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天价娇妻很撩人 > 85事情越来越热闹了

85事情越来越热闹了

    “该死的李云琛!下手竟然这么狠!”看着雪白的身体上面那显眼的淤青,叶子言心疼不已,他一边轻轻的为她涂抹药水,一边用嘴吹着气。

    慕安怔怔地看着他做这一切,她刚才为叶子言挡那一下的目的并不是在帮叶子言,而是在帮李云琛。

    她看见叶子言眼睛里有狠戾出现,怕他对李云琛下死手所以才去挡在了他们中间,刚刚她替叶子言挨那一拳伤透了李云琛的心,却赢得了叶子言的好感,看他小心翼翼的心疼不已的样子,慕安在心底里无奈地叹气,她和叶子言之间看来注定要纠缠下去,既然逃不掉,那就接受吧!

    慕安并不觉得自己受的伤有多严重,事实上自从经历过那次惨痛的境遇后她就从一个千金大小姐变成了普通人,三年多的时间里她一直让自己试着接受不喜欢的东西,在这三年里她已经习惯没有人呵护,已经习惯不被人捧在手心里的日子。

    印象中的叶子言一直是个大忙人的模样,可是他已经三天没有去上公司了,慕安不愿意相信他不去公司是因为她被挨打的关系。

    但是不可否认他对她越来越好了,他对她的温柔呵护让她非常的不习惯,重要的是他不再是把她当床伴,这三天以来他给她做饭,为她熬补汤,每天给她洗澡,晚上他搂着她睡觉,但是却没有那方面的需求。

    她能感觉到他的欲望,但是他竟然控制住了自己,他看慕安的眼神越来越温柔,他本来就是一个女人杀手,那样温柔的他让慕安坐立难安,她宁愿他冷漠,宁愿他对她凶狠也不要温柔,因为温柔会让她慢慢沉沦,她害怕那种沉沦。

    叶子言站在露台上面打电话,他好像很愤怒,说话的语气一直很冲,慕安依稀听见他在说什么扣下那块地标,又听他提到安氏。

    叶子言回到屋子里,看到慕安坐在沙发上面发呆,“怎么了?”他走过来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

    慕安回他一个温柔的笑,“我明天有戏要拍。”

    “别担心,你的所有戏份我都已经吩咐延期。”

    “这怎么可以!”慕安吃惊,如果叶子言亲自吩咐她的戏份延期,那么剧组里的人肯定会很清楚的猜想到她和叶子言的关系,想到剧组里那些八卦新闻,她头疼起来。

    “你在害怕什么?”叶子言注视着她,所有女人都想千方百计的和他扯上关系,都想利用和他的绯闻大做文章,只有她避他如洪水猛兽。

    “我就是担心别人说闲话。”

    “我让丁晓晓为我的公司拍宣传广告,所以停工。”叶子言马上打消她的困惑。“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八卦缠身。”他保证。

    他的话让慕安放下心来,“谢谢你!”

    “你和我之间不需要说谢。”他凝视着她俏丽的脸蛋,“我会尊重你的想法的。”正说着话他的手机响了,叶子言看着屏幕上面的号码皱眉。慕安斜眼看过去竟然是林诗嘉。

    “诗嘉,有事情吗?”叶子言起身避开慕安走到一边接电话,不知道林诗嘉对叶子言说了什么,叶子言的脸色突然越来越难看。

    林诗嘉似乎还不死心,继续又说了什么,然后彻底的惹恼了叶子言,“我现在很忙,这件事情以后再说!”

    说完他随手就把手机砸了出去,看着地板上面四分五裂的手机,慕安愣在当场。

    不是说叶子言从来不对林诗嘉发火吗?今天到底是什么情况?

    叶子言突然的去了京城,临走时候说一个礼拜回来。

    他的离开慕安求之不得,现在的她成了自由之身,本以为可以安静的过几天小日子,却不曾想

    到顾千城竟然给她来了电话,他说今天晚上请她吃饭。

    慕安赶到私人会所的时候顾千城已经在这里等了她一个小时,“对不起!路上堵车!”她一叠连声的道歉。

    顾千城很悠闲的起身,“这么长时间不来我还以为你放我鸽子了!”

    “我就算想放你鸽子也不敢啊!”

    “这话有点意思,”他淡淡笑,“既然来了我们吃饭吧!”

    有服务员鱼贯而入端上饭菜,慕安看着一桌子美味咂嘴,“你今天让我来这里不只是吃饭吧?”

    “你多想了,只是吃饭而已!”说着话顾千往慕安面前的盘子里为她布菜,看见慕安傻傻的看他,他微笑开始吃菜,“从现在开始我每天都会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可以提前告诉我!”

    “这是为什么?”

    “你这人还真是一根筋。”他放下筷子,“有人请吃饭不好吗?”

    “我怕消化不良!”

    “是这样,最近总是会有人请吃饭,我怕自己消化不良,所以只好花钱请别人吃饭。”

    “只是这样?”慕安并不相信。

    “你能不能糊涂点?”顾千城叹气,“其实是我遇到了麻烦,很大的麻烦!”

    看见慕安一脸担忧,他笑了笑,“都是土地惹的祸!”

    “土地怎么和市委书记扯上关系了?不是有国土局吗?”慕安故意装糊涂。

    “要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明白事理我这书记不就省事多了。”他笑,

    “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让搅合得连我们顾书记都退避三舍?”

    “还能有谁,安氏,龙腾在给我出难题!”他叹气,“再加一个不省心的叶子言。”

    “都是因为一块地?”

    顾千城点头,“安氏前总裁在几年前买下了西郊一块地,现在那块地已经水涨船高,所有有实力的企业都在盯着那块地,都想得到它。”

    “地不是安氏总裁买的吗,理所当然应该属于安氏啊。”

    “不是这样,当初那块地是安氏总裁为安氏大小姐安慕然买的,土地记在安慕然的名下并不属于安氏,安慕然于三年前在国外出事去世,并未留下遗嘱,所以那块地就一直荒废下来成了没有主的主人,现在许多人都想开发那块地,安氏自然首当其冲,认为自己应该得到那块地,不过有许多想得到那块地的人提出异议,既然是安慕然的地,安慕然已经死了而且没有丈夫和子女,那地就应该回归国家,重新通过正规渠道进行拍卖,安氏自然不甘心,毕竟是上百亿的资产,于是想托人得到那块地。而反对安氏的都是来头不小的公司,包括龙腾,还有其他几家有实力的房地产公司。”

    “所以他们自然先开始找你这个能说上话的一把手。”慕安明白过来,“只是你这样躲避有效果吗?”

    “能避一时是一时!”顾千城回答,“现在安氏想通过林诗嘉托叶子言出面得到那块地,不过我看叶子言并不想把那块地给安氏,再加一个龙腾在旁边虎视眈眈,这个场面一定会很精彩,所以我想先到一边喝茶看戏。”

    “我就是你要找的喝茶看戏的人,是吗?”慕安心领神会。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叶子言会摔林诗嘉的电话,肯定是安氏请林诗嘉疏通关节,却没有想到叶子言其实对这块地也产生了兴趣。

    那个林诗嘉还真是不自量力,在如此重大的经济问题上面,叶子言又怎么可能被一个女人主宰。看来一大早叶子言就进京去肯定也和这块地有关系,事情好像越来越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