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游龙 > 第二十七章 江南织造

第二十七章 江南织造

    翠娘摇头道“我真没想到,云师妹竟下这等辣手,那错骨分筋的活罪,岂是常人能受的?她却用来整治一个nv人不嫌太过份吗?几时我要见到她倒得问上一问呢!”

    正说着,晚村忽然说道“你们且慢把话岔远了,要依我看,这姓李的恐怕多少与鞑虏有关,也许就是存心造成你们武当与少林之争,好坐收渔人之利,果真中计,那太阳庵主的一场心力就白费咧。”

    了因大师把手—拍道“我也是如此想,不然哪有这巧法?那江南织造才来找我,就有这件事生出来,此事还须仔细才好,要不然,不但长宫主当年费了若gan心力才把两派主要人物拉在一chu的苦心孤诣,固然毁于一旦,以后事qing便更不好办咧,至于那孟三婆婆,我倒怕不了她,着重的,还是在防鞑虏诡计,要依我说,此事非请庵主和各长老公决不可,反正不昧大师和马施主都有事要去,何不明天就用此船大家全去一趟,也好有个商量,只是鱼老施主尚未完全醒来,这条船怎么得去咧?”

    话才说完,便听鱼老在后舱高声道“我早清醒过来了,只因头目尚眩,所以没有开口,你们说的话我全听见,可惜翠儿知道得太晚,否则将猴儿崽子和那浪nv人一同擒下,给铁樵老方丈送去岂不省事多了?如今说要到太湖去,那倒容易,我就明天还不能起来,凭翠儿和她姨娘两个人,也可以把这条船弄去,如果遇上顺风那便更容易,老和尚但请放心,不必多虑,不过这厮临行之际,我隐约听见他曾留下地址,在什么磨刀巷里第二家,最好能着个人去看看才好,以防他再在暗中弄鬼,所好的今天除马贤侄说的话,稍嫌直率而外,其余全没有人把话落在他耳朵里,要不然我们不怕,那年羹尧的一场布置便又枉然了。”

    话才说完,白泰官道“既如此说,那我去一趟便了。”

    翠娘也道“一人势孤,那厮又擅长各种下liu暗器,我也陪白叔去一趟,如果设法再将那傅天龙调出来,也许还可以在他口中多知道一点。”

    了因大师道“既如此说,事不宜迟,要去不妨就此移船就岸,我也得回去一趟,看看那个什么织造找我不着,这厮到底留下什么话,也许二面对一,又可以多知道一点亦未可知。”

    翠娘闻言,连忙答应,一面赶上船头去起锚行船,丁七姑也到艄后去掌舵,将船移向北固山下泊好,了因大师自回寺去,翠娘和白泰官二人略一结束,一同上岸,施开夜行趋纵之术,从西门越城而入,好在二人地形全熟,两条黑影一前一后,在房上飞纵而前,不一会便到了磨刀巷,一看那第二家,却是一座绝大宅第,那气派简直是一个显宦之家,虽然yu绳低转已近三更,宅中后进灯火犹自未灭,两人在房上一打手势,径向灯火亮chu而来,等到附近房上,再向下面看时,却是四周上房,各室全有灯火,二人不敢大意,又相互用手比了一下,就背阴之chu,轻轻窜了过去,一同在上房上伏了下去,先探头向里一望,只见明间里,上首椅上坐着一个瘦骨脸儿年约四旬以外的人,身穿熟罗长衫,玄se实地纱马褂,光着头,一手摇着一把羽扇,下首坐的正是李元豹,仍是ri间打扮,正向上首那人道“山荆受伤无妨,卑职随身带有上好跌打接骨妙yao,只须敷上yao再用夹板捆好,至多三月便可痊愈,可惜事前没有想到那鱼翠娘乃是鱼壳之nv,她又是少林正宗嵩山哑尼门下得意di子,所以大人所定嫁祸离间之计,不但没有能用上,反被拆穿卑职已离少林的秘密,以致那傅天龙回来,出言颇有不逊之chu。此人如果容他回去,也许是一个绝大后患,现在卑职已经决定在今夜将他除去,以免将来搬弄是非,大人以为如何?”

    那瘦骨脸的人摇头道“不可,不可,一则那傅天龙也是一条汉子,留下他也许还有用chu,二则这京口一带,乃是有王法的地方,我曹某世代为官,更从未妄杀一人,岂可如此草菅人命?再说那鱼翠娘既是少林门下,你便将傅天龙除去,今ri之事也瞒不了,掩耳盗铃又有什么用咧?”

    李元豹一听,脸上阴恻侧的一笑道“既如此说,卑职谨遵大人之命便了,所以我先向您请示便也为了不敢擅做主张咧!”

    那人摇着扇子又道“据你今ri所闻,那年羹尧究竟和江南这些人有来往吗?”

    李元豹又笑道“这可难说,不过据那了因和尚的口吻,好像他们因他系贵介子di,也无可奈何他,所以满口全是强词夺理,并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但是那小鹞子马天雄语气之间,似乎不很gan净,可是他又公然承认现充雍邸护卫,此次南来,似乎还是奉命也似的,这却很奇怪,他如真的己任雍邸护卫,又来寻这海盗叛逆做什么?要依卑职说,不如gan脆报了上去,让江南总督和此地驻防将军,把他们拿了,砍下脑袋示众便全完咧,堂堂大清国,还真怕这些前明余孽造反么?”

