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豪门游龙 > 第二十六章 焦山小聚

第二十六章 焦山小聚

    马天雄随着老和尚手指chu,又将那人一看,只见年纪不过三十有余,却生得非常伟岸,更兼浓眉大眼,火se鸢肩,一望而知,一定是个江湖人物,连忙又笑道“兄台有些替此马委屈吗?须知它因遇着识主,已经平步青云咧,要不然就不累死在煤车之下,也必活活饿死,那才真正可惜呢!”

    那人也向天雄上下看了一下微笑道“既如此说,足下又是此马主人,一定识货无疑了,在下倒失言了,不过所以如此说,实在因为像这等好马,千百年也难生一匹,如遇当世豪杰,驰骋疆场,或者立功异域,也不枉天公生它这一付大好筋骨,不但如足下说的累死饿死可惜,便徒假以金鞍紫缰,豢以上好草料,让它老死槽下,也一样可惜咧。”

    天雄大笑道“不才哪配做它的主人?此行不过因有要事,不得不委屈它一下,其实此马主人也真是一位龙骧虎跃的脚se,说不定便有兄台说的那一天亦未可知。”

    那人微讶道“兄台既能作此言,决非常人,能以尊姓台甫见示吗?”

    天雄一看,那人正好和老和尚并肩而立,此外还站一个中年书生,三人似乎一路,忙笑道“不才三原马天雄,适因有事南来,兄台尊姓大名?这位老师父上下也能见告吗?”

    那人微讶道“如此说来足下外号一定是小鹞子了,小di江南白泰官,这位老师父法号不昧,但不知足下南来有何公gan,这马主人又是谁咧?”

    天雄一听,不由喜出望外道“原来兄台竟是江南诸侠之中的白大侠,这位又竟是晚村先生,这真是天缘巧合,幸会之至,小di此次南来,便是为了受这马主人之托,访见一些前辈,并谋与南中诸侠稍谈,原意直下太湖,等拜见那些前辈之后,再请赐介一一奉访,却想不到在这江岸之上,忽与白兄和不昧大师不期而遇,岂非绝大机缘。”

    说着便向二人施礼下去,二人连忙扶着一面答礼道“马兄正吾辈中人,何必如此客套?但此间当非谈话之所,少时便有敝友驾舟来迎,容得放乎中liu,再诉倾慕如何?”

    说罢,白泰官又指着那旁立书生道“这位乃晓村先生唯一得意门生曾静兄,兄台曾听说过吗?”

    天雄忙又见礼道“小di久已闻名,此番南来,也正拟一见,既也在此间那就更好了。”

    曾静一面答礼,一面笑道“小di书剑飘零,百无一是,何足挂齿?倒是贤乔梓名播关中,久着义声,实令小di心仪已久,少时登舟再为细谈便了。”

    正说着,忽见江滩之中,芦花荡里,倏然摇出一只大江划,两扇布帆,扯得满满的,直向江岸驶来,船头上站着一人,头戴竹笠,一身短衣裤,赤着双足,正哈着腰,荡着桨,只因竹笠遮着,看不出面目,那舵楼之上,却高坐着一个青衣少nv,一手挽着蓬绳,一手掌着舵,那船便似奔马一般,一转眼,便窜过老潮,离开立chu不远,那船头上的人,忽然停桨,解下蓬绳,将双帆落下,一面取过一根竹篙一点,船便进港停住,遥闻舵楼少nv笑着道“老师父和白叔怎么弄了一匹马来?难道另有生客同来吗?”

    白泰官大笑道“翠娘好眼力,不但是生客,而且是远客咧。”

    接着那船头的人,猛然一掀竹笠道“哪位远客到此,容我先来看一看如何?”

    天雄一看那人却是一个白发老人,天生一副紫酱脸se,二目炯炯有神,那手臂双tui,虬筋百结,只是个儿并不太高,再看船时,却是一条前后四舱的大江划,船上却不见另有伙计舵工,心料既与这些孤臣侠隐为友,人以类聚,决定也是非常人,忙向白泰官道“此老何人,尚乞白兄见示,并为先容,免致失礼幸甚。”

    泰官未及开言,曾静已先笑道“马兄奔走江湖,曾听说过有一位海盗鱼壳吗?”

