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第二荷包网 > 其他小说 > 乡月艳途 > 第124章难言之隐

第124章难言之隐

    面包车车缓缓从宋小兵身边驶过去,王雪已经跑出了很远。宋小兵一直追着王雪到了王雪家门口,眼巴巴看着王雪进了院。宋小兵不敢进去,在大门口徘徊了好一阵子,才心有不甘的慢慢离开回家去。

    王雪十分气愤,进了家,本来是想今天晚上就和他爹王宝才说宋小兵痛打他男朋友的事儿的。不料想王宝才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晚上不在家。

    王雪只好十分憋屈,十分愤怒的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一大早王宝才回来,王雪就把昨天晚上宋小兵打冯新强的事儿和他爹说了。

    本来是指望着爹王宝才给她出气,好好整治一番宋小兵的,不成想王宝才却阴下脸怒道,“丫头,俺和你说了多少回了,不要和那个叫冯新强的臭小子来往了,你咋总是不听呢。哼!俺看宋大傻子啥事儿都没做对过,就这件事做的叫俺心里痛快。那臭小子该打,俺就纳闷了宋大傻咋就没把他打死呢?”

    王雪立即眼泪汪汪了,“爹,你咋这么说呢。新强对俺是真心的,况且他又是个老师,他爹也是县教育局局长,俺就是喜欢他。”

    “哼!你喜欢也不行,俺们家丫头是仙女,咋能就嫁给一个局长的儿子呢?不行,丫头,从今天开始你就断了和那小子来往的念想。爹早就给你寻了一个好人家,人家那地位在县城才算是一流的。”王宝才忽软忽硬的说。

    “爹,俺不嫁给别人,俺就是要嫁给新强。”王雪倔强道。

    “咋的?你还不听老子的话了,敢和老子犟嘴了是不?麻痹的,老子白白养了你这么大?你敢不听老子的话,难道老子还害你,把你往火坑里推吗?明天爹就带着你去县城见见那小伙子。”王宝才厉声呵斥道。

    “爹,俺、、、、俺不嫁了。”王雪泣不成声,可怜巴巴的看着爹王宝才说。

    长这么大了,这是王宝才第一次训斥王雪,在王雪跟前发脾气,这让王雪很有些难于接受。

    “你说啥?不嫁了?麻痹的,看老子不揍你。”

    王宝才怒气冲冲的扬起了巴掌。

    王宝才的巴掌最终还是没有落在王雪的脸上。虎毒不食子,王宝才看着泪眼婆娑的王雪,心里也一阵子的难过。

    邓书云轻轻走过来,轻声说,“宝才,你瞧你这是干啥?有啥话和丫头好好说,丫头大了,啥道理她能不明白啊?”

    “娘!”王雪猛的扑在邓书云怀里,放声大哭。

    “他吗的,老子养了你这么大,就得听老子的话。明天跟俺进城,吃了订婚饭。”

    王宝才说完大步出门,去了村部。

    王宝才心里其实也很不是滋味,违了女儿的心意其实也不是他的本意,王宝才也有难言之隐。

    原来那日王宝才骗着丁美兰去了天州市他新买

    的房子里,后来被一个神秘的高傲女人搅了局。王宝才很怕那个女人,在那女人跟前王宝才必须要毕恭毕敬的。

    王宝才打算把王雪嫁给的就是那女人的儿子。

    那女人是高信县的县委副书记,叫宫艳洁。她的儿子叫郑文超。

    那日宫艳洁痛骂了丁美兰一通,王宝才吓得体似筛糠,大气儿都没敢出。

    丁美兰走了以后,宫艳洁冷冷的看着王宝才,怒道,“王宝才,你好大的胆子,你敢把你的相好领到咱们的房子里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还有没有我这个县委副书记。”

    王宝才低头不语,不敢说一句话。

    王宝才很了解女人的心思,女人一旦要是生气了,不让她发泄出来,永远也不会平静。

    宫艳洁接着骂道,“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我知道你有很多的女人,可你咋也不能把一个乡下浪女人领到这里来玷污咱们的房间吧!”

    “俺知道错了,艳洁,原谅俺吧!”王宝才突然轻声说着,慢慢走过去伸双手抱住了宫艳洁。

    王宝才的嘴在宫艳洁的樱唇上一阵子狂吻,随后咬着宫艳洁的耳垂说,‘俺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就俺最心爱的女人,没有你俺一天也活不下去。”

    “哼!知道就好!”

    在王宝才嘴巴的一阵忙碌下,宫艳洁的气儿总算是慢慢消了。宫艳洁娇柔的瘫软在王宝才身上,柔声道,“宝才,咱们说好了半月在县城里至少见一次面,这都好几年了你都没迟到过一次,可今天我竟然没见到你。我的第一感觉就知道你有外心了。”

    “没有,俺咋会有外心呢,俺现在的一切来之不易,都是与你为俺的付出分不开的,俺是个有心人。况且你的身子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俺王宝才知足了。都是刚才那个小搔货,硬缠着俺不放,俺也实在没法子。唉!”

    王宝才说着抱起来宫艳洁,大步走向了卧室。

    王宝才和宫艳洁半个月一次的相会都是要在床上度过的,他们的交流完全是用下半身的。

    表面很端庄,很孤傲的宫艳洁现在格格的浪笑着,勾住了王宝才的脖子。

    在那张大床上,王宝才像是剥羊羔皮一样把宫艳洁扒的干干净净,一具完美无瑕,凹凸有致的身子呈现在王宝才眼前。

    王宝才嘻嘻笑着,“艳洁,俺吃了一根野猪鞭,身体发生了很大变化,今天就好好伺候伺候你。”

    他们做事是女上男下的姿势。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宫艳洁地位之高,才能满足宫艳洁征服男人的裕望。

    宫艳洁看着脱光了衣服,身体十分强悍的王宝才,瘙痒难耐。王宝才很顺从的仰面躺在了大床上,宫艳洁看了看王宝才那跟细长的东西,十分利落的蹲在了王宝才的身体上。娇美的笑道,“叫我好好吃吃!”