    那人又摇头道“你知道什么?果真这样一办,也许就会激出大乱子来,江南是全国有名的富庶之区,北方的漕米全仗南方供应,如果一旦有变,后患何堪设想?要依我说,这马天雄之来,也许是雍邸利用年羹尧这点关系,打算把这些人全罗致以去,亦未可知,以后办事千万小心,却不可大意,这官场的事,绝非江湖可比,一着之差,便难挽救呢,老兄出身庠序,须知圣人云,为政不得罪于巨室,果真他是奉了雍亲王所差,那今ri之事,便很难交代,还须设法转圜才是。”

    李元豹闻言面se一转,连忙起立躬身道“大人教训得极是,今天的事,卑职实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不过卑职当时也想到这一层,所以自己立刻自找台阶,不再动手,并且留下了八成解yao给他,如果马灭雄确实是奉雍王爷所差,且有挽救,否则他那条tui,只好让他带点不自在咧。”

    那人又一抹微胡摇着羽扇道“要这样才好,不过能不打伤他那就更好了,明天我就写信专人去问雍邸,用人百里加紧羽递,也不过十朝半月便有回信,你能保他这条tui不至残废?”

    李元豹忙道“十朝半月还来得及,不过时间一长,冷了筋骨,那便难说了。”

    接着,又谄笑道“大人设想真正是面面俱到,卑职自幼丧父,又辗转江湖,实在未尝学问,大人如论年岁,也是父辈,还请不时耳提面命多多教训。”

    说罢便跪下去一连串叩了三个头,又道“卑职一时犷野之气未除,以致铸成大错,还望大人恕罪。”

    那人连忙一把扶起道“事已过去,老兄还说什么?只要以后小心便行咧,你既对他们留下地址,但望那姓马的能来相寻,事qing便好办了,要不然这事可够麻烦的咧!”

    说着又道“嫂夫人既因此受伤,你须早为休歇,我也去睡咧!”

    李元豹忙又称谢,一面取过桌上绛烛,送往东房,白泰官见二人已将入睡,连忙向翠娘又一打手势招呼同走,翠娘却把手一摇,将身子缩进天沟掩藏好了,白泰官知道她必有用意,也连忙缩上房去,闪身鸱角后面,向下望着,半晌之后,忽见东间灯灭,那李元豹一身短衣束扎得十分利落,手提着宝剑倏从室内出来,直向前进走去,翠娘一挺身起来,也窜向前进房上,掉头向白泰官把手一招,再隐身屋脊后面一看,李元豹又穿过一进房子,仍向前面走去,便也从房上赶去,一直跟到最前一进厅房,再看下面灯火全熄,鸦雀无声,李元豹却一推那西厢房的门,用手轻轻敲着,一面唤道“傅天龙,你且起来我有话说。”

    一连叫了两声,那房内的傅天龙方才答应道“这个时候,还有什么话说?反正天一明我便起身回去,你gan你的,我gan我的,谁也不能咬掉谁的xx,老实说,老子上了你的足当,人也丢够咧,还有什么话说的?”

    遥闻李元豹又冷笑一声道“你别以为你了不起,我还真不在乎,不过你今天竟当着这里大人,把焦山脚下的话全抖了出来,拿人家糟塌我的话全当真的,这个我们倒得说说,你这样吃里扒外,可不用怪我要以尊压卑咧。”

    一语才毕,又听傅天龙在室内大叫道“呸!别不要脸咧,你还是谁的师叔?你既怕老子跟你抖出来,为什么要教老子跟你丢那么大的人?老子这颗脑袋不值什么,人却丢不起咧。”

    接着遥闻呛啷一声,似乎双bang相击,那李元豹倏的又阴测恻一笑,反身一个纵步,窜出丈余,剑交左手,右手一摸腰下革囊,丁字步站定,蓦听那西厢房里大吼一声,那两扇门呀的一声开了。李元豹一抖手,方喝一声“打!”那只偃月镖还未出手,房上的翠娘也喝一声“打!”一只燕尾梭已经打向他那只发镖的右手,那燕嘴正钉在腕上,这一下打得又狠又准,竟深入半寸来长,只痛得他甩手直嚷,那傅天龙扬着双bang吃了一大惊,不由一怔,翠娘却吃吃娇笑道“你这厮也吃了哑巴亏了吧,老实说,这是给你一个小小报应,以后敢再这样无耻专用黑镖打人,姑娘我打的便不是手腕咧!”

    接着又向傅天龙娇喝道“傅师兄,你还不快走?今天如非我来早一步,你已丧在他喂毒偃月镖下咧!”

    李元豹猛一抬头,看见翠娘立在房上,方大喝一声“好丫头竟敢暗箭she人,我与你拼了。”

    那傅天龙一摆双bang已迎头砸下,李元豹连忙闪身避开,yu待还手,只苦了那只右臂全麻,握不得宝剑,遥闻翠娘又在房上大笑道“你这厮也知道暗箭伤人要不得吗?这可是你兴出来的却怪得谁呢?老实告诉你,我这燕尾梭也和你那偃月镖一样,全是喂了毒yao的,你如打算活下去可跳动不得咧!”