    天雄忙道“你说的是那位延平王的舟师偏将鱼跃龙鱼将军吗?闻得此公自郑克挟降清以后,曾两次邀击施琅均未能命中,此后便杳无消息,原来却也息隐在此,这更是幸会了。”

    正说着,那鱼跃龙已将船泊好,跳上岸来,先向晚村唱诺道“老师父好久不见了,怎又忽然飞锚到此,倘非白老di在陆小乙酒店留信,还又失之交臂咧。”

    接着又向天雄看了一眼道“这位是谁,怎么并没听说起咧?”

    晚村笑道“这位马君也是适才遇上,他双名天雄,便是那陕西三原县有名的小鹞子,虽与我等也系初遇,却闻名已久,鱼老檀樾曾听说过吗?”

    天雄忙先向鱼跃龙施礼道“久闻老前辈在闽江口外设有水寨,誓与鞑虏周旋到底,但不知如何会到这金山脚下来,今ri得容一见,实在有幸之至。”

    鱼老闻言,一伸铁臂,连忙拦着笑道“好汉不提当年勇,我那老窝子,早叫人家给剿了,如今设法只好借这一条船容身,在此鬼混而已,老di怎么也有暇,到这江南来走走?闻得令尊早在辽东出事下狱,难道那鞑虏还放你不过吗?”

    天雄被他一拦,竟拜不下去,忙道“家父自被捕之后,便遣戊川边,至于小侄却幸未波及,此次南来,实因另外有事,既然老前辈宝舟在此,容待登舟以后再说如何?”

    鱼老又看了他一下,忽然望见那马又道“此马系由老di带来吗?如果必须携带渡江,那只好暂时拴在船头上了。”

    天雄见他似恐那马有污船舱之意,忙道“但凭老前辈吩咐。”

    鱼老把头一点,便肃客上船,连那匹马也牵了上去,拴在桅杆上,然后起锚离岸,但不回对江柴滩,转将双帆扯起,逆liu而上,一直驶过焦山,方在一chu无人江岸泊好,从后舱献上茶来,白泰官首先看着天雄笑道“马兄此次南来究竟有何要事,此马主人又是谁,现在可以畅言无忌咧!”

    天雄笑了一笑道“此马乃敝友年双峰之物,小di此次南来,便也为受了敝友和一位云中风姑娘之托,打算寄两封信,分别给太阳庵主独臂大师和顾肯堂先生,并想因这两位老前辈之介,面谒江南群侠,商量一件大事,原意直下太湖,先恭谒太阳庵主,再求赐示肯堂先生侠踪,如今既与诸位巧遇,便请代为先容如何?”

    晚村略一沉吟道“年双峰是肯堂先生昔年在北京所收di子年羹尧吗?闻得此子尚有几分出息,也受肯堂不少熏陶,深知大义所在,据周路各位檀樾说他文学武技均得乃师真传,便我那小nv听云中凤说,也道他虽然出身汉军旗籍,人还不错,他既托马君前来,信中所言何事,能先见告一二吗?”

    天雄躬身道“敝友正是肯堂先生di子年羹尧,此次托我南来,一则为了始终不忘师训,近ri已有机缘,可为匡复大计略微布置,但人手奇缺,所以拟向肯堂先生请示,稍派一二能手前往相助,二则因为尚有些许私事,也须由肯堂先生代决。”

    说犹未完,那鱼老者,忽然一声冷笑道“这也就太奇怪咧,我闻得那年羹尧乃系湖广巡抚的少爷,这等叛逆大事,怎么一下便托到你身上,他竟不怕破家灭族吗?”

    天雄忙道“老前辈不必误会,且等我将此事经过稍加说明,也许你就明白了。”

    说着便把邯郸相遇一场经过和京中各事,约略说了,众人未及开言,那鱼老者,倏从船舱板下,霍的chou出一口扑刀来大喝道“照这样一说,你已是鞑虏鹰犬,分明打算借此来探我等虚实,以便回去邀功,别人容忍不察,会上你恶当,我鱼跃龙却光棍眼内揉不下沙子去,趁早说实话,彼此还有个商量,否则我这口宝刀,却不会看谁的份上咧!”

    天雄闻言冷笑道“马某生平决无不能告人之事,也决不依人门户,所言均属实qing,此番南来,一则为了联络江南诸侠,以决大计,二则为受了知已之托,必须忠于其事,至于生死早看得可重可轻,老前辈此举却未免辱我过甚咧!”

    说罢,双手叉腰而立,正se道“只要老前辈说出话来,能令我心服口服,马某自甘引颈受戮,决不皱一皱眉头,但是老前辈如果只仗手底下比我马某明白,便打算故入人罪,那便请恕我义不受辱,却须另说另讲咧!”

