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游龙 > 第二十九章 复明堂

第二十九章 复明堂

    彭天柱猛然又大笑道“你怎么连这位老上司全忘了?他便是当年你我全瞧不起来的那位酸丁指挥签事咧!”

    裴老幺闻言,又仔细把舒三喜一看,不禁热泪夺眶而出,重又拜倒在地道“你老人家真是当年剑劈小红娘,只手独擒点灯子的那位苏仲元苏老爷吗?小人当年一再侮犯,全在你老人家包容之中,当时只道你只凭史部一封信才能做到那么大的官,却不料后来高总镇被许定国诱杀,大家身陷重围,你老人家只凭一人一剑将两名liu寇降清的悍酋一斩一擒,反将我们救出重圈,又承你将一条金带分赐众人,以充南行路费,小人生平恩怨了了,只你老人家自从淮北一别便杳无消息,却想不到今夜也在此阁遇上,真想煞小人咧。”

    舒三喜笑扶着道“老驼你怎么又认起真来?什么老爷小人的?须知我如今已是一个沿街乞讨的叫化子咧,你只管赶着叫化子叫老爷,那不是天大的笑话么?”

    飞天神驼一抹老泪又道“你老人家遁迹江湖无妨,小人本系部属,又曾受殊恩,怎敢忘本?今ri既然得见,只等我将那无耻奴才做个了断,再将小主人安置好了,容再随侍左右以报大德便了。”

    舒三喜又大笑道“这却决使不得,我自入了这一行,除到太阳庵来轮值,不敢欺瞒老师父和各位长老,才略以真面目相见,平ri均以乞讨为生,如果招上你这么一个老伙计,却实在彼此全不方便,那又是何苦咧?”

    飞天神驼正yu再说什么,独臂大师大笑道“二位既是旧相识,今ri重逢便是缘法,现在不必争论,且听我一言如何?”

    说着又慨然道“舒老檀樾隐身乞丐,原属游戏三昧,而且别具用心,裴老英雄实不必坚持相随,不过凡我太阳庵长老di子,例必轮值,一年至少也有一次小聚,如愿常住,这附近便有不少下院和各项事业,尽可容身,裴老英雄如果不弃,何妨也在本庵上香,以后便是一家人,岂不便可同在一chu。”

    说罢又看着飞天神驼道“只是缘法各有一定,如果裴老英雄志趣各异,或有为难之chu,老衲也未便相强,还请裁决为是。”

    飞天神驼不由也慨然道“数十年来,我除故主qing深,代为抚孤图报大仇而外,实也一ri未忘大明深恩厚泽,与旧主遗志所在,既蒙长公主不弃,愿以余年报国,但望苏公能许稍尽厥心,那就此心更安了。”

    彭天柱又把那大铁扇在手上一拍道“老驼,你能也到我们这太阳庵来,那便更好呢,至于这老叫化,来去不出这江南数十州县,你要跟着他还不容易,放心,全有我咧。”

    舒三喜又大笑道“老彭你别这么说,老驼那个意思,我决不敢承受,如果他也归入我太阳庵下,便是同道教友,除老师父一人是大家的盟主而外,更说不上谁跟着谁,你别看我从没离开江南一步,须知我们这一行也有南北两宗,全国各有码头,真闹急了,我便说不得背上品级袋,云游各地去受十方香火咧!”

    飞天神驼又看着舒三喜道“你老人家放心,小人决无缠扰之chu,只要肯容我稍微尽心便足够偿我夙愿了,其余一切遵命如何?”

    舒三喜也看了飞天神驼一眼,略一沉吟又笑道“好在我这娑婆一教,现在已算是太阳庵一个支liu,自大师兄冯小挡殉国以后,便推我忝掌门户,你既如此说,等在本庵上香之后,我收你做个师di如何?”

    飞天神驼不禁大喜,又叩拜道“既承师兄恩准,小di遵命就是。”

    说罢,又由舒三喜向诸长老一一介见,大家互道倾慕之后,飞天神驼复又指着那白衣少年向众人道“此系我那小主人魏承志,今后也拟求老师父收入太阳庵门下,俾其少为老主人尽其报国之心,如蒙恩准,实深感激。”

    那魏承志也连忙跪下道“小侄自小便承裴叔教养,又蒙代报大仇,如蒙此间诸长老恩准收归门下,自应秉承先人遗志,以图报国,不过你老人家这等称呼,小侄却不敢答应咧。”

    独臂大师连忙扶起wei勉有加,并命仍旧以叔侄相称,飞天神驼又道“那弑主逆贼邓占魁现在已交袁老英雄看管,理应如何chu置,还请长公主裁决。”

    独臂大师笑向肯堂道“此贼自应仍交裴老英雄chu置,以了恩怨,但他既奉鞑酋之命南来,对于我等必有jian谋,还须问明才好,便劳顾老檀樾详加讯问如何?”

    肯堂笑道“此事如由我一人讯问,逆贼未必便肯将真qing完全吐lou,必须稍假权诈,才能使他毫无隐讳。”

    说着便扯了天柱和飞天神驼二人商量了一会,请独臂大师和诸长老,先行到别室少坐,只留下二人和那魏承志,一面命值堂湘江老渔就复明堂上设下公案,三人并肩而坐,由彭天柱居中,上首坐着肯堂,下首坐着飞天神驼,却令魏承志擎着一把明晃晃的扑刀站在案前,另由四名教下di子将那邓占魁押了上来,那邓占魁,自被魏承志挟上小船,点了晕xue之后,一醒来睁眼再看,已经在一间石屋之中,头顶上悬一个铁灯盏,火焰小得只有绿豆那么大,一边站着一个青衣壮汉,一个提着一把短刀,一个挺着一枝苦竹枪,心知已成俎上之rou,决无幸理,但不知身在何地,连忙一定心神,问道“两位朋友,请问这是什么地方,那位姓裴的朋友现在何chu,能见告吗?”