    接着又向傅天龙道“师兄,还不趁此快走,人家现在是官,你斗得了吗?”

    傅天龙这才想起来,一抖双bang,立刻窜上了房,向翠娘把手一拱道“鱼姑娘,多承相救,我这人是恩怨分明,他ri必当厚报。”便向宅外而去,那李元豹扔了剑,用左手捧着右手腕,只急得眼中出火,眼睁睁的看着傅天龙走了,翠娘又笑道“你难过吗?我在此刻如果要你狗命那是易如反掌,不过我这人礼尚往来,你既把解yao留给姓马的,姑娘也不会教你马上送命。”

    接着一抖手掷下

    一个小小纸裹冷笑道“我这解yao足可保你七天不死,如果姓马的好了,我自会着他给你再送yao来,大家解开一结,你不服气,有事全冲着我来,如果姓马的好不了,你也便完咧。”

    说罢又是一阵大笑径去,这一来,只弄得李元豹哭笑不得,赶紧放下右腕忍着痛,拾起那包yao,向后进而去。

    那傅天龙抡着双bang,精赤着上身,只穿着一条犊鼻裤飞纵了出去之后,一心只想渡江回去,什么也没有计及,一口气,从房上纵到城边,又越城而过,直到江边,才不禁叫了一声啊呀来,原来他来时那条小船,原系李元豹夫妇向江村渔户租用,上岸以后,已被船主收回去,不知去向,再一摸身边,原有几十两散碎银子也未曾带出来,除开一双虬龙bang而外,竟是别无长物,这一来不禁呆在那里,看着江水发怔,半晌做声不得,忽听背后有人笑道“你半夜三更的,又跑到这里做什么?为什么还不和你那师叔做一路去睡大觉?是嫌ri间那一跤跌得有点不服气吗?那我们再来较量较量如何?”

    再掉头一看,却正是ri间和自己动手的白泰官,不由大怒道“谁还与你较量?白天里那是老子上了人家的当咧!”

    白泰官有微笑道“那你打算怎样呢?难道就这么回去不成?”

    傅天龙心正烦恼大喝道“我回去不回去用不着你管,再要消遣我,老子就与你拼了。”

    白泰官又笑道“你这人真不识好歹,要不是我赶去,你还不早被你那师叔给宰了,还能和谁拼命?老实说,我是因为你空身逃出来,衣服盘川全没带,万一寻了短见,投江自尽,岂不是白救你一场?所以才跟了下来,你要当我消遣你那就全错咧!”

    傅天龙看了他一眼又怒道“去你妈的,你别浑充好人,老子便再不济也不至便投江自尽咧!”

    说着,提着双bang沿江直向北固山下走去,白泰官一点也不动气,仍在后面跟着,彼此不交一语,又走了一段路,傅天龙倏的掉转身道“我因上了那厮恶当,已经不与你计较,又尽管跟着我做什么?”

    白泰官大笑道“这就奇咧,这是江边的官道,你走得我也走得,为什么一定要说是我跟着你咧?假如依着你的话,我便也要问你,你为什么只在我前面走咧?”

    傅天龙怒道“老子是因为有一个竹筏在焦山脚下,所以打算泅水过去,仍用那东西过江,你却到哪里去咧!”

    白泰官又笑道“原来如此,那我便说对了,你这还不是和投江自尽一样,那焦山脚下,有无数漩涡,便水xing再好,一下去不是被漩入江底尸骨无存,便是一下打在礁石上,fen身碎骨,你这不是找死吗;”

    傅天龙倏然一翻怪眼道“你这话当真吗?可别吓唬我,老子向来在水上长大的,不然还不叫水龙神咧!”

    白泰官道“平白的我要吓唬你做什么?这儿是扬子江可比不得黄河,这不是闹着玩的,下去容易,要想上来那可就费事咧,要依我说,我们那条船还在前面,你不妨先到我们船上歇一会儿,真要过江,那还不容易,再说从这儿到你府上,不是三站两站路,也得带上点洗换衣服和盘川才行,要不然,你怎么走法?当真打算凭这两条虬龙bang当房饭钱吗?”

    傅天龙不禁半晌做声不得,白泰官大笑道“喂,朋友,你别想不开,既知道上了人家的当,话便全好说,别看我方才和朋友你较量过,只要话一说明便全算拉倒,老实说,我姓白的喜欢交你这样的朋友,不信,少停你只一问鱼翠娘,便知道咧。”

    说看,不由分说,一把扯着,便向船上走去,傅天龙连忙挣扎着道“你当真不记方才的事,打算交我这个朋友吗?可别开玩笑,把我骗去再刻薄一场,如今我已不打算和你们动手咧!”

    白泰官正se道“岂有此理.我白泰官长江上下游也全有个小小声名,焉有骗你之理,别看我方才诙谐取笑,那是生xing如此,也是真的关顾你,却并非存心刻薄,要不然我要费这些手脚做什么?你如果拿我当你那师叔看待,便大错特错咧。”

    傅天龙闻言,那副紫酱se的脸不禁有点发烧道“既如此说,你便不必再逼我到那船上去,有衣服借上一两件,再借我一点散碎银子,容我自己雇船渡江便感激不尽咧。”

    白泰官笑道“这又是什么意思?须知那船上诸人,没有一个不ai惜你一身功夫,和为人咧。”

    傅天龙红着脸道“我这一次人丢得太大.真没脸再见他们,你还是让我悄悄地回去好,要不然,我真的抹脖子跳长江才好。”

    白泰官又笑道“你是因为被我兜了一个筋斗吗?那等少时我当着人再向你赔罪如何?”