    白泰官曾静二人方待上前相劝,晚村却一使眼se止

    住,鱼老者又大喝道“你这厮,分明自己已经吐出真言,现在鞑虏王府充任护卫,又兼什么血滴子领队,还打算狡赖吗?”

    天雄一听,又亢声大笑道“原来老前辈竟然因此见疑,须知马某果然真的变节事仇,降了鞑虏,今天对你便不必说这话咧。”

    鱼老者抡刀又大喝道“你虽巧言善辩,我却实难置信,再不说实话,便难逃公道了。”

    天雄闻言忙道“你且慢动手,我尚有事项向不昧上人和白兄说明。”

    说着,从贴rou取出一个油纸包裹来,递在晚村手中道“在下虽和老师父初次见面,但闻得老师父和太阳庵主顾肯堂先生,全是志在匡复大明天下的至交,马某不怕今ri把命丧在鱼老前辈之手,这两封信却必须送到,现在鱼老前辈既不见信,在下也决不甘受此奇辱,便烦代为转呈,如有覆函也请代为设法托人寄回,请恕马某冒昧叩托了。”

    说罢伏地便拜,接着又站起身来,向鱼老者冷笑道“如今马某事了,便不妨向老前辈领教咧。”

    鱼老者提刀哈哈大笑道“老贤侄,你真是天生犟种,和那老鹞子一般无二,我相信你就是,何必为了这两句话,就打算以一死相拼,你不太嫌小题大做吗?须知我和令尊都是同僚,又是老友咧!”

    天雄不禁一怔,忙道“家严久在军中,所以我对一般父执也难一一认识,但不知老前辈在什么地方曾与他老人家缔交,还请言明才好称呼。”

    鱼老者又大笑道“你也太小心咧,适才我只试你胆识而已,我虽老悖,焉有冒名乱套交qing混充长辈之理,实不相欺,令尊与我都是左老将军帐前一对有名的酒鬼,自从大军溃散,我仗着家住江南,稍谙水xing,又曾在海船蹬过几天,才投到延平王部下去,令尊不是双名家骥,精于透山掌法,又以轻身功夫得名,左颊上有老大一搭青记吗?”

    天雄连忙叩拜在地道“小侄该死,适才冒犯,还望恕罪。”

    鱼老大笑扶起道“贤侄强项不屈,颇有家风,老朽正为故人心喜,如果不是这样,倒反非英雄本se了,何况本是老朽相戏在先咧,只是令尊豪饮,酒量无敌,贤侄对于此道如何?今ri此会不易,少时还当痛饮才对。”

    天雄笑道“小侄固然量窄,也决不敢在老伯面前放肆,但今ri既侍左右,自应相陪,不过才一见面,就要叨扰,未免不当咧。”

    白泰官在旁哈哈大笑道“足下行踪,我等早已知道,那年羹尧的言行,我等更了如指掌,只是足下此次南来尚未得讯而己,适才龟老前辈相戏,晚村先生和我们不开口,也就为了藉此一窥胆识,却想不到你们竟是世交,既如此说,我们今天这一席酒是扰定老将军了。”

    鱼老闻言连忙也笑道“酒是老早备好,不过此间有一味佳肴,诸位能否到口,那就要碰运气了。”

    遥闻后艄少nv笑道“爸爸你放心,既有远客,老师父和白曾两叔也难得来,待我去捞他两条来奉客便了。”

    晚村闻言忙道“是鲥鱼吗?我们在扬州已经尝过了,何必又为了口腹之yu,让侄nv下江一趟咧?这里江liu湍急,又有好几个漩涡,还宜谨慎才是。”

    鱼老笑道“无妨,不用说有这把握下去,便我那小nv儿也常常出没波涛之中,只此鱼不多,未必一下便能捉到而已,这妮子虽然说嘴,却不一定便真能立时捞到咧。”

    说着又道“老妻近ri多病,小妾一人在厨下自忙不过来,诸位少候,容我先取酒来,边饮边谈便了。”

    说罢,便向后舱走去,白泰官忙将舱中一张折着的小圆桌撑了起来,一面拉好了几张凳子笑道“这条船上我常来,跃老为人又向来脱略,马兄却不必客气咧。”

    说着,又向晚村手中取过两封信来,递在天雄手上道“如今马兄既不想和老将军拼命,这信还是自己面交的好,请恕我们不便代庖咧。”

    天雄不由面se微红,又将那油纸封裹收了起来,晚村看了他一眼微笑道“马君此番来得正好,正好肯堂先生已经游罢南岳归来,正在太阳庵中,否则你就要徒劳跋涉咧。目前我们也要去上一趟,今ri便请在这船上,住上一宿,借鱼老杯酒少浣征尘,明ri同行如何?”

