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57 大过年捡了兔子

57 大过年捡了兔子

    ,楚氏赘婿!

    沈大富都气懵了。

    小昏侯前年才向沈府借了十万两银子,你父子俩就是每日三餐啃银子当饭吃,也啃不完这么多啊!

    他原以为昏侯府不要脸

    现在终于明白,昏侯根本没有脸。

    他为了告状,特意准备了这一身的粗布衣,感觉已经足够显得沈府穷苦落魄了。

    可还是没料到这老昏侯,不知从哪里弄来这身补丁破衣,居然假扮成乞丐,饿两三天不吃饭,头昏眼花到太后面前嚎啕大哭,还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养小昏侯上去了。

    太阴险,狡诈了!

    沈大富痛心疾首。

    这样一来,他还怎么开口,状告这对已经悲惨无比的昏侯父子?这要一告状,还不会被太后给骂死。

    “有父,当如老昏侯啊!”

    沈太后听了老昏侯的哭诉,不由伤感拭泪。

    泪眼婆娑。

    真的老了,容易触景生情。

    恍惚间,她看见了一个记忆深处的人影,老老昏侯正含笑着,风姿卓卓的站在人群的最外围,那样的鹤立鸡群,卓尔不群。

    他怎么回来了?

    “你”

    沈太后有些难以置信,不由惊讶朝“老老昏侯”的方向一指。

    众嫔妃、郡主、贵妇人群被她这一指,顿时如潮水一般分开把正垫着脚跟,东张西望的小昏侯楚天秀,给亮在沈太后的眼前。

    她们望向楚天秀的眼神,非常的复杂。

    她们眼里的楚天秀,当然不是沈太后记忆中,那位卓绝的“老老昏侯”。而是金陵四大纨绔之首,让金陵小姐们生怨,让满城公子哥们胆寒的大纨绔。

    项凌公主撇了撇嘴,颇有幽怨。

    楚天秀被贵妇、郡主众们目所望,不由有点懵。

    沈太后指他干嘛呢?

    你们一群贵妇人,看我干吗呢?我跟你们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啥都别多想!

    李虞反应快,连忙拉上愣神的楚天秀,给沈太后叩首道:“虞儿,携夫婿小昏侯,叩见太后。给太后请圣安!”

    沈太后定睛一看。

    原来不是老老昏侯,而是李虞郡主和她的上门夫婿小昏侯楚天秀。

    她不由轻叹,那一代的岁月,终究是过去了。

    “虞儿、天秀,你们俩来奶奶这旁边坐坐!”

    沈太后轻叹,笑道。

    李虞连忙和楚天秀过去,做到沈太后的身旁。

    周围水泄不通围着的一大群贵妃、嫔妃、公主、郡主,还有众贵妇们,眼睛都红了。

    她们中间,有项氏皇女、皇孙女,有皇帝嫔妃,也没见沈太后让她们过去身边坐坐。

    难怪宫里都说,沈太后太偏心。

    自家皇女都不宠,却独宠平王李荣之女李虞,三岁赐名,十岁郡主封号,最为关切。

    甚至宫里还有传言就是沈太后让皇帝,将小昏侯赐婚给了平王府当上门赘婿。

    “虞儿,你可有好个月没进宫见奶奶。这是有了夫婿,就忘了奶奶喽。”

    沈太后亲切的拉着李虞的小手,嘘寒问暖一番。

    “太后,哪有啊!虞儿惦记着很,就是这段时间忙碌,未能时常进宫问安。”

    李虞羞涩。

    毕竟这么大了,她经常进宫也不太合适。只是拗不过沈太后,她才偶尔进宫走一走。

    沈太后又拉着楚天秀的手,笑道:“天秀啊,有四五年没在宫里见你了吧。这是越长越俊俏啊跟你爷爷,那是越来越像了。”

    她打量着楚天秀,却又再次想起了老老昏侯楚天秀跟老老昏侯的风姿,简直一模一样啊。

    都是那样的骄傲,都是那样的风流倜傥、卓尔不群。

    仿佛,眼前见到了数十年前的旧人,时光岁月又回到了往昔的少女时光。

    唉,岁月不饶人啊!