    却不料那提刀壮汉,怒目而视,在他肩背之间重重的踢了一脚大喝道“猪猡,谁跟你是朋友?你这没天良的东西,也配和老子这样招呼吗?”

    那挺着竹枪的却冷笑一声道“你要问这个吗?这里是复明堂水寨,你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少时便要一刀一剐,剐碎了你这厮去喂王八呢!”

    邓占魁被那一脚,踢得直叫“哎呀”,哪敢再问,也不知经过了多久,忽见一个白发老渔人,一手提着雪亮的五gu鱼叉,后面跟着四名青衣壮汉,各持刀杖绳索,一进来,便将他反剪了,押出石室,经过一段甬道,押到了一座大石堂,抬头一看,只见正中神龛下面,设着一张公案,中间坐着一位铁面银须的伟岸丈夫,上首也坐着一位老者,却生得清癯濯秀,看去似较和易,那下首坐的却正是冤家对头飞天神驼裴老幺,旧主遗孤却提刀立在桌前,自忖在这种场面之下已决无生理,不由心肝皆裂,那四名壮丁将他推到案前大喝道“你这猪猡还不跪下,快说实话也许还可以死得痛快一点,否则便难说咧。”

    邓占魁本来就没有什么骨头,再加这二十多年在官场已经混得惯了,叩头乞怜本已安之若素,闻言连忙跪下道“昔年之事,原来就是我自己不是,只要三位大王要问什么,我必实话实说,但求饶我一条xing命,便将所有家财一齐献出,也自甘心qing愿。”

    说着又叩头不已,那彭天柱倏的双眉直竖,瞪起两只白多黑少的眼睛大喝道“你别做梦,以为我们是占山的大王爷,也像你们这些官儿一样,有钱便可买命,须知这里全是大明的忠臣义土,说别的还有个商量,要打算卖弄你有钱,那可就死得更惨了。”

    接着又一拍公案喝道“你这贼弑主求荣的事已经不容抵赖,我也不去问你,现在要问的是你为什么要到这太湖里来窥探我们,还不从实招来吗?”

    邓占魁看见那彭天柱气势惊人,便似活阎罗一般,叱咤之声,简直无异巨雷,更加惊呆了,连忙爬在地下连连叩头道“小人来此,实因致仕以后,心ai江南风景,所以……”

    那彭天柱不等说完,勃然大怒道“呸,凭你这入娘的奴才,也敢说这话,真打算欺你老子吗?”

    说着向四名壮汉把公案一拍道“di子们,快与我把这厮衣服扒了,取麻绳来蘸上水与我细细的chou。”

    那四名壮汉一声答应,立刻将他那一身衣服完全扒掉,取过一个水盆,一把二尺来长的麻绳向水中一泡,一面喝道“你这猪猡还不实话实说,这水麻花的滋味可不好受咧。”

    邓占魁只吓得浑身抖颤,但恐一说实qing,所遭更惨忙又支吾着“小人该死实是图享个老福,才到江南来,并无他意,还望开恩。”

    猛听那飞天神驼冷笑一声道“你这厮还敢狡辩?方才你在那船上,不是明明对那小子说,奉有密旨在身吗?现在为什么又打算抵赖?这却不成咧。”

    彭天柱又大吼一声道“这奴才不打哪里肯招,你们这些人还客气什么?”

    接着又一啪公案道“打,打,赶快与我下劲打。”

    那四个壮汉,一声答应,一齐放下兵刃,一边一个架着邓占魁手臂,另二人取过水盆中浸着的短麻绳,带着水,啪的一下便向背上chou去,只见绳子一落,便是一条鞭痕,那邓占魁把脸一苦,杀猪也似的叫起来,彭天柱又冷笑一声喝道“你这奴才怎么才一下就叫了起来?再不说实话,我要留下你一块好rou,也不算厉害。”

    接着那二人一轮换,拍的又是—下,这一下打得更重,那绳梢竟带起一块皮来,鲜血随之直冒,只疼得邓占魁咧嘴大叫道“我……我……我愿招了,你……你们别再打咧!”

    谁知那另一壮汉,只当没听见,啪的一下,又打了上去,那一下恰好盖在第一二两鞭创痕上,又带起一片皮rou来,邓占魁只痛得眼前金星直冒,头上全liu出冷汗来,又叫道“我愿……愿说实话了。”

    上首坐的顾肯堂忙道“他既愿意说实话,你等暂时停刑,倘有不实不尽,再行动手也还不迟。”

    邓占魁闻言仿佛得了皇恩大赦,忙道“我说……我……说。”

    接着缓过一口气又道“我实在是奉着皇上密旨而来,再也不敢说谎了。”

    那飞天神驼不由鼻子里哼了一声道“脓包,我也不怕你不说实话。”

    邓占魁看了他一眼喘着气道“小人致仕是假,实在是奉了皇上密旨,到这江南来查访前明遗老顽民有无异志。”