    天雄喜不自胜道“不才南来,正恐虽然找到太湖,却无法进庵晋谒独臂大师,能得上人如此成全,那真感激不尽了。”

    晚村笑道“你这话偏没料对,只一进山,随便问谁,也不难知道太阳庵的地址,老师父更是只要有远客来访,无不出见,焉有见不到之理,不过同行人多,更形热闹而已,明ri登程,不过三数ri便到,你一看便知道咧。”

    正说着,忽听后艄水面拔刺有声,白泰官笑道“翠娘去捉鲥鱼去了,这位姑娘向来说到非做到不可,我们真是口福不浅。”

    话才说完,鱼老者已经提了一大锡壶酒来向天雄道“我因贤侄酒乡世家.所以特为倾了一壶洋河大曲,没有拿惠泉酒来供客,少时还宜尽兴才对。”

    说着又取过五只茶杯放在桌上道“今天我们索xing用大杯来痛饮,庶免我这主人斟酌之劳。”

    晚村道“你且慢来,你与马君和这位白施主或者可以尽量,我和小徒,却素来量窄,如用茶杯来吃白酒,却未免苦人所难了,还请各从所好如何?”

    鱼老笑道“你,我早已预备了一壶上好花雕,至于高足,我知他也能饮,却无须代我客气呢。”

    曾静忙道“老将军,论理我应该奉陪才对,只是饭罢还须登岸有事,多饮惟恐不便,还请暂随家师用绍酒奉陪,他ri再为尽兴便了。”

    鱼老者道“你是为了要到江天寺去吗?那老和尚又不是外人,还怕什么?”

    曾静摇头道“了因大师既约你船上会面,决无不来之理,还要我去做什么?那是为了另外一件事,务必须要进城去一趟,至迟明晨又必须赶回来,陪家师去太湖,所以不敢多饮。”

    鱼老者不由又是微怔了一下,也不再问,又去艄舱中捧了一个大木盘出来,那盘中放着一大冰盘猪蹄,一大碗清蒸狮子头,一大碗红烧鸭子,一大盘生炒鳝鱼丝,马天雄和白泰官二人帮着接下来,放在桌上,鱼老者放下木盘,一面肃客入座,一面提起那把十来斤的大酒壶,先替白马二人将酒斟上。

    笑道“那绍酒必须吃热的,只好让你师徒二人稍等一会了,好在不昧上人出家,不过为了那几根烦恼丝,并不一定茹素,先请用茶如何?”

    说罢,先举起茶杯向天雄道“贤侄莫堕家风,先gan一杯,也让我喜欢一下。”

    天雄也把酒gan了,但一提老父,想起雍王虽然已托刑部去向川边查询,迄今未知老父生死如何,不由愀然道“提到家严,正不知如何咧,那打箭炉一带,闻得汉苗杂chu,又多瘴疠之气,诚恐他老人家年高受不住,那就使小侄抱恨终身了。”

    鱼老哈哈大笑道“为人子者固应如此,但是国破家亡,哪里还能专以养生送死为孝,我与令尊分属老友,可以替他说一句话,你只要能继承他的遗志,把大明江山复了过来,为汉族吐上一口气,便是大孝咧。假使你真的因为他,亏了一身名节,便能终养,他也未必愿意。如今这事且不必去想他,我们还是先来吃酒是正经,老实说,我看见你,便又和令尊在一chu吃酒一样,你却不许败兴呢。”

    说着又飞过一巨觥,白泰官也擎杯道“马兄且别谈这个,你且把那年羹尧和你们在北京的qing形多告诉我们一点不好吗?”

    天雄撑不住两人相劝,又gan了一杯,接着将京中qing形又细说了。

    晚村瞩目窗外大笑道“我真想不到肯堂先生竟教出这样一个学生来,照这样一说,也不枉我把那一部时文给他带去了,这倒真是近ri的一件痛快事,如果真的能把那血滴子布满全国,再全是我们的人,鞑酋父子兄di之间又同室cao戈,一旦举义,便不难还我河山,重见汉宫威仪呢。”

    曾静笑道“

    他既需人,待我北上去走一趟如何?”