    傅天龙嗫嚅道“你把我弄趴下来,摔疼了pigu,那是我本领不行,学艺不精,焉有教你赔罪之理,我是说毕五和李元豹这两个小子把我冤苦了,无端的跑了一趟江南,却是那么一会事,你教我怎好见人咧?”

    正说着,忽见鱼翠娘远远赶来大笑道“我早已回船咧,却看不见你两位回来,我还道一言不和又打起来,原来却已交成朋友,在这儿看着月亮说ti己话呢,如今既是一家人,快到船上去歇一会儿吧,我父亲已经全清醒了,特为差我来奉请咧。”

    傅天龙不禁紫脸更红,但又不好再说下去,只得ying着头皮道“鱼姑娘,方才承你救我一命,我傅天龙终身感激,你把那李小子已经料理了吗?”

    翠娘又笑道“你真的恨他吗?方才我虽然随手就可以把他宰了,却没有那么便宜咧。”

    傅天龙不由睁大眼睛道“怎么宰了他倒是便宜?难道你在他身上又留下了什么花样,比死还难受吗?那也活该,谁教这小子尽冒坏,成ri价打算算计人咧。”

    翠娘道“我倒没有那么缺德,不过打算留他活口,把这件事告诉铁樵大师去,让他老人家评评这个理,要依我少林清规,也许那化人池又要发利市,不比此刻就宰了他好吗?”

    傅天龙双眉一竖道“那不用你说,我这次回去,连毕五那厮也放他不过,少不得要和盘托出,便让掌门人连我一齐也正了山规,我也愿意出这一口鸟气。”

    说着,一面走着,已到船头,只见晚村仍然倚窗而坐,鱼老者已经出来,也靠在对面窗侧炕上,马天雄却躺在中间炕上,三人似乎正在谈着话,翠娘又笑道“我已把傅师兄请来咧,他已和白叔有说有笑,却用不着和解咧!”

    傅天龙不禁更加惭愧,一走进舱去,便放下双bang把手一拱道“二位老前辈还有马兄,请恕我适才冒犯,那算是我事前没有把事打听清楚,一时鲁莽憋了一口气而来,才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我如今已经全明白咧。”

    鱼老者一面还礼,一面大笑道“这才是英雄本se,错了自己认过,有什么了不起?实不相欺,我生平便是这个脾气,不怕已拼得你死我活,只要能把话说明,一笑便完,不过那姓李的混虫,委实不是东西,不但做事太不够朋友,而且心狠手辣,反脸无qing,以后不相与也罢了。我们这些人却没有谁记谁的恨咧!”

    天雄也伏枕拱手道“傅大哥,我是有一句说一句,向不藏私,凭您这一身功夫和这些下三朋友,委实太可惜咧,方才如非鱼世妹去得恰好正是时候,你也许已经叫那小子暗算了咧。”

    晚村也合十笑道“苦海茫茫回头是岸,君子之过如ri月之蚀,是非一明,便算过去,傅居士何必以此介意,那倒反而不是大丈夫了。”

    白泰官随在后面大笑道“你听见吗?方才我说得如何?我们这些人,别无他长,却个个光明磊落,焉有骗你之理。”

    说着捺了傅天龙一张椅子坐下,一面将适才所言全说了。

    翠娘道“师兄,你这却使不得呢!如果真打算即ri北上回去,这厮岂肯放过你,他现在既在江南总督衙门任事,如果用官方势力,只须弄一角公文,向沿途各衙门一送,轻轻加个罪名,你这一路上便可虑得很,要依我说,我们目前还须有事寻他算帐,你不妨稍迟几天,容我们替你打探清楚之后,再动身也不迟。”

    傅天龙摇头道“那小子因为我当着那什么鸟织造揭了他的短,已经恨我澈骨,巴不得一下就宰了我,今天一回去,便已较量,如非那个鸟织造压着他,不等鱼姑娘去,便已经拼上咧,我如不走,那小子岂不更放我不过?这里的各衙门他全熟,要换我还不是一样。”

    鱼老笑道“只要你不走,我包管那小子拿不了你,老实说,我们天亮就要下太湖去咧,那厮算定你一定渡江北上,而我们却到南边去,他哪里会猜到?”

    傅天龙失惊道“你们打算天亮就走吗?这却使不得咧,这位马兄中了他的喂毒偃月镖,他所留的解yao只有八成,至多只得保住二十一天,过时如无他那化毒散,仍旧还要发作,那就无救呢!”

    天雄不由一怔道“好小子,他竟如此歹毒,留下这么一手,果真如此,那我只有趁此毒xing稍解去和他一拼了。”

    翠娘笑道“傅师兄已经知道此事吗?由此便可见这厮心地太不光明了,老实说,他所以肯把那解yao留下,一则是怕我们宰了他老婆,二则知道决难逃了因大师之手,又怕马大哥是雍王府派出来的,万一上面查问起来,他这芝麻绿豆官吃罪不起,哪里真是大仁大义,不过这厮现在已经作法自毙,他也中了我一枚喂毒燕尾梭,我只替他留了保持七天的解yao,并且已经当场和他说明,如果马大哥之伤不见起se,他便完了,所以却不怕他不乖乖把yao送来呢!”