    接着又道“其实皇上着我来,也只查访奏报,对诸位忠义之士,并无恶意,

    如肯出仕,文武两途均可破格任用,便无意功名,只不图谋不轨也可优容,小人本想将各位知名之士住所查清,便一一拜访,却不料今夜忽然遇上这位裴老前辈查出我冒名顶替弑主之事,如今我已不想活着,不过此心惟天可表,还望各位矜全,便死也感激。”

    彭天柱方在鼻子内哼了一声,飞天神驼也在冷笑,肯堂却又问道“你这话却令人太不能置信咧,想你不过一个知府前程,就算没有致仕,怎能上邀天眷,委以这等重任?而且江南现有督抚司道,焉有不令疆吏有司奏报,倒命你承办此事之理,你虽qing切求生,这却含糊不得咧。”

    邓占魁虽然身落人手,却天生狡狯异常,一见肯堂丰神迥异常人,绝非江湖人物,又见他说话比较和易,不由心中一动,忍着痛道“这话实在并无虚假,小人冒了主子之名,投降本朝之后,虽然只做过两任知府,却因随军有功,迭蒙皇上召对,如今已经供职都察院,此次出京便是奉旨以科道御史暗中巡察江南,只因皇上惟恐疆吏有司耳目固有未周,真正遗老顽民也未必肯与官场接近,才命我以致仕之身来明查暗访,以便随时奏明予以擢用,其实这正是皇上的德意咧。”

    肯堂又沉吟道“果真如此,倒也煞费苦心,还不失为英明之主,不过这事所关者太大,你却不可信口开河一误再误咧。”

    邓占魁闻言也顾不得背上疼痛,指天誓ri道“我虽qing切求生,却决不敢假传圣旨,如有虚诬,愿甘立即诛戮,还望设法矜全,如能活命,不但大德誓当重报,便今ri之事,也决不敢稍lou只字。”

    说着看着飞天神驼又哀求道“裴老前辈,过去之事,我决不抵赖,不过大错已成,你便将我杀了替魏老爷祭灵,人死已经不可复生,与你和小主人并无益chu,只要肯饶我一命,但凭一言,我是无不应命,还望ti念昔ri相从逃难一场,法外施恩,我邓占魁,生生世世均感激你。”

    猛见那魏承志挺刀拜伏在地哭道“诸位老前辈在上,小侄一门十七口,俱死此贼之手,复于先父死后,冒名降清,致使先父名辱身冤,此仇不报,小侄便死也难瞑目了。还望代为做主才好。”

    彭天柱倏然又铁青着脸,把公案一拍道“你放心,无论如何此贼我难容他活命。”

    接着把手向上一指,哈哈大笑道“姓邓的,你别开口皇上,闭口圣旨,须知这里却不是玄烨那鞑虏可以管得着的咧,你且抬起头来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上面供奉的是谁便明白咧。”

    邓占魁不禁又是一惊,当真抬头一看,一见复明堂那块横匾,再看那神橱内,黄罗帐幔高悬,供的却是思宗烈皇帝御容,又吓得魂飞天外,说不出话来,肯堂却乘机向彭天柱使了一个眼se道“话虽如此,但此事关碍太大,在未曾把事弄清楚以前,却鲁莽不得。”

    说着,把手向那四个壮汉一挥道“你们且将此人带下去,在我未曾决定若何chu置以前,还须好好看待,不可凌辱,缺他饮食。”

    四人答应一声,又将邓占魁押了下去。等人去远,彭天柱忽然又哈哈大笑道“肯堂先生,你真想借这厮去向鞑酋投降吗?也亏你有这耐xing,我肚子已经气炸了咧。”

    肯堂也大笑道“你真沉不住气,这原是约好的事,怎么又不听话咧?这一来又须稍赞手脚才行,不反而让他多活上些时吗?”

    接着又扶魏承志道“魏公子纯孝可嘉,只等这厮一切jian谋问出,自应交你杀以祭灵,但大仇固然非报不可,尊翁清名也非洗刷无以安wei英灵于地下,一时却忙不得咧!”

    承志连忙含泪叩谢,飞天神驼也拜伏在地道“若得如此成全,不但我那老主人在天之灵感激不尽,便小主人与裴某也当永志不忘,不过此贼已被擒来,清廷固以为他真是老主人,便不知底蕴者,也还深信不疑,这事杀他甚易,辩诬却难咧?”

    肯堂笑道“所以我打算从长计议也便为了这个,二位放心,此事全在我身上便了。”

    彭天柱把头连摇道“我倒不信,你竟有这等手段,难道还能叫那鞑酋颁行天下,说这厮是冒充主人投降的吗?”

    肯堂笑道“如yu洗那魏老先生污名,自非如此不可,否则这真伪如何辨法咧?”