    晚村摇头道“此事却不便一二人做主,且等到太阳庵去过再说,再说,你在此间,尚有好事,一时也未见得能撇得下来,怎么可以去得?”

    正说着,忽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穿着一身花布衣裳,垂着两条小辫子,捧着一小壶酒来,向晚村道“老师父,我姨娘说这是远年太号花雕,多吃无妨,教你老人家多吃一杯呢。”

    说着,又叫了一声白叔叔,一声曾叔叔,把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睛,看着天雄,鱼老笑道“这是你一位老哥哥呢,你就叫声马大哥吧。”

    那小姑娘,忙又叫了一声马大哥,鱼老大笑道“这是我一个小nv儿,名叫筠姑,你是她的世哥,以后还须多多照拂才对,我生平无子,只有两个nv儿,这个小东西是小妾所生,我和山妻却均ai若珍宝,因此便宠坏咧。”

    那筠姑闻言,把小嘴一噘道“你老人家当着这位大哥又说这话咧,我哪一件不听话来?”

    说罢将捧着的酒壶放在桌上,看了天雄一眼,便向后舱溜去,正说着,忽听那船头上呼的一声水响,窜上来一人娇笑道“今ri真是运气好,没有令我丢人,一下便捉来三条大鲥鱼,每条全在三四斤,不大不小正合式,爸爸,你快来看一下,这可够新鲜的,要买全没chu买呢。”

    众人抬头一看,却是一个廿三四岁的少nv,头上用一块黑油绸子裹着秀发,身穿黑油绸水靠,一手提着一个小小网兜,每一个网兜里,全网着一两条尺许长的鲥鱼,正在蹦跳着,天雄再细看时,只见那少nv长长的—个瓜子脸,皮肤微黑,却生得异常俏丽,尤其是一双风眼不怒而威,一望而知,一定有一身极好功夫,正在暗想,久闻这鱼翠娘是嵩山侠尼的徒di,不但水xing极好,更精于一手八卦连环追魂夺命刀法,又会打十二枝燕尾梭,不想却在这里遇上,果然名不虚传,鱼老已经把手一招道“今ri在座全是熟人,只有你这位马天雄大哥,还没见过,且来见礼,再到后面去不迟。”

    翠娘提着鱼笑道“我这一身水,怎好见生人,且等换好衣服再来如何?”

    说着纤腰一扭掉转身,出了舱,便从船外帮跳上向后舱而去,半晌,方从舱后走出来,先向晚村行过礼,又向白泰官曾静一一招呼,最后方向天雄福了一福笑道“闻得大哥外号小鸱子,两位伯母全是有名人物,小妹一向浪迹江湖,以后如果北上有事还望照拂。”

    天雄凄然道“世妹系出嵩侠大师门下,愚兄久已闻名,一向不胜钦佩,却不料还有这种世谊,方才如非伯父言明,还真失之交臂,不过适言家母,她老人家早已弃养了。”

    翠娘人极乖觉,一见天雄提到母亲,颜se惨淡,忙又笑道“闻得大哥已和顾肯堂先生的门生年羹尧师di在一chu,怎么忽然南来,我们这一伙,全是要和大清国做死对头的叛逆,你不怕连累吗?”

    鱼老大笑道“你这妮子,怎么和马大哥初次见面就开起玩笑来?须知你这马大哥,便是受了年师di和你云师妹之托,有要事来面呈老师父,你才离太阳庵不久,何妨明天再陪他和吕老师父等去一趟,我因此间有事,却恐怕走不开咧。”

    翠娘笑道“我正要问呢,大哥既从北京来,又是受了他二人之托,一定和他两个时常会面,闻得那年师di,文章武技无一不高,而且年纪轻轻的,又是一个贵公子,却早名振江湖,有这话吗?”

    天雄笑道“我现在便寄食年府,焉有不知道之理,要说他的文章武技,确实都是一时之选,但他的长chu却不在此。”

    晚村正举着酒杯呷着,忙停杯笑道“我也久闻此子确是奇才,便他师父也颇心许,上次周大侠回来,更多赞美,到底他的长chu在什么地方咧?”

    天雄道“如以他的特长而言,第一是出身富贵之家,而绝无纨绔气习,第二是身具血xing,一切待人以诚,更能深明大义。决不因富贵而便耽于安乐,当得起心怀大志,克己下人,至于文章武技,那在他倒又是余事了。”

    翠娘笑道“这就难怪众誉,否则我云师妹向来眼界极高,对人却极少许可呢!”