    晚村笑道“贤侄nv此法大妙,这样以其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算是他的一个小小报应,不过,他既也长于此道,就不能用自己的yao来治吗?”

    白泰官道“老师父哪里知道,这毒yao暗器虽然都能置人死命,却各有毒xing不同,解yao自然不一样,如果用错了,不但不能解救,而且可以立刻送命,我们江南诸人之中,最精此道的莫过于云龙三现周二哥,他又是医道中圣手,对别人用的暗器尚且无法解救,何况这厮,他如要命,怎敢不把解yao送来?翠娘对他的话我全听得清清楚楚。那真痛快极了。也真可以给那厮一个绝大教训,不过这一来,我们非等他送yao来不可,明ri太湖之行又要从缓咧。”

    翠娘道“这倒不要紧,我猜那厮不是不知道厉害,他既要命,至迟天明以后,必定着人赶来,我们只迟上半天再走便行咧,至于傅师兄,只须藏在艄后便行了,他难道还敢上船来搜不成?”

    傅天龙道“我倒怕不了他,既已翻了脸,还有什么顾忌的?倒是这厮委实歹毒jian诈万分,你虽在他身上也留下着,万一他再在这解yao上弄点什么玄虚,那就又上当咧。”

    白泰官笑道“这倒也不可不防,不过我还有一个法子,要他拿出真的解yao来,他决不敢掺上半分假的,而且还要来向马兄赔罪咧。”

    众人一齐诧异道“这厮再没出息些,哪肯如此做小伏低?你这话却嫌有点靠不住咧!”

    白泰官只笑了一笑,看了傅天龙一眼向天雄又道“马兄既在鞑王府内充任护卫,此番出京曾携有文凭路引吗?”

    天雄笑道“我本不肯要这东西,都是那年双峰ying塞在我的身边的,你问此事做什么?”

    白泰官笑道“那便行咧,只要有这东西,便不愁他不来伏礼,双手献上解yao。”

    说着把适才在磨刀巷所闻全说了,鱼老不禁微噫一声道“你打算教马贤侄用雍王府的牌号去见那厮吗?这却使不得咧!”

    白泰官道“无妨,这事且等曾兄回来再说,须知有此一着,不但马兄可以无恙,今后便也省得大家麻烦咧!”

    晚村不由点头,傅天龙却睁大了眼睛愕然道“你们又在打什么哑谜?难道真已投降了鞑虏了吗?那还是让我先走的好,你们和那厮的死活我全管不着,老子gan老子的去咧。”

    天雄忍不住在枕上叫道“傅兄,我知道你是血xing中人,不然也不会上这恶当,可是话得听清楚,我们虽然没有交qing,却彼此都是慕名朋友,须知我在雍王府任护卫是一件事,匡复大明天下却又是一回事咧,您瞧过搜孤救孤和八槌大闹朱仙镇这两出戏没有?须知没有个程婴,便不能让孤儿报冤,没有王佐便不能让陆文龙知道生身父母咧!”

    说着,又把自己南来的事约略一说,傅天龙闻言连忙拜倒道“马兄,我真想不到你和那年羹尧竟是这等人物,那我这一趟江南又算没有白来!”

    翠娘微笑道“本来这事不应该让你知道,不过我马大哥已经说出来,这是血海一样的gan系,你却不能再逢人便说咧。”

    傅天龙连忙站了起来道;“翠姑娘你放心,既然马兄看得我傅天龙是个朋友,把真心话全对我说了,如果在我这嘴上lou出半句去,便不是人,叫天雷把我劈了,死在乱刀之下,尸骨无存,照这么一说,那毕五真把我冤透咧,我回去如果不宰了他,也不算是水龙神。”

    天雄见他下拜,正打算挣着来扶,后来见他已经站起来,便就枕上一拱手道“傅兄大礼,我马某决不敢当,况且我也因人成事,实在令人钦佩的,还是那年双峰,却不是小di咧,改ri您只要有事北上,一见面便全知道了。”

    说着,又向白泰官道“白兄适才所言,对付那厮,自是百发百中,而且那鞑王允祯也曾嘱咐过,中途如遇上事,必须惊官动府,不妨取出委扎,说明奉命而来,正是天衣无缝,不过此事还宜郑重,最好还是先与独臂大师肯堂先生说明,否则小di却不敢遵命咧。”

    晚村笑道“这不仅只是向那厮讨yao而已,近ri江南诸人,正各有烦恼,如果马施主果有鞑王之命,倒可以暂时挡上一阵,省得好多是非,不过这事有利有弊,我却做不了主,还必须庵主和大家公决才好,只是马施主负伤在身,从此间下太湖,水程必须数ri,翠娘给那厮的yao只能保得七天,却来不及转手,万一因此误事那怎么办咧?”

    白泰官笑道“老师父且别忙,只要等我大师兄和曾兄来,再做商量,好在马兄还骑来一匹千里龙驹,实在无法转手,我借那马去一趟便行咧,至多两三天,还愁不能打个来回吗?”

