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天价娇妻很撩人 > 188有预谋的谋杀 为亲爱的athare加更

188有预谋的谋杀 为亲爱的athare加更

    叶子言是在睡梦中接到林诗嘉出事的电话的,他马上起床驾车赶往了抢救的医院,医院抢救室的门外林诗文和父母正紧张的守候着,林诗嘉的母亲已经哭成了泪人。

    叶子言急匆匆走向他们,“情况怎么样了?”

    “医生说不乐观,只是尽力抢救,救过来的希望很渺茫。”林诗文回答。

    “我可怜的宝贝女儿,马上就要结婚了怎么会碰上这种事情?”林诗嘉的母亲抽泣着咒骂,“要是让我抓到肇事司机,我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

    “肇事司机逃逸了?”叶子言惊讶,那个肇事司机为什么要逃逸,难道他不知道交通肇事逃逸是重罪吗?“现场勘查怎么说?”

    “现场勘查下来是对方全责,初步断定应该是车速过快造成的车祸,那边的路段是禁止工程车驶入的,司机应该是害怕,所以弃车逃走了,目前正在全城搜捕肇事司机。”林国梁回答。

    “该死的工程车司机,出事后他竟然选择了逃亡而不是拨打救助电话,要不是一个路人凑巧看见……”林妈妈又开始抹眼泪。

    正说着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林诗嘉被护士推了出来,守在外面的几个人迎了上去。“情况怎么样?”

    “生命是保住了,但是能不能醒过来很难说?”紧随其后的医生回答。

    “什么意思?”林国良和叶子言异口同声的问道。

    “车祸导致脑干受伤,目前伤者重度昏迷,外伤致脑干受伤伴持续昏迷是很严重的问题,目前全世界都没有特效药。一般情况下,如果六个月不能清醒,就可以诊断为植物人。”医生回答。

    “医生,求求你救救她,我的女儿还很年轻,她还没有结婚,花一样的年纪,她不能成为植物人!”林妈妈抓住医生的手哭喊起来。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叶子言艰难地开口,他显然也被这个消息震惊了。

    “目前为止没有办法,不过你放心,在诊疗方面,我们已经用了全世界目前最有效的促清醒药,患者能不能醒过来就要看她的造化了。后期建议加强康复治疗,尽最大努力吧。”

    “难道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林国良扶着哭得声嘶力竭的老婆眼圈红了。

    “目前没有这种先例,一切看患者的意志,我只能这样说,我们期待奇迹的发生!”丢下这句话医生离开了。

    特护病房里很安静,叶子言静静地看着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林诗嘉,心中百感交集,五年前的瑞士在自己命悬一线时候是她给了自己生的希望,她的善良无私让他竭尽全力的寻找只为报答当年的救命之恩。

    老天不负他所望的确让他找到了她,这三年来他一直对她呵护有加,如果不是慕安的出现他会给她世界上最好的东西。慕安的出现让他改变了要娶她为妻子的承诺,因为爱情不仅仅只是因为报恩,就因为要放弃承诺他一度对她心怀愧疚。

    如果不是发现慕安的身份,如果不是慕安一直在处心积虑的算计,叶子言知道现在自己应该和慕安结婚了,造化弄人,不可否认他同意和林诗嘉开始是因为心灰意冷,不过他做梦也没有想兜兜转转一圈后他们在即将回到原点时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诗嘉,五年前你守护了素不相识的我整整一个月,让我从死亡线上回归,我一直以为今生无法报答你的情意,却没有想到你竟然会出车祸。”他握住林诗嘉的手发誓,“不管怎么样,我不会抛下你的,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请最好的医生,进行最好的治疗,我会等你醒过来给你一个最好的婚礼!”

    病房门被推开了,陆泽轩和安紫凝出现在门口,“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安紫凝的脸上挂满泪水,“昨天白天她还打电话告诉我说结婚的事情,还说要请我做伴娘,几个小时过去却发生了这种事情……”

    “世事难料!”陆泽轩叹息,林诗嘉是他唯一的表姐,自小起他和林诗嘉的感情就不错,现在看到她躺在床上了无生气的模样心里着实不好受。

    “那个路段全是别墅区,是全天二十四小时禁止工程车行驶的,附近又没有工地在施工,那个该死的工程车司机深夜开车到别墅区干什么?”安紫凝拭泪,“一定要抓到那个肇事司机好好的治他的罪!”

    安紫凝无心的话提醒了叶子言,他记得刚来医院的时候林诗嘉的父亲林国良也说过那样的话,他说那个地方是禁止工程车行驶的,最主要的是那个路段的路面很宽阔,是双向八车道,在深夜十二点时候车流本来就很少,为什么会在如此宽阔的马路上发生离奇的车祸?

    思索中他在交警大队的朋友梁队长给他打来了电话,让他去取林诗嘉遗留在现场的物品,顺便让他看看监控。

    叶子言匆匆的赶往交警大队,梁队长热情的把他迎进办公室,给叶子言倒杯水后他打开了现场的录像,“我们怀疑这启车祸不单纯,所以请你来看看现场的影像。”

    叶子言的目光盯着屏幕上面出现的影像,时间显示12点十分,林诗嘉开着车出现在监控画面中,那时候整个八车道上没有任何一辆车辆,十一分时候一辆工程车快速出现在屏幕上面,按照推测,工程车的速度不低于120码,在即将和林诗嘉的车会车时候,工程车突然失控,从对面相邻的车道内发疯般冲向林诗嘉的车,可以看出林诗嘉在急打方向盘,但是工程车司机却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

    十二分时候车祸发生,林诗嘉的车被撞得飞了出去,工程车司机没有停车,而是突然转向逃离了肇事现场。

    “要不是林小姐的车好,按照当时的撞击力度来看根本就不可能有存活的可能,还有按照现场的发生的一切来推断,我觉得这不是一启简单的肇事,而是有预谋的谋杀!”梁警官下了定论,“所以我找你过来问问,想知道林小姐有没有结下什么仇家。”

    “仇家?”叶子言摇头,“据我所知诗嘉应该没有什么仇家的!”

    “你确定?”梁警官没有想到叶子言会回答的这样干脆。他犹豫下后拿出林诗嘉的手机,“这是林小姐遗留在车祸现场的手机,我已经查过记录,林小姐从昨天晚上八点起一直在不停的给这个号码打电话,数量达到几十次之多,在车祸发生前半小时她还给这个号码打过电话。”

    “查到这个号码的主人了吗?”叶子言接过手机。

    “查到了。”

    “是谁?”

    “慕安,这个号码的主人叫慕安。”梁警官回答,“我调查过慕安,发现她昨天晚上也出了车祸。”

    “你说什么?”叶子言一下子跳了起来,“她伤得怎么样?孩子有没有事情?”

    “她伤得不重,只是皮外伤,孩子也没有事情,目前正在医院休养。”梁警官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叶子言,“虽然这是两启毫不着边的车祸,但是两个当事人都和你有关系,所以我没有惊动林小姐的家人,只是想找你过来问问,看看你有没有什么线索。”

    “你的意思?”叶子言从梁警官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梁警官的意思是这一切有可能是慕安做的?

    “我的意思你马上要结婚,而慕小姐却怀了孕,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