    这话一说,不但彭天柱不信,连飞天神驼和魏承志,也将信将疑,那山腹石堂原为元末剧盗所錾,有明一代,迭为水寇所据,又增了若gan石室,明末天下大乱,更是有名的盗薮,清初搜捕甚急,群盗无法容身他去,却将出入五chu秘道封闭,清兵竟未看出,便以肃清具报,又被顾肯堂和周渌二人游山无意中发现一chu,进去一看,竟是一座地底奥区,因此暗中先将湖上渔民设法逐渐加以组织,更北上请来独臂大师,创设太阳庵南院,利用神道设教,渐渐成了规模,四方遗民志士,也纷纷来归,大抵以打渔植叶为掩护,表面上,各人自食其力,各安生理,其实均受兵法部勒,并大兴教化,是凡教下di子,文武两途各项技艺,必精一项,编制训练非常严格,湖上虽然平静无事,其实却暗藏着一支劲旅,便进出守望,也各有一定规矩,至于往来联络,和入门仪式,以及内部组织,则酌探江湖帮会形式和释道仪注,又在湖边各chu,分设下院、戒坛,分别统率各地区di子,并刺探清廷动静,一步一步向外开展,那庵址却设在西山飘渺峰巅,外面只是一座三进两厢的小庙,除朔望拈香人数较多而外,每年三月十九做一次法会,更形热闹,平ri只独臂大师和小徒di吕四娘在内潜修,最多二三长老权充香工而已,正式商量大事,和各地重要人物投止,却全在这小峰山腹之中,除各长老和极少数心腹di子而外,决不令参与其事,那小峰四面浅滩,春夏水涨遍植菱藕之属,秋冬水涸,又有木桩礁石,只有南北两条水路可以出入,却不断有人防守,全以打鱼下网为名,实际却是不容外人进去,峰上二三十家渔户,更是百中选一的可靠能手,所以外间虽然有人知道太阳庵有点异样,却不知底细,你便真的到那峰巅小庵去明查暗访也看不出所以然来。有时为了不让外人深入,也故弄玄虚,派人在湖中劫上一两条贪官污吏或者为富不仁的商船,呼啸而去,事后却在对湖广德寺等地稍lou形迹,这一来差不多的人,自不敢轻易涉险,袭击清军驻防查缉船只也有个推托,却绝不扰害附近善良居民,庵中生活又异常清苦,住持更是一个身只一臂的苦行老尼,因此江南大吏虽然也听到些风言风语,却一无实据,也只索xing由他,却不知道,这个风声,辗转传到北京去,康熙帝竟用密旨,派了这位弑主冒名投降的邓占魁来专查此事,庵中诸人本已起了疑心,才暗中派人探听,但如非天网恢恢,飞天神驼裴老幺恰于此时查出邓占魁下落,赶来报仇,也决不至立即败lou,庵中诸人,更不至立即动手,将来人拿下,但事已做过,势成骑虎,更无挽回之余地,彭裴二人,一个出身草莽,原来就是一个一勇之夫。一个志在报仇,原非局中人,问出端倪之后,自无统筹全局打算,肯堂却不禁满腹踌躇,表面上虽然仍若无其事,安wei了魏承志和裴老幺之后,转向彭天柱道“你和裴老英雄既是故交,不妨稍谈,夜深了,且待我找湘江老渔替你们安排宿住去,先失赔咧。”

    说罢告辞,出于复明堂,先寻着湘江老渔,将彭裴魏三人安排在一间石室内,然后便赶向独臂大师休歇之所,延曦洞去,那洞在小峰之巅,除由地道拾级而上而外,外面并无路可通,等到得洞中,一看只有独臂大师和孤峰上人二人在内,朱旭吕四娘两个孩子,已在石榻上睡去,其余各人也不在洞里,忙将讯问qing形说了,一面道“鞑酋既特派此贼前来,又在东山落户,显系专对我们毫无疑义,我因裴老幺新来,老彭又是一个粗人,未便多问,所以特来和老师父以及诸位商量,此事所关者太大了,却无论如何也不容草率过去咧。”

    独臂大师点头道“他既然住到东山来,自然是为了专对付我们,当然非详加问明不可,不但此事决大意不得,便他们以后行迹,也宜更加隐晦,千万不可落在别人眼中,只是既有此事,现在北京值年的周路两位檀樾为什么事前一点消息也没有?这鞑酋做事,便可知厉害了。现在我们如何对付呢?”

    孤峰上人道“如依我的看法,鞑酋做事虽然严密可怕,但他决未全知我们底细,不然便是另有顾忌,不然何用派人来此坐探,只须下一道密旨着江南总督来搜捕拿人便得咧,还用得着绕这么大的弯子吗?”

    肯堂道“这两点当然兼而有之,固然我们的底蕴,他尚未清楚,顾忌也不能说没有,小di所以来和各位商量,便是为了必须把此事弄个一清二白,才可以妥筹对策,如今审问这厮的事,权由我一人来慢慢设法套出他的真qing,此外明ri便须着白泰官去镇江将在镇各人,连那马天雄一齐邀来,或者可以从马天雄口中知道一点究竟,那白泰官到了镇江却不必再回来,他既有那匹宝马,便索xing由他北上一趟,将南方各事通知周路二兄,并询明京中qing形和年云两个孩子的事,等他回来,得有确讯,再做决断,二位以为如何?”

    独臂大师点头笑道“为了各项大计,自不得不等白檀樾回来,再做决定,至于两个孩子的姻事,我意已决,只须你我各去一信告诉他们便行了,你又何必这样固执咧?”

    肯堂也笑道“老师父太疼我那徒di了,不过我并非存心做作,更非矫qing固执,须知不得周路二兄一信,不但我终不放心,也难免要遭人非议,并非我太为我那徒di作想,实因目前扭转乾坤大计,全寄托在他身上,如果稍一不慎,声誉一毁,你却教他将来如何服人咧?”

    独臂大师道“你道老衲疼你徒di,你自己对贵门生,不想得更周到吗?”