    说着又看着鱼老笑道;“老前辈新受毒弹,马兄也受重伤,全须稍微睡一下,便老师父也必须安睡,何妨各人先躺一下,我与傅兄也在前舱稍歇一会,此事都不是目前就可决断的咧。”

    鱼老一见晚村也有倦意,忙说“这样也好,反正我们是必须等他两个来才能决定,大家稍微睡一会也好。”

    说着,一看傅天龙,又命翠娘向后舱寻两床被单来,幸好天气已暖,无须铺陈,除翠娘和鱼老父nv各回后舱安歇而外,其余各人均分就舱中睡去,白傅二人则在前舱抵足而眠,泰官一觉睡醒,朦胧中,忽听有人哈哈大笑道“咦!怎么同舟敌国,忽然闹成吴越一家起来?”再一揉眼,只见旭ri已经东升,朝霞只照耀得江边上一片金红se,来的却是了因大师,回顾傅天龙,枕着那两条铁bang却酣睡未醒,连忙起身悄悄的将昨夜前往城中窥探的事说了。

    了因大师笑道“我便算定是那江南织造在闹鬼!他一面去拜访我,一面却教李元豹来离间我们和少林派,真是威胁利诱双管齐下,还又带逼上梁山咧,不过这一来却未免弄巧成拙,原形毕lou了。”

    又向傅天龙看了一眼低声道“那我们对这位水龙神,倒更加要好好结纳,让他回去对铁樵大师一说,又比我们说要强多了。”

    白泰官又笑道“那曹织造到底对大师兄留下什么话来,何妨先告诉小di听听咧。”

    了因笑道“他真不愧是一个有钱的官儿,那真阔极了,一到我那庙里,便先写了三千银子的缘簿,接着又说打算和我接纳做一个方外棋酒之交,并无他意,据我那知客僧说他人还不俗,便掉上两句书袋也还不讨厌,未了又坚约。我如回去,千万到城内磨刀巷第二家送个信,他随时就来,本来这一着棋下得并不太差,只是被这李元豹一来却令我肚内雪亮咧。”

    白泰官笑道“如此说来,大师兄大概已经被那三千银子的布施看出火来,真打算就此结缘缔交了。”

    了因大师笑道“他岂但要和我缔交而已,还打算连周路二位全一一拜访咧。”

    白泰官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他把这话也对你那知客僧说过了吗?”

    了因大师道“你猜对了,正是他已和我那知客僧说过,他说一向倾慕周路二人的书画,闻得和我平常时有来往,所以打算请我代为函介,当面叩求墨宝,这不是也有拜访之意吗?”

    白泰官道“那你打算怎么应付咧?”

    了因大师道“我起先已打好了一个避而不见的主意,昨夜回去便向知客僧说了,他如再来,便说我已朝南海去了,最快也得月余才能回来,他也许便回南京去咧,至于这几天,那我只好也到太湖去,在太阳庵先住上些时了。”

    白泰官笑道“大师兄能去一趟也好,不过我们昨夜计议同乘此船同行的话,却又不能算数咧。”

    说着,又将李元豹只留了八成yao,自己打算让天雄用雍王府扎子去讨yao的话说了,又笑道“目前晚村先生已被石门县知县和嘉兴府知府,一定要以山林隐逸荐举,缠得头昏脑胀,那府县的绅缙又不绝于门,开口征君,闭口征君,才躲到这里来,偏偏你又被这曹织造看上,躲来躲去,岂是办法?要依我说,不如索xing让那小鹞子出面去见那织造一下,就说是他此次南来,系奉了雍王之命,邀请各位晋京,或许倒可以挡过若gan纠缠亦未可知。”

    了因大师正se道“那怎么行?我不比不昧上人,他便征辟也找不到我,如果这样一来,传出去岂不反而不好?你不听那李元豹昨夜的话吗?虽然他是存心离间之辞,但是如果授人以柄,外间不察,以讹传讹,将何以自白咧?”

    白泰官微笑道“大师兄以为这姓曹的织造,真的是慕名来访,打算和你订个酒棋之交,结一结方外缘吗?须知人怕出名猪怕壮,谁教你是我们这五六人当中的龙头咧,你是和尚出身,虽然不能做官,可是憎纲司可以飞到你的头上来,封号紫衣哪一样不能赐?人家只要一看中你,还愁没有圈儿把你套上?要依我说,这姓曹的,也许是江南总督托出来的,你不看那李元豹就是江南总督衙门的师爷吗?他两个既到一chu去,多少有点关联,你方才不也说得很明白吗?你要想人家不来缠你,先要让他放心,如果小di的话猜得不错,那曹李两人一定会把话传到总督耳朵里去,他一听鞑王要来延聘你们,一定要让一步,别的不说,眼前岂不落个清静?至于怕外人以讹传讹,我们是说他来找你,又不是你去投他,只要不真个应邀北上,这也无碍,不比这样缠夹不清要好得多吗?”

    了因大师方在沉吟,舱中晚村和天雄均已醒来,晚村连忙起身招呼道“大师怎么来得这么早?且请进来商酌如何?”