    鱼老闻言,连忙使了一个眼se道“南来各人全都是这等看法,只有周伯父说他不免稍有骄矜之气而已,你怎么单说云师妹对他许可呢?”

    翠娘看了天雄一眼又笑向鱼老道“你老人家别以我说话没遮拦,前几天我已听老师父和肯堂先生谈过,全说他两人真是一对咧,只可惜双方境遇悬殊,要不然两位老人家便打算做上gan亲家咧。”

    晚村闻言,放下酒杯大笑道“真有这话吗?要依我说,如以双方父母尊长而论,云霄老贼,自巴不得能结上这门亲戚,那年遐龄现在湖广巡抚任上,又将nv儿献与鞑酋之子做了偏房。却未见得肯要这样一个儿媳咧。”

    天雄略一沉吟道“实不瞒世伯和诸位说,我这次南来,便为了此事,如今不但他二人均有此意,便双方父兄也均一力主张,只因年兄已有正室,诚恐屈为二房,独臂大师和肯堂先生不免见责,才不敢承认,如蒙各位能在二位老人家面前美言一二,不特他两个感激,便我也不枉这番跋涉了。”

    一言甫毕,翠娘冷笑一声道“那年师di真为此事托大哥来向老师父和肯堂先生说项吗?那他不但糊涂透顶,也太过混帐咧,别看云师妹的父兄都不是东西,可以威胁利诱,便要做主张,肯将nv儿送他做小老婆,须知她却是老师父的ai徒,还有我们这些人在咧,他有几个脑袋,敢把一位师妹屈为妾媵?这事先打我起,决难答应,你也不用再去见老师父和肯堂先生咧。”

    说罢俏脸通红,不由一脸怒se,曾静在旁笑道“翠娘,你先别生气,如依我料,那风姑娘如果不答应,年羹尧决不敢作如此想,你不听他也有信给老师父吗?”

    天雄大笑道“曾兄真是料事如神,实不相欺,那云小姐的确是心许为妾,决无异言咧。”

    说着又向翠娘道“世妹,你先别生气,实系那云小姐自甘做妾,并非我那年兄相逼,更非威胁利诱,相反的倒是那位雍王受了云霄之托,一再向年兄说,逼他答应,并且已向他父兄说妥,非答应不可,便年兄原配,也由他命人疏通好了,年兄便为深畏人言,一直到现在还未应允,万不得已,才着我南来,向双方师长请代决断,你如以为他是逼成,那便适得其反咧。”

    翠娘不禁默然半晌道“那风丫头向来心高气傲,看得一般男人都不顺眼,怎么会得自甘做妾?这话我真不敢相信呢?”

    鱼老笑道“这事真有点古怪,那风丫头在嵩山学艺时,和小nv至好,便我也曾见过几次,虽然年纪不大,却自幼便有丈夫气,绝非寻常nv孩子可比,如果和那年羹尧论到嫁娶,或无足异,但是说她自甘做妾,便连我也不甚相信咧。”

    白泰官道“此事不必猜疑,他二人既然都有信到自己师父,必有几分可靠,不然马兄也决无从几千里路外来弄此玄虚之理,据我前听周二哥说,那年羹尧略有骄矜之气而外,真确有可取之chu,为人也不错,只等这马兄到太阳庵,将两信分别递给老师父和肯堂先生便知明白,此刻何必多所争论,反误了吃酒咧。”

    晚村忽然大笑道“白大侠之言是也,此事还宜待庵主和肯堂做主才是,不过依我看来,凤丫头素具深心,或许另有用意亦未可知,你们只看她,忽然瞒着家人投到慧大师门下便可想而知,此刻如果妄自臆断,却大可不必咧!”

    说罢举杯向天雄道“这一杯酒聊浣征尘,你且gan了,我还有话说。”

    天雄因为翠娘父nv见疑,心正不快,闻言忙把酒gan了笑道“上人赐酒决不敢辞,有话需问,更决无隐瞒之理,不才虽然天涯沦落,固然决不敢欺长者,也还略知自ai,自问生平,别无他长,还只一个诚字可取,从不肯阿其所好咧。”

    翠娘微哂道“哎呀,马大哥真生气咧,罢了,请恕我得罪如何?”