    孤峰上人也大笑道“你二位既然这样重视那年小子,其为人便可想见。我如非不克分身,倒真打算北上去看一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既然如此,事不宜迟,何妨就将那位白老di找来,着他明ri一早便走上一趟,固然这两个孩子的事,宜乎让他们早安厥心,便这里诸事也宜速决,否则这厮既被擒下,却难保鞑虏不生波折咧。”

    肯堂道“忙不在一时,何争一ri半ri,至于要这厮完全吐lou真qing,更非一下可以做到,泰官便明中午成行也不难赶到镇江,倒是有关审讯这厮经过,还须与诸长老一商,我想,舒兄与黄老di,均是我辈中最机智人物,也许另有见解亦未可知,等大家商量好了再着白泰官动身,话不更说得清楚些吗?”

    独臂大师方在点头,倏听室外舒三喜笑道“我们这里面,要说到机警,应推云龙三现周老二,算无遗策应推阁下,怎么能数得上我和那黄道人?至于你们三位适才讯问那假翰林真奴才的经过,我们已经全知道了,我倒有—个馊主意骗他一下,至于和大家商量,却也不必急咧!”

    说着人已走了进来,肯堂笑道“我就知道,舒兄必有高见,不想果然,这审讯qing形一定是那老渔夫说的了。高见如何,我是洗耳恭听咧。”

    舒三喜也笑道“我哪有什么高见,不过你想做的那一着,我打算代劳而已。”

    肯堂看了他一眼,微笑道“果然由你转折—下,要比我自己做要好得多,那就一切偏劳了。”

    舒三喜笑道“这是我讨差讨令,你怎么说起这话来?再说,话虽我来说,仍非借重台衔不可,你到最后,也非出面,才能坚其信,我在这一出戏里,不过一个配角而已,何劳如此客气咧?”

    孤峰上人不由一怔道“你们打的是什么哑谜,我却听不懂咧。”

    舒三喜一搔那短发笑道“这个,法不传六耳,只要肯堂先生答应,我便去做,暂时连老师父面前,我也不必先呈明咧。”

    接着又向肯堂道“这事在未成功之前,你却不必对人说明,否则我这叫化子便急咧。”

    说罢,又向三人道“夜深了,明天大家也许还有事,要依我看,目前决商量不出一个所以然来,你三位不如也各自先睡上一觉,一切明天再说如何?”

    便自把手一拱告辞而去,肯堂孤峰上人就各有住宿之chu,一看东边一扇小窗上,已经微有曙se,便也告辞而去。

    在另一方面,那邓占魁被押下去以后,仍旧看守在那原来石室之中,人虽完全清醒,背上鞭伤却痛如刀割,那押着他的两个壮汉,一到石室之中,便将在复明堂扒下来的衣服卷作一团掷在地下道“你这死猪猡,还不快把衣服自己穿上,让老子们捆好,难道还要人服伺你吗?”

    那时候论时令已经是夏天,但山腹奇冷,邓占魁一向养尊chu优,本来受不住,连忙忍着痛,把那一身衣服穿上,但衣衫一着鞭伤,更加疼痛,连叫啊哎不已,那两名壮汉又喝道“你这脓包,怎么连这两下都吃不住,老实说,我们这里的刑罚有的是,单揍两下又算得什么,过两天你再瞧吧。”

    说着不由分说,又将他两手反剪了,向地下一扔,各自提着兵刃站着,邓占魁那两只手恰好交叉在最痛的鞭伤上面,那麻绳疙瘩又缚在创口,简直垫得火星直冒,稍一转动,便痛澈心肺,忍不住又哀求道“我决不会逃走,只求你两位替我暂时松一松,要不然,我疼得实在忍不住咧。”

    那右边一个提着鱼叉的壮汉冷笑道“老子们本正好安睡大觉,却偏遇着你这猪猡,眼见得连眼都不能合咧,你还不安分老实点,打算麻烦老子,那可是自讨苦吃。”

    另一个道“龙二哥,你和他说什么,那位裴老英雄和魏小哥儿早说过咧,只等各位长老一声令下,便活剐了他祭灵,你和这猪猡还费什么口舌?真要有胆量,你恨他,不会等裴老英雄祭完灵,把他那付心肝讨来炒了下酒吗?”

    邓占魁不由做声不得,只有闭上嘴,那颗心在腔子内砰砰直跳,一时想起那一大群姬妾和这二十年来积下的金银财宝,不禁liu下泪来,迷惘中也不知经过多少时间,忽听外面一阵脚步声音,夹着铁杖拄地之声,一个苍老的口音道“现在该换班咧,你两个且去歇歇,差事算交给我了。”

    便见一个灰se短发齐肩,蓬头垢面的老丐拄一支铁杖走进来,那两个壮汉一见连忙躬身见礼,待说什么,那老丐却把手一挥道“去,去,你们如果觉得对不过我老人家,弄点酒和腊rou来便行咧。”

    两人连声称是,立即退出,那老丐却长叹一声道“真是人老珠黄不值钱,好差事轮不到我,半夜三更的,却打发我老人家来伴一个待宰的活死人,这是从哪里说起?只要年纪倒回去二十岁,他妈的,老子不去出首才怪!”

    说着,放下铁杖向那地下箕踞一坐,看着邓占魁道“朋友,你到底是怎么弄到这里来?据他们说,你还是一位大官咧,这话对吗?”