    天雄挣了两下,却没有能下床,只半坐了起来把手一拱,道了一声“早。”了因大师和泰官二人,连忙进舱,接着后舱的鱼老也自醒来,各自梳洗,一面商量,半晌之后,傅天龙也醒来,鱼老连忙取出一套衣服,让他先换上,虽然未免嫌短小些,也还能勉强穿上,方才洗漱已毕,忽见曾静从江岸走来,一见傅天龙也在船上,不禁微讶,及至问明经过,又掉头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其实那李元豹也是为了同门义气,才来寻我们,傅寨主还须仔细才好,昨天交手的时候,我已听得分明,他虽离开少林寺和铁樵大师,同学之谊仍在,万一真因此事得罪铁樵大师,我们不怕,

    你却犯不着咧!”

    傅天龙也看了他一眼,冷笑道“相公,这不gan你事,须知昨天那鸟话,统统是毕五和我说的,他只不过又听我说的,哪算得数?只可惜我这人太粗,临行之前,却没有去问一问铁老方丈便赶来咧!我算得个什么鸟?这不gan你们的事,我只一回去,便须先向老方丈请罪,他老人家便立宰了我,我也须说实话,我要怕了他,也不算是禹门的水龙神咧。”

    曾静又笑了一笑道“本不gan我事,不过闻得嵩山毕五乃铁樵大师唯一俗家di子,这话既出毕五之口,也许不会假咧。”

    傅天龙又冷笑道“你知道个鸟,想我们那铁老方丈,为人再正直没有,哪有和我这鸟人一样,不把事qing弄清楚,就向人乱找场之理,我决怕不了那厮和毕五,倒是老方丈向不留qing,也许会又罚我在寺里挑上三个月的水也说不定,不过那我只好认命咧,谁教我这样一铳鸟劲个来。”

    众人闻言全忍不住要笑,但谁也不敢笑出来,忽见翠娘用一个提篮,提了一大盘包子,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包裹,从船头走来。

    笑道“我方才上岸买点心去,忽见两个长随,从江岸上,一路打听我们的船,也许是李元豹那厮打发人来咧,傅师兄还是先到后舱去坐一会,以免看见转有许多不便。”

    傅天龙方才一睁怪眼说“他派人来拿我吗?老子这根虬龙bang,又要发个利市咧!”

    翠娘慌道“师兄,千万不可如此,你想,他如知道你在这里想要拿人,能只派两个长随吗?还是先避一避的好,要不然,你虽不怕他,却要误了我们的事咧。”

    傅天龙才勉强答应,踅向后舱去,不一会果见两个长随打扮的人走上船头问道“请问这船上是姓鱼吗?有一位北京下来的马老爷是不是住在这里?”

    鱼老者站起来,走向舱门道“我就姓鱼,你们有什么谈说?姓马也有一位,可是人家受了伤,却不便出来,你们到底是找他还是找我?”

    那来的两人,不禁微微一怔道“我们乃是江南织造曹大人打发来的,敝上因为受了江南总督衙门里一位李老爷之托,要来见马老爷面商一事,并须拜访船主鱼老将军,难道你老就是鱼老将军吗?请恕小人失礼咧!”

    说着,两人双双请安下去,鱼老冷笑道“你们主人咧?”

    二人忙又躬身道“小人敝上因恐宝舟迁移,所以先命小人来投帖,只要老将军和马老爷赐见,随后便到。”

    说着,从怀里取出护书,打开取出两封大红全简呈上,鱼老方待开口,曾静已从身侧走出来道“简帖留在此地,你们回去上复贵上,就说鱼老将军和马老爷在船上恭候便了。”

    那二人又各请了一个安说声是,便退上岸去,鱼老笑道“老di你怎么替我擅做主张起来?凭什么我要见他?”

    曾静笑道“一则这位织造来一定是为了那李元豹与马兄和解,我们不得不见,二则他既亲自求见,也许另有用意,如果你们不和他见面,怎知来意?他不过一个闲曹,你还怕他不成?不过了因大师和我那老师,还有那位傅寨主全非稍避不可,我与白兄却不妨留在此地,替你赔客,等他来过,我还有话说咧。”

    说着一同进舱,晚村和天雄了因大师白泰官在舱中已经听得清楚,又将昨夜计议之事说了。天雄道“现在尚未呈明长宫主和肯堂先生,少时他来,教我如何说词咧?”

    曾静笑道“马兄但对他说奉了雍邸之命,南来联络江南诸人,只要不提及长宫主和太阳庵的事,便无妨碍,既有王府委扎,也不妨取出,让他过目,小di不走开,又留白兄在此,便是相助应付,你但看我颜se行事,至于鱼老前辈,倒要把话说得ying一点,便对来人痛斥马兄也无不可,不过只要把一gu浩然正气lou出来,却不可真的让来人下不了台,反正有我和白兄,决不会把话弄僵,也不会拖泥带水,这是有益无害的事,大家放心便了。”

    正说着,傅天龙又从后舱走出来,一面取过两三个包子大嚼着,一面笑道“这个鸟织造人还不错,倒一点不像官儿,你们不妨和他说说,只是我却不耐烦,躲在那后面舱里,既要避开他,吃完包子,我便上岸去逛逛咧!”

    了因大师笑道“那李元豹既要杀你,岂可闲逛lou面?现在既是一个人,你且和不昧上人一同随我到那江天寺里去坐上半ri,顺便聊聊天不好吗?”