    说罢又福了一福,踅回后艄径去,天雄方说“我生xing从不欺人,井非对世妹而言。”

    翠娘早已走开,鱼老也笑道“老贤侄有所不知,我这小nv和

    那风姑且素来相chu极好,为人也颇热肠,她因深知凤姑娘为人,才如此说,却也非对你咧。”

    说着也飞过一大杯来道“你如不信,他ri回京一问便知道了。”

    天雄见他父nv如此说法,转不好再说什么。只又把酒gan了道“原来如此,那就难怪了,不过小侄所言,实无虚诬,更无阿其所好之理,世妹既和云小姐是挚友,将来也一问便知咧。”

    说罢又向晚村道“上人有何见教之chu,还请示知才好。”

    晚村笑道“我要问的是北京鞑虏qing形,闻得太子已废,诸王之间,暗中角逐颇烈,有这话吗?”

    天雄便将近ri诸王明争暗斗qing形说了。

    曾静道“果真如此,那倒是一个极好机会,如能造成他们兄di相残,那便不难乘隙举义咧,只可惜目前这批读书人大半均热中功名,都向时文八gu中讨生活,却忘了坐在金銮殿上的,已不是中国主儿咧。”

    晚村愀然道“你这话很对,但看鞑虏入关之初,各chu义旗迭举,稍微洁身自好之士,即使无拳无勇,也必以遁迹深山,义不帝清为高,便博学鸿词一科,不肯应征的也极多,如今除我们这批身受亡国之痛的遗民而外,又谁不以青一矜,博一第为荣咧,再有几年下去,恐怕真能懂得夷夏之防的更少了,不过越是如此,只要有机可乘,决不可放过,否则蛮夷华夏,亿万蒸民亦遂忘其身所自来,那便无法再振作了。自古虽云胡虏无百年之运,但如自己不争,那也难说咧!”

    鱼老忽然擎着杯子,大笑道“晚村先生素以一息尚存,必自强不息教人,今天为什么也发此感慨?老实说,只要放着我们不死,固然决无让鞑虏安坐北京城里做他自在皇帝之理,便我们这一辈不能重光ri月,还有下一代咧。你看,这年羹尧还是汉军旗籍,又内接椒房之宠,不一样深明大义吗?我们只要做到哪里算到哪里,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楚虽三户,亡秦必楚,还是—定的道理咧,倒是你说的,只要有机可乘,决不可放过,这句话还有道理,今后我们更宜着力才好,要不然万一那年羹尧竟在北方得手,而我们这些自命遗民孤臣的却不能响应,那才把老脸丢尽咧。”

    说着,又向天雄道“老贤侄,如果那年羹尧确有驱除鞑虏,光复大明天下之志,便烦寄语,这扬子江上和浙闽海边,我这糟老头儿还可以号召个一两千人北上会师咧。”

    一面把那杯酒一饮而gan又道“我这草间偷活幸逃百死的老海盗,这一腔热血还要洒向有用的地方呢。”

    说罢,猛然放下酒杯,一振双臂,狂笑不已,白泰官也道“道在人为,他们巴gan他们的功名,我们奔走我们的江湖,人心向背岂在这等人身上?你要想这批功名之士,也和我们一样,那liu寇还不至遍天下,鞑虏还不会进关咧。”

    晚村方说“我决不是忽然颓唐,乱发感慨,实不相欺,今ri往梅花岭,去吊史阁部衣冠坟冢,便听见若gan人,正在高会雅集,所谈的,便全是揣摩文章风气,准备做猎取功名的敲门砖,其余便是当地仕宦的升沉,甚至连奔走权门,钻营路子全在谈助之例,却没有一个人能记得扬州十ri的惨况咧,你们请想一想白骨犹新,血痕未灭,人心已是如此,还有什么说的。”

    天雄慨然道“上人不必如此愤慨,我从北京来,那里的读书人还不是一样,不过在那市井屠沽,贩夫走卒之中,却有若gan人,一提起烈皇帝来,倒没有一个忘记了的,便我在辽东,那是鞑虏发祥之地,也有不少的野老乡农,心怀故国,方才鱼世伯说的好,人心向背决不在这些人身上,你看随我太祖皇帝起义逐胡人的,有几个读书人来?”

    接着又大笑道“那近畿和辇毂之下的旗兵我全看见过,强悍骁勇之风,也差不多消磨殆尽,果真有机可乘,却实在不堪一击咧。”

    正说着,忽听江岸上一阵大笑道“鱼老施主船上,向不接纳外人,今天怎么忽来远客,畅谈天下事起来?如今禁网方严,你们如此放言无忌,难道就不怕有人捉去请赏吗?”