    沈太后轻叹。

    不过,能在小昏侯身上看到昔日老老昏侯的影子,她依然是大感欣慰。

    “你们可订下了良辰吉日,行大礼?到时候奶奶可要给你们送一份厚礼。”

    沈太后笑问道。

    “我爹正要和公公商量一下日子呢。当然,也要看看小昏侯的意思。”

    李虞轻声道。

    说着,她回头看了一眼楚天秀。

    之前,老昏侯把小昏侯送上平王府,根本没有和平王定下两人成婚的良辰吉日,就是怕仓促大婚,小昏侯在大婚上造反。

    只等小昏侯完全接受了这个入赘的现实,两府才会去筹备这大婚的吉日。

    “这大婚嘛,当然要隆重!”

    楚天秀挠了挠头,道:“太后放心,我小昏侯,定然要办一场这世间最隆重的大礼。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沈太后点了点头,对老昏侯说着:“老昏侯,这些年苦了你了,把小昏侯养的这么好。从太后府,支一千两银子给老昏侯,回去过个好节!”

    慈宁宫的老嬷嬷,立刻点头。

    老昏侯匍匐在地上,闻言愕然抬头,都忘了哭。

    咦~!

    还有这种好事情!

    大过年捡到了一只肥兔子?

    早知道这招管用,早点来哭诉就好了。

    “谢太后恩典!”

    楚庸喜出望外。

    “这”

    沈大土财主瞪大了眼珠子,瞠目结舌。

    这个奸诈老贼,蒙蔽了太后的圣听,沈太后居然还给他打赏一笔银钱。

    沈太后看到人群后面站着的沈氏父子,看到他们父子俩一身布衣,有些诧异又道:“大富,万宝侄儿,你们来了。为何身穿布衣?”

    “姐!弟弟最近在做造纸生意,亏了不少钱,深感挣钱艰难。所以弟弟命沈府上下,每日穿布衣,粗茶淡饭,厉行节俭。”

    沈大富立刻小心翼翼躬身过去。

    他也知道最佳战机错过,大势已去,也不敢再去提昏侯府向他借十万两银子的事情。

    提了也伤不了这正受宠的昏侯父子半根毫毛,反而显得沈府出手太奢侈阔绰。

    “如此甚好!沈府阔气了这么多年,也是该节俭一下了。”

    沈太后淡淡道。

    她这年岁也大了,也罩不住沈府多少年了。

    皇帝跟这国舅府父子俩,可谈不上多亲近。

    现在沈府得势,还不知节俭收敛,待她归天之后,以后沈府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沈太后看了沈万宝的手一眼,“万宝侄儿,你手上这个玉扳指是个好东西,应该值个不少银子吧?

    既然沈府厉行节俭,不可布衣配美玉。把它送给老昏侯吧,卖了换些银子,权当是给昏侯府补贴点家用!”

    沈万宝愣了一下。

    老爹只是让他换一身新布衣装穷,可没说让他摘下着这手上最爱的玉扳指。

    一时疏忽,居然忘了。

    他连忙想要用衣袖遮住手指,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来不及啊。

    “是,姑姑!”

    沈万宝苦着脸,一脸不舍的把玉扳指取下来,递给老昏侯。

    这玩意是他从金陵古董店里淘来的,花了几千两银子,西周的极品好玉啊!

    早知道就不跟老爹进宫了,钱没讨回来,又损失了一个玉扳指。

    “这这多不好意思啊!昏侯府正缺肉下锅呢,笑纳,笑纳!”

    老昏侯连忙爬起来,伸手接过来,脸上笑容都洋溢出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