    邓占魁见那老丐满口牢sao,又有出首的话,不由心中一动,忙也叹了一口气道“我倒真是一个大官,但是如今说不得咧!”

    老丐又道“你被那飞天神驼裴老幺抓来的事我全知道,不用叹气,放价值些,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呢!”

    邓占魁绝chu逢生,不由大喜道“你这话当真吗?只要我能活命必当厚报。”

    老丐方说“什么厚报不厚报的,你先别忙,我只说你有一线生机,却没有许你便能活命咧,你空许什么愿心?”

    正说着,猛然又进来一个壮汉,一手提着一把大酒壶,一手端着一只大冰盘,盘中放着两个熟猪蹄,一块拳头大的牛rou,向地下一放,看着那老丐道“山主教你小心一点,看好这猪猡,不要和他说什么,你为什么倚老卖老,又和他谈起家常来?须知山主法度厉害,如果出了岔子,却不管是谁,全得责罚咧!”

    那老丐贸然跳了起来,大叫道“你这小蛋蛋子也敢对我老人家说什么话?什么鸟山主,他能强过顾老先生吗?老实说,顾老先生就是怕你们这些小蛋蛋凌虐人家,才打发我来,你不服气,不会告诉他教他向顾老先生说去,山主,只好咬我xx。”

    那壮汉冷笑一声,一脸忿se道“好,好,我看你的。”

    便掉头而去,那老丐又坐下来,提起壶先灌上一阵,又拿起一只猪蹄啃着,邓占魁一见二人吵嘴之状,越料得老丐和主事人不和,而且也似有几分权势,又似乎奉命来照顾自己的,连忙又赔笑道“老人家,你别生气,一切承蒙照拂,我便死也感激,但是我虽被掳来,直到现在,除那裴老幺而外,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适才你老人家说的山主和顾老先生又是谁,能告诉我吗?”

    老丐啃着猪蹄,倏的一瞪眼睛道“你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老实告诉你,这里是太阳庵的下院,ri月山庄,山主便是审问你的那九里山王彭天柱,你听说过没有?”

    邓占魁不由打了一个寒噤道“他便是昔年独霸江东人称天杀星的吗?怎么好多年没听说起咧?”

    那老丐一面嚼吃着,一面看着他道“你问这个吗?他自三十年前被我们东家顾老先生降伏,便不敢再横行霸道咧,如今只在太湖之中纳福,连老家也不常去,你怎会听见有人提起他。”

    邓占魁忙又道“那顾老先生又是谁?既能降伏这位天杀星,一定也是了不起人物咧!”

    老丐猛然一抛残骨大笑道“他便是我那旧ri东家,顾肯堂先生,你今晚要不是他老人家能吃得住彭天柱,此刻早已被老驼子宰了祭灵咧!”

    邓占魁不由毛骨悚然道“那便是适才审问我坐在上首的那位清癯老人家吗?闻得他老人家,乃当世大儒,名动公卿,连皇上全简在帝心,如果要做官,还不是易如反掌,怎么也和这强盗混在一chu咧?”

    老丐冷笑道“他老人家抱负极大,焉有真不愿为官之理,不过不同的是他老人家虽然想做官,是打算一展抱负,致天下于三代之治,却不是打算钻狗洞当奴才,至于他结交那些江湖枭杰那另外又有道理,却不便对你说咧!”

    邓占魁闻言,心中又是一动道“这里既叫复明堂,他又阴蓄死士,占山立寨,那一定打算恢复朱明天下,和本朝做个对头,这就未免太自不量力了,你看以这一洼之水,能与天下之力争衡吗?”

    老丐不答,提着酒壶,鲸吸了半晌,放下来,又提起第二只猪蹄啃着,一面又冷笑道“你懂得什么?也居然敢胡说八道,这是遇着我,换上一个人,只去告诉彭天柱那老儿一下,也许你这付心肝,早扒下来炒熟了下酒咧。”

    接着又看着他道“我们顾老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什么不懂?老实说,依了这老囚囊的,早抢了苏州城,直逼镇江去取金陵咧,也是我们顾老先生,因为大清定鼎决非偶然,长白龙兴也有定数,所以才不许妄动,他老人家原说过,文王西夷之人也,舜东夷之人也,只要能行仁政,庶民受其惠,倒不一定非复明不可。”

    接着又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如果以他老人家的才qing,和各山对他的仰望,真要举起义来,不但坐在北京城里那皇帝老儿没有这样安稳,便我这老乞儿,也许早已弄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当当,还能在这儿替人家看死囚吗?”

    接着又啃着猪蹄,不再开口。邓占魁不由听得又惊又喜,又是害怕,半晌方又嗫嚅着道“这位顾老先生,真有这样抱负,说过这些话吗?”

    那老丐猛然一翻怪眼道“你问这个做什么?他老人家如果没有这种抱负,没有说过这话,我老人家还造谣言骗你这待宰的死猪不成?”

    邓占魁忙又赔笑道“你老人家焉有骗我之理,不过我此番奉了圣旨南来,便有一半是为了寻顾老先生,如果他老人家确实有此抱负,说过这话。便死也值得咧!”

    那老丐正啃着猪蹄,猛然呸的一声,那碎皮rou屑喷了他一脸道“放你妈的pi,凭你也配?你只想活命,便连吹带谤,打算骗我是不是?此地没有镜子也不撒泡溺自己照照,你他妈的够得上说这话吗?”

