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历史小说 > 楚氏赘婿 > 42 春风得意马蹄疾

42 春风得意马蹄疾

    ,楚氏赘婿!

    楚天秀见那些儒生们跑远了,这才放下袖子,含笑看着怀里的祖儿。

    殿试高中,香玉满怀。

    纵马驰骋金陵城,人生得意小昏侯是也!

    祖儿被他温柔的目光一瞅,顿时粉雕玉琢的脸颊,一片羞赧,连忙正襟危坐,轻啐了一口。

    姑爷啥都好,就是不正经!

    “他们好可怜啊!”

    祖儿听到长乐街头,传来咆哮的河东狮吼声,那个二百斤婆娘在追贾生,无数人群跟着这些儒生们凑热闹。

    她不由深感同情。

    但不知为何。

    在金陵城内豪放裸奔的儒生们越来越多。

    眼看着原本只有数十名,中途加进来的儒生越来越多,队伍变成了数百名之庞大,简直令人震惊。

    这一数百名儒生们一边在金陵城雪地赤露狂奔,还一边吼叫着,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在裸奔。

    所过的街区,无不沸腾起来,炸开了锅一样。

    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豪门府邸、达官贵人,惊奇无比,纷纷跑出来看这场大热闹。

    “可怜?”

    楚天秀目光望向远方热闹的街区,忽然有些恼火。

    今日皇榜,老子优甲头名,才是金陵城今日的头号的主角。现在风头,全被这群裸奔儒生给抢了。

    他们可怜个屁!

    这群儒生王八羔子,分明是在碰瓷自己。

    当初几十名儒生在鸿门客栈,跟自己立誓打赌,他答应了。

    寻思着让这些儒生们在金陵城冰雪裸奔,为自己当官,热闹庆贺一下。

    但是现在,看看儒生们这副裸奔的豪放和欢乐,一副壮怀激烈摸样,一点也没有受屈辱的感觉,反而引以为豪!

    当初在鸿门客栈也就几十名儒生立誓对赌,眼下这都跑出几百名儒生来了。

    这说明什么?

    这一大群儒生乐在其中,爽的不要不要!

    楚天秀又不傻,看到这副场景,还能不回过味来?

    这群儒生,太狡猾了!

    原本籍籍无名之辈,硬是通过碰瓷自己这威震金陵城的四大纨绔之首。

    打着和小昏侯立誓对赌的旗号,实现了他们在金陵城冰雪裸奔,一举轰动成名的梦想。

    从此以后金陵城,谁人不知贾生,践行誓言的豪举?

    谁不知他们这一小群儒生,宁愿受这冰雪裸奔之辱,也要和金陵四大纨绔之首对抗,绝不向小昏侯低头的壮举?!

    圣贤之名也好,恶骂之名也罢,一旦得到了便都是名气!

    名气这东西一旦有了,富贵也就近了。

    金陵城里的这些儒生,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啊,脑子不是一般的好用,不能小瞧他们!

    朝廷举荐出仕要大官推荐,没有这些普通儒生们的份,他们也当不上官。他们不想尽法子博一个名气出来,怎么在门阀、权贵面前,谋一份富贵?

    楚天秀看到他们这般不要脸,气的鼻子都青了。

    “我说金陵城的这群臭不要脸的儒生,为什么天天盯着小昏侯来骂?就是等着碰瓷的这一天。

    为了成名,连裸奔都在所不惜!

    你瞧瞧,他们还是人吗!”

    楚天秀怒道:“当本小侯爷看不出来吗!跟本侯爷作对这么欢乐,回头老子挖个大坑,把他们一股脑儿全部坑进去!”

    “碰~碰瓷?”

    祖儿吃惊的张老大了嘴巴。

    这群儒生为了成名,居然愿意付出这种惨烈的代价!

    皇宫门外,众举子、士子们,似乎也有不少人想明白过来,无不沉默。

    目光不由自主的飘向小昏侯。

    众儒生们为了名气,不要脸,碰瓷小昏侯的举动他们要不要学一学?

    虽然不要脸,但这是一条成名的捷径啊!

    “算了,今天是我殿试头名的大喜日子,很快就能当官了。让这帮酸儒们跟着沾沾光吧,不跟他们一般计较了。

    本小侯爷得了优甲,要‘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天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金陵花’!

    在全城跑一圈,让全城百姓们,看清楚本小昏侯这位殿试头名的脸。”

    楚天秀不想管那些儒生了,从五骑豪华座驾上下来,叫道:“敢年,牵一匹宝马来!”

    “是,姑爷!”

    李敢年急忙牵来一匹神骏宝马,供姑爷乘骑。

    楚天秀正想要上马,却忽然吃惊的发现。

    这马居然没有马镫!

    卧槽。

    这马这么高大神骏,怎么上去?

    李敢年愣了一下。

    好在他脑子反应过来,姑爷不会骑马,连忙蹲下,恭敬的为姑爷献上自己的膝盖。

    楚天秀立刻踩着李敢年的的膝盖,好不容易爬到骏马背上去,一手牵着缰绳,尊贵的小侯爷身子在马背上晃晃悠悠。

    虽然以前的“小昏侯”似乎不爱骑马。

    但是,骑马这么简单的事情,哪里需要学。

    “驾~!”

    楚天秀轻喝一声,马儿果然立刻小步跑起来。

    瞧,骑马就是这么轻松。

    呃,对了!

    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这马疾跑起来,怎么才能让它停下?是抱住马脖子,还是双腿夹住马腹?

    “祖儿!”

    楚天秀面色一变,急忙道。

    “姑爷小心!”

    祖儿吓了一跳,连忙在五乘座驾上足尖一蹬,一个轻燕飞身跃上楚天秀的骏马。

    她一把拉住缰绳,终于让骏马稳稳的跑了起来。

    楚天秀这才恢复了面色如常,露出得意之色。

    “好一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金陵花’!人生得意,正该如此!”

    董贤良呵呵大笑,飞身跃上自己的马匹,扬声道:“走!”

    “今日放榜大喜,自当尽欢!”

    “走喽,游街去!”

    “以前怎么没想过,殿试之后要在金陵城游上一圈,扬眉吐气一番呢!咱们这也算是开了头例。日后朝堂之上,当有我辈一席之地!”

    众举子们大笑,有样学样,纷纷骑上各自的马匹。

    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在金陵城宽敞笔直的主干道上响了起来。

    数以百计骏马浩荡的声势,终于压过了儒生们的裸奔,成为金陵城内最闪耀的一道风景线。

    这些举子们,绝大部分都是金陵十大门阀士子,各郡豪门官宦们子弟,妥妥的金龟婿啊!

    沿街,无数富户人家,众女子们在窗头眺望,发出尖叫欢呼声。

    “快看,小昏侯来了!他是今年殿试岁举的头名嘢!”

    “要不是平王是皇上的结义兄弟,要不是小昏侯是侯爷,他能拿头名才怪!董、晁、主父、贾、公孙,哪个不比他强!”

    一些年轻人羡慕嫉妒,愤愤不平。

    “哎呀呀,讨厌,人家就喜欢他是小侯爷,平王府的上门女婿。关键是,他好俊啊,唇红齿白,面若冠玉!呜呼~,择婿当择小昏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