    傅天龙笑道“昨夜我本不想再见你们的面,现在既已见了,我也拉不下脸来咧,去便一同去一趟,那也没有什么,到底比在这后舱闷着好多了。”

    说着,一手一个,捞着盘中包子,像抛球也似的向口中扔去,又笑道“江南这点心做得真俊,也好吃,只可惜太小了一点,却教人充饥不得咧。”

    天雄见他穿着鱼老一套白夏布衫裤,全紧在身上,上面lou着肚脐眼,下面只遮得膝盖,袖子也太短,直有说不出的怪状,忙从身边掏出一包散碎银子来。

    笑道“傅兄,你既到江天寺去,少不得要停一会才回来,我这里有二十多两银子,不妨命那庙里火工道人去买一身衣服,多的留下盘缠,却不要推辞咧。”

    傅天龙方吃着点心,不禁看了他一眼道“我这人向不说谎,银子我正用得着,不过你也在做客,身边便当吗?要不然只分一半便够咧。”

    了因大师道“马施主怎么这样瞧不起我来?既到了江南,这事还能让你独做朋友吗?快收起来,这位傅老di穿的用的全有我咧。”

    白泰官也笑道“大师兄,马兄,你两位全不必客套,我昨夜已和傅兄说过在先咧。”说着,又替天雄把那银子放在枕下,正在要摸兜肚。

    翠娘却娇笑道“你们全不用忙,人在我们船上,一切须问主人才对,何况他是我的师兄咧。衣服适才上岸已经买来,全在这里,至于银子,我们虽然是以船为家,三二十两还拿得出来,何至要你们三位掏口袋咧?”

    说着,打开那包袱,果是两套白夏布衫裤,一件青绸长衫,连鞋袜俱全。

    鱼老也大笑道“翠儿这一手总算还漂亮,没有令我丢人,既如此说,你再去向姨娘拿三十两银子来,这算是我对这位傅老di的一点敬意,大家却不许再占我这主人的面子咧。”

    天雄不禁转有点不是意思,傅天龙却大笑道“不管打扰谁的,我这次到江南来,虽然丢了一个大人,却交了好几位朋友,总算没白来咧。”

    说着,趁翠娘去向后舱取银,拿了衣服,径向前舱换下,连长衫鞋袜一齐穿好,上下一看,又大笑道“我如今居然又像个人咧。”

    接着取过那包裹,将两条虬龙bang一裹,挟在腰下,又吃了几个包子,等翠娘银子取来接过向怀里揣起,一面向了因大师道“大家既不让我见那鸟织造,也该走咧。”

    了因大师只笑了一笑,便携了晚村,三人一同出舱,正待上岸,翠娘又笑道“岸上事多,你们不方便,若遇见那织造更不好,我们船上后面系着一只脚划,不如由我从江上送你们去,倒稳妥一点。”

    了因大师点头,翠娘忙去后面解下那条小划船,将众人载了向金山而去.这里又等了半会,那织造曹寅才乘了一顶小轿赶来,在江边上,老远便下了轿,步行来到船头上,先由一个长随赶来禀报,鱼老和曾白二人一齐迎出舱去,不等鱼老开口,曾静先把手一拱道“晚生湖南曾静,久闻大人八旗名士,又是江南sao坛领袖,今ri得见,尚乞恕过冒昧。”

    接着指着鱼老和白泰官道“这位便是鱼老将军,和江南大侠白泰官,只可惜那位马护卫病卧舟中,却是无法来迎咧。”

    曹寅一听,不由微讶,接着也笑道“曾先生是吕晚村先生高足吗?di自来江南即已闻名,只可惜无由得见,方在自恨缘悭,却想不到会在鱼老将军这里识荆,这真是缘由前定了。”

    说着,又向鱼老打了一躬道“老将军胜国孤臣,本朝高士,晚生久yu晋谒,只恐无因而至,未免有惊猿鹤,所以迁延至今,兹因敝友无知冒犯,特来代为谢过,尚请恕我唐突。”

    鱼老一面还礼,一面笑道“老朽倔强海上,屡次得罪北廷,足下能不以海盗相视,已是异数,这样优礼却不敢当咧。”

    曹寅忙道“老将军昔ri各为其主,孤忠耿耿,谁不钦佩?现在已经遁迹山林,不再与闻时事,便朝廷也不深究,何况曹某一介闲曹,焉敢不以前辈之礼相见,如许下交,还望不必以俗吏目我才好。”

    说罢又向白泰官笑道“曹某久闻江南诸侠英名,昨ri还特为南来,拜访金山了因大师,原想请其一一介见,以遂倾慕之心,却不料缘悭一面,竟未见着,如今幸喜得遇白大侠,总算不虚此行,这痛快得紧。”

    白泰官也拱手笑道“白某草野莽夫,混迹江湖,何足挂齿。大人这等说法,恐怕是违心之论咧?”

    曹寅正se道“曹某自束发受书,得读太史公游侠列传,即慕其人,但恨今世所未见,及至游宦江南,得悉诸侠高风,便急yu一见,只因各位侠迹靡定,无法奉访而已,今ri一见,幸喜得逐夙愿,大侠如果以为违心之论,那便是不屑论交咧。”

    说着又笑道“我想不到,一ri之中而得识这许多朋友,真是缘法非浅,由此便足见江南地灵人杰了。”

    说罢,又向鱼老道“那马护卫既在船上,能容一见吗?”

    潇湘书院扫描月之吻ocr

    回首页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