    说着,索xing放下猪蹄,气虎虎的大马金刀一坐,又提起酒壶来灌上一阵,那邓占魁求生心切,又想着一件大事,忍着一肚皮火气,仍赔笑道“你老人家别生气,我这等死人,焉有敢骗你老人家之理,现在确确实实的说的真话,只要你老人家能请顾老先生来,容我对他把话说明,便死也甘心咧!”

    那老丐又冷笑一声道“你倒说得这样容易,请他老人家来,让你对他把话说明,你要真有点来历那还好,要

    不然我老人家可得受顾老先生排揎一顿,那可犯不着,我才不上那个当。”

    邓占魁一急,不由在地下一滚,打算撑着坐起来,进一步再把话说明,却不料那麻绳疙瘩下正垫在创口上一揉一擦,痛彻心肺忍不住大叫一声,几乎昏晕过去,老丐不禁大吃一惊,连忙道“你是怎么咧,有话说话,又大惊小怪做什么?”

    邓占魁咧着嘴道“你老人家不知道,我这手反剪着,恰好缚在适才鞭打的创口上,只因你老人家不相信我的话,心中一急,正yu取出一件东西给你老人家看—看,表明我决不是信口开河,谁知竟忘记了两手缚着,一滚一扯创口全破,因此痛得忍不住叫了出来,还望见谅,如能代我将这两手松一下,容我把件东西取出来,给你老人家看一看,便明白咧!”

    老丐见他眼泪已经痛liu了出来,一脸乞怜之se,不由笑道“你既有此意为什么不早说?老实说,我老人家向来敢作敢当,在这里就把你两手松了绑,还怕你能跑掉不成?”

    说罢,放下酒壶,站起身来把一双油腻腻的手在两条大tui上一抹,走近邓占魁身边,替他把双手解开,那条麻绳扔在一边,自己还在原坐地方箕踞坐下,又举起酒壶灌了一下,却不再问邓占魁有什么东西拿出来,又取过那一方牛rou,咬了一口,无如那块卤牛rou经风吹ying,那老丐又上了年纪牙齿也不太管用,一下没能咬得利落,忽然一瞪两眼,霍的从腰间草绳上一个小牛皮套内,拔出一口明晃晃的匕首来大喝道“他妈的,你也敢欺负我老人家,老子且割碎了你再说。”

    那邓占魁才忍着痛,从地下爬了起来。在裤带上解下一方小印章,用手托着向老丐身边走来,见状不由又大吃一惊,几乎又挫了下去,一见老丐拔出匕首,却向那方牛rou上,切了下去,这才明白,人家要割的是牛rou却不是他,又战战兢兢的走近老丐身边,蹲了下来,把那颗印章递了过去道“你老人家,只看一看这个便明白了。”

    老丐正切着牛rou,连看也不看道“你慢着,有什么东西等我把这牛rou切好,再为细看。”

    说着一刀一刀把那一方牛rou切成碎片,将匕首仍然收好,又拈上两三片抛向口中,大嚼着,一手摸着酒壶,这才掉头冷笑道“你有什么宝贝要教我看,是那皇上给你的密旨诏书吗?”

    邓占魁大着胆道“你老人家别开玩笑,任凭是谁哪有把皇上诏书圣旨ri常带在身边之理,这是皇上钦赐的一颗金章,我如奏事,并不须用奏折,只须以私函交江南职造,由驿递寄出去,交专司这类密函的一位李老公公,便可直达御前,这难道还是假的不成?”

    那老丐接过一看,见那印章不过五分见方,三分来高,上面有一个獬豸钮,中系丝绳,托在手中虽然很沉,却黑黝黝的,再仔细一看印文,却是“臣心如水”四个钟鼎篆文,故意笑道“你这黑黝黝一个铁疙瘩有什么了不起,你给我看做什么?”

    邓占魁蹲着把shetou一伸道“你别看它黑黝黝一个铁疙瘩,须知这却是纯金铸就,皇上钦赐的信物,我因时刻不离,诚恐无意显lou,被宵小觊觎,才用黑漆把它漆上,只须依式写好信件,用此印盖上,送往江南织造,便可直达御前咧。”

    那老丐把印章仍然还给他,一面笑道“那你真是一位钦差大人,我失敬咧。”

    邓占魁一皱眉道“如今说不得这个咧,只要你肯相信就好了。”

    老丐又道“那么你到我们江南来,到底为什么事咧?那皇老儿既着你来,也该有个吩咐,难道真的为了寻我们顾先生吗?”

    邓占魁道“皇上虽然不是全为了他,却说明教我明查暗访,只要他愿出来做官,便可以立刻请到北京去,那不但准阔起来,便你这位老管家,也不是这样咧。”

    老丐倏然又一翻怪眼道“你说什么?就准知道我是他的管家奴才吗?须知我老人家,在这江南一带,也还有个小小名气咧!”

    邓占魁不由又是一惊道“你方才不是说那顾老先生是你东家吗?怎么我又说错?”

    老丐哈哈大笑道“亏得你还冒名翰林又是一位钦差大人,怎么这样不通,我说他是我东家,难道一定就是奴才不成?老实说,我们虽是宾东却非主仆咧,你怎就这样狗眼看人低?是因为我衣履不周,就看不起我老人家来吗?”

    邓占魁道“那么你老人家到底是谁,能将贵姓大名告诉我吗?”

    老丐又取过酒壶灌了一口,抓上一把牛rou向口中一塞大笑道“你要问这个,我便是余杭的叫化子头舒三喜咧,你到江南来听说过没有?”