    天雄一看,却是一个高大和尚,身披淄衣,头戴僧帽,赤足踏着一双多耳麻鞋走上船来,看那年纪,至少也在六十以上,但精神却非常饱满,一手挥着一把云帚,一手拄着一柄方便铲,乍看便似一尊活罗汉一般,正待要问来人是谁,晚村已经站了起来道“了因大师,怎么也有暇到此?这真是不期而遇了。”

    鱼老者也立刻从舱中迎了出来笑道“老和尚想是又因有什么达官显宦要到宝刹随喜,所以避嚣前来,我看你如不快离金山寺,终有一天要深悔出家一场咧,你与晚村先生不同,未必便肯公然吃rou,且请下舱容备素酒款待如何?”

    那和尚笑道“你真可以,果然一下便料中,我那庙内不但来了宾客,而且指名要见的便是我,所以只好出来逛逛,上岸以后,一直沿着江边,从北固山下走来,远远看见好像是你这条船,正在口渴,想来讨杯茶吃,却见这船头上拴着一匹马,心知必有远客,等走近了,还在岸上,便听见你们正在畅谈天下事,这里虽无居民,却不可太大意咧。”

    接着白泰官也起身迎接,一面笑道“大师兄是天下第一泉的主人,如今却来向我们讨茶吃,足见天下事一切难以逆料,但不知那来的贵客是谁,为什么指名要见你,能先告诉小di吗?”

    天雄一听各人口气,那来的竟是江南诸侠中,最负盛名的一位了因大师,也连忙把手一拱道“不才马天雄,不想初来江南,便遇大师,真是缘法,久仰大师望重江南,领袖群侠,今ri一见,更知名不虚传,今后还望不吝指教才好。”

    了因大师又向各人略一寒喧之后,然后笑道“马施主何必太谦,既能上得鱼老施主这条船,定是我辈无疑,老衲虽与周路两位居士有同门之谊,忝掌武当南宗门户,却不敢自居此中领袖人物,适才那江南织造曹寅来访,据闻便是因此传闻之误,所以才不得不出走避开,足下如真以老衲为可交,以后还请不必溢美才好。”

    晚村大笑道“原来你偷偷的溜了出来,却是为了此事,不过他一个织造也吓不倒人,你为什么便这等怕事,却避而不见,要是我,便不妨见面,给他两个软钉碰回去,不爽快吗?”

    了因大师摇头道“事qing不这么容易,这些织造官儿,简直和扬州的盐商们差不多,虽不一定有什么大势力,却有的是钱,又最喜欢附庸风雅,不时刻上一两部书,有时又宴会附近的名士,自己不觉得铜臭薰人,还rou麻当有趣,竟以此为乐,自负sao坛领袖,如今想是对于这般名土又腻了,所以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你请想,我能有工夫和这些人厮缠吗?如果真是要给他碰回去,我虽不在乎,但金山寺却是一个十方布施的大丛林,他虽然是一个类似商贾的闲曹,我又何必替寺中多惹麻烦,所以三十六着,溜为上着,先出来避一下,他一扫兴,也许就回去,事过qing迁,万一就此饶过我,岂不省事无事。”

    白泰官接着笑道“老和尚这却不是办法,假使那姓曹的竟赖在宝刹不走,住上个三天五天,你能为了他不回去吗?要依我说,你不如痛快点回绝他,虽不必照老师父的说法,给他钉子碰,但也不宜拖泥带水,只避不见面,却未必便能把他挡回去咧!”

    了因大师看了天雄一眼笑道“我们且缓谈此事,既有远客,我还宜敬上一杯才好。”

    说着即便入座,鱼老者连忙命人添上杯箸,又特送上两se素菜,并将天雄身世以及南来之事说了。

    了因大师笑道“原来那肯堂先生若gan年前一着闲棋,如今却生出妙用来,既如此说,我明ri也陪诸位去太湖一行便了,如果因此能躲过这江南织造的纠缠,岂不一举两得?”

    说着竟向天雄敬了一大杯道“我这场魔劫,或者应在马施主身上化除,亦未可知,这一杯酒洗尘之外,聊当谢意如何?”

    这一句话说得大家全笑了。少时鲥鱼上来,相与痛饮之下,直到黄昏才罢,鱼老除将那匹马牵上岸去,上料寄顿好了,之后,便邀各人留宿舟中,一赏金焦夜景,只曾静因有事必须上岸,约定明晨仍在原chu相见,一齐动身而外,其余各人均皆答应了。这时,端阳已过,正是五月中旬光景,少时,那一轮明月,渐渐东升,大江滚滚交liu,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