他豪门就容易跟风了。

    平王府的一行马车队伍,在侍卫的护送下,“轰隆隆”的直抵金陵城。

    金陵城门下的守城士卒们,自然认得那是平王府丹阳郡主的马车,极为吃惊。

    小昏侯这大纨绔,不是去丹阳县城上任了吗?

    怎么才几日的功夫,又回来了!

    小昏侯一回来,金陵城又要鸡飞狗跳了!

    众兵卒们慌忙让开道,也没敢检查丹阳郡主的座驾,让他们直接入了金陵城。

    “金陵城,我楚天秀又回来了。”

    楚天秀望着那熟悉、繁华的金陵城,心情大爽。

    这金陵皇城才是他大展拳脚的地方啊!

    一行马车穿过长乐街,路过沈府的时候。

    楚天秀让马车停了下来。

    沈万宝这位沈大公子,在鸿门客栈和几个狐朋狗友喝茶。

    正准备金陵城里到处游手好闲溜达一番,恰好正看到小昏侯坐在马车上,朝他招手。

    沈万宝不由吃惊,“咦,小昏侯,你怎么又回来了?!”

    “没办法,待了几日的功夫,本小侯爷已经在丹阳县砸了一万两银子。再不回来,可没银子用了。”

    楚天秀笑道。

    沈万宝听了,瞪大了眼睛,头皮发麻:“丹阳县城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除了粮食没什么可买的,你也能花掉一万两银子?你这个丹阳县令,莫非是散财童子?!”

    就算去大笔的收购粮食,这短短几日,也花不完一万两银子啊!

    “我发明了一种新式小高炉,可以炼出钢来,花掉了我一万两银子!”

    楚天秀说道:“万宝,你要不要跟着本县令去投资?一万两银子,我给你造五座小高炉!一年未必能挣个十倍,但是翻个二三倍总是有的。比你家去放高利贷好多了!”

    他给李敢年的价钱,是一千两一座新式高炉,几乎是成本价了。毕竟李敢年这县丞,在县里干的辛苦,总要给些好吃。

    沈家的关系远一些,要二千两一座。

    每多拉来两千两的投资,他便能多做一座高炉。

    “不干!就你小昏侯这性子,有好处都吃独食,肯定不会照顾兄弟。你居然会想拉上我,绝对没好事。”

    沈万宝眼神里充满了警惕。

    小昏侯八成又想坑他的银子!

    哼哼,门都没有。

    炼铁高炉长什么样,他都没见过,哪里会信。他可不是老爹沈大富,这么容易上当。

    “算了,你不投资小高炉,我也不强求。回头你想清楚了,再来找我不迟。”

    楚天秀摇头道:“你前几日不是说,想和我一起合伙造昏侯纸卖钱么。现在给你一个好处,我把昏侯纸的全套技术,做一万两银子的价钱,卖给你们沈家!你爱造多少纸都行。”

    他去了一趟丹阳县城。

    连县衙里文书都没有纸可用,明显感觉到,大楚还是太落后了。

    昏侯纸没必要独家保密,也该大幅降价,尽早降到一文钱一张纸,让大楚尽快从竹简时代进入纸书时代。

    大楚全国,都要抓紧普及昏侯纸。

    否则以现在的二十文一张的高价钱,除了朝廷和金陵城门阀用得起,丹阳县城根本没人用昏侯纸。

    连县衙和富户都不舍得用,私塾学童上学,就更别提了。孩童背着几十斤的竹简求学,根本没办法进行普及教育。

    他卖造纸术,拿到这一万两银子,还能去建小高炉,一举多得。

    “昏侯纸造纸术卖给我?”

    沈万宝差点惊呆了。

    什么炼铁高炉,他不信能挣到钱。

    但这昏侯纸,成本极为低廉,卖价却高达二十文铜钱,非常非常赚钱,他是信的。

    沈万宝反应过来,惊喜若狂的嗷嗷叫一声,恨不得抱住楚天秀。

    “我的亲爷爷,您老总算想通了!早就该卖给我造纸术了。行,一万两,我回去取钱,马上就送到你们平王府上去!”

    沈万宝转头飞奔回沈府,去找他爹沈大富,“爹!大喜事,天大的喜事。”

    “啥?”

    沈大富满脸的憔悴,还在一门心思琢磨,自家的沈氏麻纸怎么才能改进到昏侯纸的品质。

    现在沈氏麻纸作坊,每天都在亏损,虽然亏的钱也不太多,可依然让他的心肝儿都在疼。

    这是沈家的一条退路。

    一天不把昏侯纸琢磨出来,他这心里就不踏实,睡觉都睡不着。

    沈大富茫然望着儿子,不知道喜从何来。

    “爹,我花了不知多少苦心,哭爷爷求奶奶,总算把小昏侯给说动了。小昏侯已经答应,把全套昏侯纸术卖给咱们家了。一万两,只需要一万两,便宜不?!咱家就能造昏侯纸了!”

    沈万宝激动道,“全亏我和小昏侯这么多年的交情,否则换别人根本没戏。”

    “便宜啊,买了!也就两个月回本。”

    沈大富听了不由惊住了,狠狠道,“干得好,总算干成了一件大事!”

    一万两,也就是造一座大型造纸作坊的钱而已。

    把昏侯纸造纸术买回来,使劲的造纸,用不了多久就能把本钱给赚回来。

    这大楚皇朝,现在也就沈、楚两家能造纸,竞争的商人,远远比经营丝绸少太多。

    “傻啊!”

    楚天秀看沈万宝兴冲冲回沈府,不由摇头。

    沈府有钱。

    他本想带沈府去丹阳县大炼钢铁,有金陵第一巨富沈家的巨资投入,只需一年就能让丹阳县变成一座钢铁重县,富得流油。

    沈万宝居然还不肯去,光惦记着造纸。

    回头沈万宝再来找他,可就不是“一万两五座新式高炉”这个价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

    他一转眼便是一万两银子到手了,再加上虞儿拿的一万两,便是两万银子的起步资金。

    楚天秀不由感叹。

    丹阳县那穷酸的地方,就算刮地三尺,想要弄出一万两银子,也太难太难了,非逼的乡绅们造反不可。

    还是这金陵城的巨富,舍得掏银子啊!

    光是沈家,轻轻松松就掏了一万两银子出来。

    “现在我们二万两银子,可以在一个月内一口气建起二十座新式的小高炉了,一座一百斤,估计能日产两千斤高质量的炒钢,日产几百件农具、兵钢器。

    虽然数量还是少了点,但起步应该没问题了。头一个月,我们先试验造出第一批‘炒钢’和‘百炼钢’出来。

    炒钢用来造农具,百炼钢打造兵器。”

    楚天秀琢磨着,朝李虞说道:“剩下就是打开销路。打造一批精良的农具和军备,卖到大楚各地去。军备我们不能造,最好是直接把钢材卖给朝廷。”

    他查过一些典籍资料,发现大楚的私人铁匠铺是可以自己冶铁,打造农具,甚至打造兵器。

    项氏诸侯王就是自己给自己的军队,打造大批的军备,军备丝毫不亚于朝廷。

    但他是小昏侯,不是项氏诸侯王,要是自己打造兵器,总归犯忌。

    李虞点头,“先试一试这百炼钢有多锋利、坚固,要是比朝廷炼制的铁还更好。回头我跟我爹说说,太尉府那边出面,为朝廷买一些百炼钢,去给军队打造兵器。”

    要说在朝廷军队的门路,莫过于太尉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