    邓占魁忙道“那你老人家是南宗丐王,统率长江上下游各地丐头的舒老侠了,为什么也在这里受那彭天柱的气咧?”

    舒三喜笑道“那是因为他是此间山主,所以不得不让他三分,他如到了湖外去,便也不得不让我三分咧。”

    接着又道“现在谁是谁非大家全弄清楚了,你住到这太湖东山来,到底是为了几件什么事咧?那彭天柱和裴老幺虽然打算要你的xing命,我自信和顾老先生两人,还可以多少做得了一二分主,不过却须实话实说,一句也不能瞒着,否则那我们也犯不着为了你去得罪朋友咧!”

    邓占魁沉吟一下道“如蒙你老人家和顾老先生肯救我一命,自无隐瞒之理,不过,我还有话要和顾老先生当面说,最好能将我带去一见,自当和盘说出,只要我能脱此难,便对你老人家,也必奏明皇上特加封赠,还望成全才好。”

    说着又跪了下去,舒三喜又一皱眉道“你怎么非得见他才肯说,这是什么道理?就这样瞧不起我老叫化子来吗?”

    邓占魁道“这个我怎敢放肆?不过我实在有些话非当面说不可,所以才一再恳求介见,否则你老人家代呈还不是一样?”

    舒三喜道“本来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也难怪你,既如此说,那天明我带你去便了。”

    说罢,将那一壶酒余沥饮gan,剩下牛rou抄在手中,一片一片抛向口中嚼吃着,一面道“你那背上鞭伤还疼吗?我老人家给你一点yao如何?”

    邓占魁正疼得难受,闻言忙道“我正痛得难受,若蒙赐yao成全,更加感激,但不知那yao现在身边吗?”

    舒三喜道“如果不在身边,我做这空头人qing做什么?这yao一上去,包管你止痛结痂,只要不受新伤,五六天便好。”

    说着,又从腰间那条草绳上解下一个小磁瓶,站起身来,一掀邓占魁短衫,却不料那鞭伤血rou已经胶在衫上,只痛得邓占魁又是一声大叫,才将短衫揭了起来,舒三喜不禁略一皱眉道“你这家伙也是江湖出身,怎么这点痛楚就受不得?足见一人只要做了官,便什么全完咧。”

    说着,打开瓶塞,在那创口上,洒了些红seyao面子,一面大声向室外嚷道“外面抡值的是谁,还不与我进来,我有话说咧。”

    一声嚷罢,只见一个赤膊壮汉着一把鬼头刀,便似刽子手一般走了进来道“舒老前辈,有什么呼唤?是要宰了这厮吗?那容易,你瞧,我早知道,这该是我的差事,这把刀已经磨得风快咧,包管一刀就行,决不连皮带rou。”

    说着右手轮刀,左手便来捞邓占魁发辫,舒三喜连忙大喝道“胡说,这人还有用,说不定顾老先生要亲自送他回去,谁敢动他一根汗毛,我非活劈了不可。”

    接着又道“你赶快去取一张油纸,和一条长布带子来。”

    那壮汉不由一怔道“你要这些做什么?难道还替他医伤吗?我们山主说,就要宰了祭灵咧。”

    舒三喜又大喝道“我教你去就得去,哪有这么罗唆。”

    那壮汉才不语提刀而出,舒三喜又冷笑道“我也豁出去咧,人生终免不了一死,与其在江湖上混上一辈子,还不如找上一个机缘,享他几年老福算啦。”

    邓占魁正哈着腰,伏在面前,闻言忙道“你老人家放心,机缘不用找,只要我能脱此难,qing愿侍奉你老人家一辈子,别的不敢说,三万五万银子我还拿得出来,便你老人家要个封典,我也可以奏明皇上,包你如愿,以报大德于万一。”

    舒三喜又大笑道“你弄错咧,凭我一个老绝户叫化子,还要做什么官?更说不上要你几万银子,我老人家生平就好倒上两盅,又喜欢吃点精致肴馔,只要你能出去,给我安排三间房子,每天端整斤好酒,三四样时鲜好菜,容我消磨这未来的风烛残年便够咧!”

    邓占魁忙道“那是一定,那是一定,只要我一出去,随时可以办到。”

    说着,那壮汉已经取来一张油纸,一条红布,舒三喜伸手接过,将那油纸贴在邓占魁背上,又用那条红布,将伤chu束好,然后,又瞪起双睛向那壮汉道“这人放在这里,我老人家实在有点放心不下,你和山主说去,现在暂时由我带走,他如要人,不妨和我说去,或者去问顾老先生也可以。”

    说罢,又向邓占魁道“你且随我来,到一个地方去住上两天再说。”

    一面取过地下那根铁杖,拄在手中,那壮汉连忙拦着道“你老人家,这一手却来不得,山主早吩咐过,谁要将这猪猡放走便是一个剐罪,你要真的将他带走,小人怎么交代咧?”说着横刀便拦住门户,舒三喜大喝道“什么交代不交代?你告诉他人是我老人家带走了便行咧。”

    喝罢,手中铁杖一扬,又喝道“闪开,真要想阻拦我老人家,那我可不管是谁咧。”

    那壮汉虽不敢动手,又嗫嚅道“你老人家先去和山主说好,再带人走,不省得小人们为难吗?”

    潇湘书院扫描月之吻ocr

    回首页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